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 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
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 春满京华 我们生活在南京
首页 > 资讯

第六十四章喵,玉屏山

发布时间:2022-09-23 17:48:35

“解法毕竟有,但这是远古传下去的古方,其中很多药材,从来没有听过,要找到了代替药材,也不明白你的好友活没好好活着?”也不是离婳乐观,远古传下的古方,试药非一朝一夕。百80年是短的,几百上千百年正常地。床上躺在的这位,花样作死喝远古遗药的时候,所以就没考虑过好好活着。床上躺着的这位,作死喝上古遗药的时候,应该就没想过活着。美食美景,就比不上美人?宁愿在梦中追寻,怎么不去好好追求。在她看来,言子旭的这位好友脑子不好使。。

>>>《只是只狸花猫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六十四章喵,玉屏山》精选

推荐书目:穿越全能网红 轮回大劫主 妙膳小王妃(上) 未来之一起来捉妖 太虚化龙篇 封神第一帝 诸天次元大乱斗 鉴宝金瞳 虫海围城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

“解法当然有,但这是上古传下来的古方,其中很多药材,从未听过,要找到替代药材,也不知道你的好友活没活着?”不是离婳悲观,上古传下的古方,试药非一朝一夕。百八十年是短的,几百上千年正常。

床上躺着的这位,作死喝上古遗药的时候,应该就没想过活着。美食美景,就比不上美人?宁愿在梦中追寻,怎么不去好好追求。在她看来,言子旭的这位好友脑子不好使。

同样,言子旭也恨不得将心心念念放在心上,照顾了三百年的好友丢出去。亏得他不时出山门,就为了给他寻找医术高超的名医。

为了让他没有赖在这里的理由,言子旭开口:“可还有他法?”

离婳挠头,回想看到的每一个字,打了个响指,还真有其它的办法:“还有一法,就是让他梦想成真。”

说罢,看着言子旭铁青的脸面带同情。他所谓的好友,睡死过去之前是不是就算计到,没有解药,运气好需要言子旭做一回红娘,牵线搭桥。运气不好,梦中和美人也够他回味。怎么算都不亏。

“如此,言某再次谢过离婳。”言子旭脸色奇差但该有的礼仪不少,冲离婳深深作揖。

“小事一桩,我也只是来瞧上一眼不费什么事。”离婳挥挥手,带着不好意思,只是赶过来一趟,就收了上百个玉瓶,怎么算也不亏啊。

“没事的话,我就赶回人界了。”离婳抬脚就往外走,接下来的场面太过血腥,不是她一个外人能看的。她有预感,床上的那位好友,躺着的余生怕是不好过啊。

“离婳。”迈出去的脚,被叫停。

“有一个不情之请,金杉他心仪的女子,我并未见过。”

没见过,她也没见过啊,那怎么办,转行做红娘吗?转过头看向言子旭的脸上写着关我何事?

“仙界里我熟识的仙女就只有离婳一位。”

言子旭出口的话,可是惊到了离婳,论修行比她高出甚多,至少是金仙,按照仙界一般修行的进度,起码也有八百岁,如今跟她说,只熟识她一位小仙女,真是白瞎了这副好样貌。

“可否请离婳入梦,看一眼,金杉梦里的仙女是哪位,女子和女子间好沟通。”

见离婳沉思,言子旭再下诱惑:“如你能帮忙找到这个仙女,那言某奉上上等玉瓶百个,外加四国宫廷御膳。如若不认识,但帮忙打听,言某同样送上玉瓶百个。”

低头的离婳听后,眼睛晶亮抬头,伸出两个手指:“两百玉瓶,其它条件不变。”

她算是弄明白了,不管是哪一届,有钱的那钱都不当钱花,她不趁机抬抬自己的身价,都感觉对不起他们囤积的金银,毕竟没地方花啊。这花的越多,赚钱的动力就越足,她又可以借机提提身价,一举数得的事,还是多做做为好。

“依你。”言子旭干脆利落应声。

令原本以为狮子大开口的离婳觉得:是不是身价抬得不够高?

“那我去了。”虽觉得自己跌价了,但已经答应,就不能就地起价,这个道理她懂。

“言某助你一臂之力。”言子旭也不矫情,盘腿坐地,手指掐诀,护住离婳。

主要离婳仙阶过低,强行入梦无人压阵,说不定就困在梦里,出不来。随着言子旭不断打出繁复的指诀,离婳身体一轻,消失在原地。

白茫茫的一片,看不见任何东西,就连看清手指都很艰难。这是在哪个雾天,邂逅了美人,也不知道这金杉看没看清美人的脸?不停探索这片迷雾的离婳,忍不住吐槽。

铛铛铛,兵器击打带来的微弱火花,给了离婳一个前进的方向。

“放下手中的剑,我就将孩子给你。”冷厉的声音穿过浓雾,激起了离婳一身鸡皮疙瘩,这声音的主人一听就不好惹,戾气过重。

“孩子留下,今天饶你一命。”温柔的女声带着不容置喙的肯定,驳回男人的威胁。

“这声音有点耳熟啊。”离婳循声往前,嘴里嘀咕:“看来连老天爷都不愿意我错过宫廷御膳,还是四国的。送来了个熟人。”

暗暗窃喜的离婳,在心中匹配美人的声音,首先匹配门里众师姐师妹,毕竟听上去那么耳熟,逃不离是常接触的几个人。

“咻。”风声朝着对峙的两人而去,一闪而逝从眼前经过的是一柄金色的扇子,裹着满满杀气,消失在浓雾里。

铛,咚。“是谁如此无耻?”

“你爷爷我。”

一道金光闪闪的身影,从头顶经过,驱散了萦绕在他身边的雾气。配上那盛世无双的脸,如同一道耀眼的光。

“看不出来,很有钱啊。”离婳感叹一句:“言子旭拔了他的衣服,是不想闪瞎眼吧?”

离婳回忆躺床上的男子,和一闪而逝的男子,无比确认,言子旭定是嫌金杉的审美和他的房子不搭配,怒而扒衣的。

“离婳,你在里面的所说所想我都听得见。”言子旭不得不出声提醒,他怕再不提醒,梦里的姑娘,可以给他和金杉排一出大戏。

“哈哈哈。”离婳挠头,她的修为不足,全靠言子旭支撑,也就是说她只是个探路之人,身后还牵着线,还是少言为妙。

离对峙的三人越近,浓雾慢慢散去,已能看清前面三人的大致轮廓,而离婳已经将心中最近接那女子声音的人选一一挑选,结果无一符合。

“难道是山外的?”离婳继续迈动步子往前,将接触的山外姑娘在心里一一做对比:“就一句话,也听不出什么?”

“蚩黎,这孩子,对你们主公已无任何利用价值,你执意抱走,你家主公同意吗?”

真是说什么来什么,离婳细听越发耳熟的声音,继续在心里作对照。

“晚晚,你跟他费什么话,夺回来便是。”金杉漫不经心的开口,手中金扇飞出,直冲男子的面门而去。

“如此也休怪我不客气了。”男子手中剑一分为三,其中一柄冲金扇来的方向迎去。

“铛铛铛。”一剑一扇在空中缠斗不下二十招,均未分胜负,各自返回主人所在的方向。

“我来。”一道身影在眼前闪过,手中剑在空中挽了个漂亮的剑花,女子停在空中,剑花完毕,剑中有冰刃飞出,如同下雨般一同朝抱着孩子的那个男子急射而去。

“也不怕这娃娃被扎成刺猬,这女人也没安好心。”离婳走出迷雾,看见如牛毛般众多的冰刃将男子和孩子包围,吐槽道。

边说边抬头,想看看如此残忍的女子到底是谁:“师…师…傅。”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