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 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
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 春满京华 我们生活在南京
首页 > 资讯

第六十五章喵,离晚晚

发布时间:2022-09-23 17:48:35

嘴巴张着也可以塞下好几个鸡蛋的离婳,揉着自己的眼睛,深怕承认错误了眼前的女子:“是师傅,师傅,师傅。”离婳冲停在半空中的女子大叫,眼里的泪不断地跌落。四十年了,她再一次看见了师傅,也不是画像,不是活生生的人,不,是在金杉梦里会说会动的人。“师傅?”言离婳冲停在半空中的女子大喊,眼里的泪不断滑落。六十年了,她再一次见到了师傅,不是画像,而是活生生的人,不,是在金杉梦里会说会动的人。。

>>>《只是只狸花猫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六十五章喵,离晚晚》精选

推荐书目:穿越全能网红 轮回大劫主 妙膳小王妃(上) 未来之一起来捉妖 太虚化龙篇 封神第一帝 诸天次元大乱斗 鉴宝金瞳 虫海围城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

嘴巴大张可以塞下好几个鸡蛋的离婳,揉揉自己的眼睛,生怕认错了眼前的女子:“是师傅,师傅,师傅。”

离婳冲停在半空中的女子大喊,眼里的泪不断滑落。六十年了,她再一次见到了师傅,不是画像,而是活生生的人,不,是在金杉梦里会说会动的人。

“师傅?”言子旭掐诀的手一顿,浓雾又渐渐聚拢。

“言子旭,别晃神。”离婳见浓雾再起,不禁大喊,眼睛死死盯着那个女子,生怕错过一点。

“啊。”蚩黎跪倒在地,手却稳稳的抱着怀中的孩子,口中鲜血流出,滴落在孩子的襁褓之上。

“离晚晚,金杉,再见。”说着蚩黎袖中一颗球掉落,原本散去的浓雾再次聚拢,不消两息,浓雾散去,而抱着孩子受伤的蚩尤,已不见了踪影。

“金公子,再次谢过搭救之恩。”离晚晚冲他拱手,转身一跃,消失在空中。

“晚晚。”原本一本正经的金杉,脸上露出痴迷的神色:“我一定会再次找到你的。”

看着消失的离晚晚以及随着金杉一句话下,再次聚拢的浓雾,离婳初时的激动已慢慢退却,在迷雾中绕圈,饶有兴致询问:“言子旭,你的好友有点变态你知道吗?”

虽然她师傅优秀,但是一张盛世无双的脸上露出痴迷的神情,怎么看怎么猥琐,还做出自服‘一望情’的举动,跟痴汉有什么区别?

打坐护阵的言子旭眼角抽了抽,出声:“离姑娘,既然已经知晓,金杉心仪的女子是你的师傅,你…”

“言公子,你给我的报酬我不要了,能否让我看完金杉的所有梦境?”

原想拒绝的言子旭,脑中闪过离婳那一声渴望而得不到的那句师傅,鬼使神差的说了句:“请便。”

“如此多谢了。”

……

“今天是无极山举办的衫比,不知道哪位高手可以胜出呢?”一群人聚在擂台前,高谈阔论,点评每一个上场的选手。

“就像这个,青空山的离晚晚。”

挤进人群的离婳就听见了离晚晚三个字,抬头看向擂台,她从不知道,师傅也有娇俏,活力四射的一面。

台上的正是离晚晚以及金杉,此时的两人,正斗得不分上下,如果不是因为擂台经过特殊的阵法加持,恐怕此时擂台已经四分五裂,台下侃侃而谈的这群人,也会被卷入两人的战斗。

“天女散花。”离晚晚娇喝一声,剑气直下,朝底下的金杉刺去。而金杉手中的金扇挥舞的密不通风,见招拆招,游刃有余,脸上甚至带着浅笑。

一丝剑气顺着防守严密的间隙,突破进来,直冲金杉的身体而来。

“嘭。”金杉被剑气打中,重重的砸在阵上,划落在地,一丝血从他嘴角划落。

“承让。”金杉从地上站起:“愿赌服输。”

“抱歉。”离晚晚冲他拱手。

“无妨。”

“这场的胜者,青空山的离晚晚。”衫比的裁判大声宣布。

“果然是青空山八百年一出的天才,如今才五百岁,就已经是金仙了,前途不可限量啊。”台下窃窃私语,看着离晚晚的眼里满是艳羡。

“八百年一出的天才吗?”金杉从台上跳下,刚好听到这句话:“有意思,这天才,我要了。”

浓雾又起,离婳明白金杉对离晚晚印象深刻的点又过去了。

等待的间隙有些无聊,离婳走在浓雾里道:“言公子,你这好友,挺自恋。”

第一眼看见离晚晚就胜券在握的模样,真让人碍眼。

言子旭再瞪了躺在床上的金杉一眼,心里暗想:“最好,一辈子醒不过来,丢出去喂妖兽。”

“呼呼呼。”急促的呼吸声充斥着整片浓雾。

浓雾散开,就见金杉在奔跑,手中抱着的正是离晚晚,此时她双目紧闭,身上雪白的宫装,已是血花朵朵。

“师傅受伤了?”离婳往前跑了一步,却被一堵透明的墙挡在外面,才反应过来,这里是金杉的梦。

“离晚晚,你不能死,你死了,我的人生就失去乐趣了。”金杉边跑边冲怀里的血人喊。

“御器飞行啊,御器啊…”离婳拍打着那堵透明的墙,难道师傅就是在此时死的吗?

“离婳,心神归一,这是三百年前的梦境。”言子旭艰难的维持着法阵的平衡,一旦失去平衡,离婳就可能被困在梦境里,再也出不来。

三百年前,离婳醍醐灌顶,沿着透明的墙滑落,靠坐在墙上,脱力的看着墙里发生的一切。

“尔等大胆,居然来冥界,你们不知道,无论谁人,盗取生死簿都永世不得轮回吗?”手握三尺来长判官笔的判官,怒目瞪着停在忘川边上的两人。

难怪不能御器飞行,也怪她心急,这黑黢黢鬼火四处飘的地方,也就只有冥界了。

“我就看一眼,那个孩子是不是活着。”金杉怀中的离晚晚睁开眼,气若游丝的答道:“真的只是看一看。”语气里满是祈求。

“冥界的规矩,就算真神再临,也不会改变。”显然离晚晚的惨状并没有打动判官。

“尔等,受罚吧。”说着,判官笔金光大盛,满目金光直冲两人飞去。

“噗通。”忘川河里激起一片涟漪,金光落了空,将岸边的彼岸花轰的四处散落,花中有一道宽四丈,深五尺的坑,触目惊心。

“判官,怎么办?”身后的冥将上前询问。

“走,掉落忘川水,仙人根骨也算是没了,这个惩罚也够了。”

“没有仙人根骨。”离婳闻言,软着腿扶着透明墙站起,忧心的望向墙里。

被判官预言已失仙人根骨的两人,此时身上有一圈透明的泡泡将他们裹住,将他们带起往高出飘。

而泡泡中的两人,皆昏迷不醒。

“言公子,如今我相信你的好友,对我师傅真心一片,连冥界也陪着闯了。”离婳再一次被浓雾笼罩,打趣道。

阵中打坐的言子旭无奈的看着床上的人,考虑强行闭阵,将离婳顺利带出的可能性有几成。他真的没兴趣听,金杉是如何一步步陷入情网的,他只想这浑人醒来,跟他好好算算三百年来的帐。

“这孩子怎么办?”蚩黎的尸体躺在一旁,金杉拎起襁褓,提着走向受伤不起的离晚晚,将她搀扶站起。

“孩子我来养。”离晚晚看向孩子的眼里带着光,语气轻柔:“这是我欠她的。”

“那我怎么办?”金杉眉头皱起,下一息,眉头松开,嘴角含笑:“我可以跟你一起养这个孩子,晚晚,我们…”

“金杉,对不起,为我的卑鄙道歉,我知道你喜欢我,却仍由你在身后追,目的就想借你的手,抢回这个孩子。”

离晚晚的话,如同一道惊雷,将金杉定在原处。

但也只是短短的几息,金杉扬起笑:“这是我自愿的,我愿意…”

“不,我不愿意。”离晚晚别开眼,看向天空:“就此别过。”

说着拖着伤重的身体,抱着孩子往山下小道走,不时有声音传来:“以后,你随我姓,就叫离婳吧。婳,好也。愿你以后的人生,一切平静美好。”

“这孩子是我?”离婳失声大喊,怎么也没想到,入个梦,找到了身世的边边,老天爷这是在耍她吗?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