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 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
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 春满京华 我们生活在南京
首页 > 资讯

第六十九章喵,夺仙骨

发布时间:2022-09-23 17:48:36

“家主,了亥时三刻了。”一男人贪婪的欲望的望着缩在墙角,手被反绑,嘴巴堵上的十一个孩子。眼神如毒蛇般游戈在每一个孩子的身上,挑选出他的仙骨。过了今天晚上,他是有仙骨的人了,无穷的寿命,无尽的财富权利,唾手可得。“嗯,就吧。”被唤为家主的男人,跟路“嗯,开始吧。”被唤为家主的男人,跟路上遇见为生活奔波的普通人没有区别,都是扔进人群就找不到了。此时他眼中藏不住的野心,倒是将他跟麻木的普通人区分开。。

>>>《只是只狸花猫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六十九章喵,夺仙骨》精选

推荐书目: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

“家主,已经子时三刻了。”一男人贪婪的看着缩在墙角,手被反绑,嘴巴堵住的十一个孩子。眼神如毒蛇般游弋在每一个孩子的身上,挑选他的仙骨。过了今晚,他也是有仙骨的人了,无穷的寿命,无尽的财富权利,唾手可得。

“嗯,开始吧。”被唤为家主的男人,跟路上遇见为生活奔波的普通人没有区别,都是扔进人群就找不到了。此时他眼中藏不住的野心,倒是将他跟麻木的普通人区分开。

外泄的灵力,在房间里荡漾开来,随着他手指在空地上轻点,一个小型的简易法阵缔结完成。

“虚仙一阶,这才刚可辟谷,真是老虎不在家,猴子当大王。”躲在屋外偷看的离婳,见被称为家主的人,法力微末,虽她现在只有七成的修为,但对付这种以一打十没有问题。

“仙女,不可妄自行动啊。”摊主伸手拉离婳,却没拉住,眼睁睁看着她穿破窗户。

摊主掉头就往院子里跑,草率了,原以为能保命,现在跟进去连命也难保。为了他的命,仙女希望你能多撑一会。

一往无前的离婳,丝毫不知道本就脆弱的‘联盟’,此时已经瓦解。

“放他们走,今天我饶你们不死。”离婳正义凛然大喝一句,颇有种人界女侠的气质。

“谁?谁?谁?”贪婪盯着孩子的男人,被一通声音吓得一跳,回过神来,急忙拿起手中的刀:“哪来的丫头?留下命来。”

提步往前冲了两步的男人,被孟家家主喊住:“小六,不可无理。仙女,深夜造访,有何贵干。”

“仙女?”小六手中的刀咣当掉地,能被老爷称为仙女的,修行定在老爷之上。毕竟跟老爷那么多年了,眼力界还是有的。

老爷凡是遇见道行比他高的都是仙女,仙人这样称呼。道行比他低,他一般只是傲然离开,并不与对方起冲突。

“仙女,恕小的无理,有眼无珠,饶过小的。”小六跪地,哭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,如今被撞破,他的仙骨没了,小命能不能保住还两说。多求求肯定没错。

被属下这一通行云流水的操作惊呆的孟家家主,作揖行礼:“仙女,小的孟子义,家丁无理,请您见谅。”

“小六还不起来。”孟子义怒喝一声,忍住一掌将他拍飞的冲动,真的是丢死人了。

跪在地上叩拜的小六思索片刻,还是从地上爬起,毕竟仙女迟早要离开,他吃饭睡觉,哪一样不是家主赏赐的。惹家主不称心,以后的日子也别想如意。

站起的小六,殷勤的搬来一把椅子,弯着腰,脸上带着谄媚的笑,将椅子小心推到离婳身后:“仙女,请坐,累了吧?”

“孟子义,你放了掳来的孩子,自剔仙骨,今天一事,我就不报给涂稷山。”离婳自以为找到了伤害最小的解决方式,开口。

“虽不知仙女来自哪个仙门,但必定是四大仙山出来的,怎么会了解我们这种散修的痛呢?”孟子义摇头轻笑一声:“既然仙女执意要管,那就看看有没有那个能耐?”

孟子义手中诀掐的越发的快,正中心空地上那个小型的阵法更加闪亮,离婳见不妙,手中碧竹直冲孟子义而去。

但不料,小六摆放在她身后的那把椅子,红光大盛,强大的吸力将离婳往后吸,原本已经离手冲孟子义去的碧竹,已先离婳一步,被钉在椅子上。

只听清脆的一声“叮”,离婳回头就见原本看着平平无奇的一把椅子,红光大盛。这哪是椅子,分明是一件法器。

手指微动,掐了一个诀,打向那个试图禁锢她的椅子。

“轰”椅子在强大的冲击波下,也只是微微动了动,仍是牢牢的吸住碧竹,并且吸力越发的大,离婳堪堪稳住的身形,又被吸的倒退了一步。

“混元罗盘。”离婳面向孟子义:“没想到区区一个虚仙,能指使金仙才能用的法器。”

一挥手,一只小巧的玉蝴蝶,直冲椅子飞去。

“轰”强大的冲击波下,玉蝴蝶蝶损断裂,只余小小的翅膀在地上扑腾。

“仙女还有何本事?”孟子义见断裂的玉蝴蝶,原本悬着的心放了回去,还以为有多大的本事,原来不过如此。

“没什么本事。”离婳微微一笑,稳住身形,手一伸,碧竹脱离椅子,稳稳的停在白皙的手上“只是刚有克混元罗盘的法器而已。”

话落,椅子碎裂,露出隐藏在椅中的混元罗盘,此时红色如血的罗盘,掉落一块,已失去了身为法器的价值。

“看来,你身后的人不简单啊?是涂稷山上哪位长老啊?”

孟子义闻言脸一僵,眼中闪过狠色,这人留不得。

观他脸上的表情,离婳就知道自己猜的七七八八了,稳住凌乱的心,她本意只是试探,不想真有长老级的人物参与,那在涂稷山管理的地界,夺仙骨就不单单一个寻仙镇那么简单。

“仙女,今日你离开,我当什么事也没发生,不然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孟子义不断掐着指诀,正中间的阵法,光芒越加强盛。

“还抢我的话。”离婳大笑,手中的碧竹狠劈向中间的那个阵法,如同在金杉的梦中见过他做的一样。

预想中,阵法碎裂的场面并没有,离婳手中的碧竹如遇到了沼泽般,被紧紧的吸附在上面。

不好,离婳手一松,身体踉跄往后退:“这就是你有恃无恐的原因吧?”内心翻起一片涟漪的离婳,指着那个阵法,面上平静询问,仿佛只是说了一件稀疏平常,见过多次的事情。

“哈哈哈。”孟子义仰天长笑:“被你发现了,我根本就没打算放你走,地仙的仙骨,虽不强大,但聊胜于无,小六,你有福了。”

“家主。”小六脸上有着狂喜:“你准备把她的仙骨换给我?”

贪婪都要从眼中溢出,指着离婳的手指更是不断颤抖,他果然跟对人了,地仙的仙骨,比家主的虚仙来的强大,他此生必对家主鞠躬尽瘁。

“不。”孟子义笑看着离婳,仿佛看一盆砧板上的肉:“我的仙骨给你,她的就归我了。”

小六有一瞬的失落,但一想到有了仙骨,就是门里仅次于门主的存在,那么一点点不甘,也被抛之脑后。

见两人旁若无人的讨论她的生死,离婳眉头挑起,手一伸,袖中有一根白玉簪飞出,化为一柄白玉剑:“那就来试试。”

说着白玉剑轻轻一挥,身前那群孩子聚集的墙壁倒地,离婳喊了一声:“孩子们快走。”

话落,白玉剑不断挽出剑花,阵阵剑光朝被打斗吸引过来的孟家打手而去。

“小六,追,正事不能耽误。”孟子义同样取出一个法器,变换成一个一尺长的盾牌,将剑光拦在外面。

见四散的孩子,已经逃离开这个小院。

离婳脸色一正,收剑,目光锐利看着同样戒备的孟子义:“如此,我不介意给涂稷山清理门户。”

不料,她义正严词的话刚落,中间空地的阵法如同有生命般,朝着离婳蜿蜒而来,稳稳将她罩在其中。

“糟了,糟了,来晚一步。”原本已经离开的摊主,看见房里已被阵法笼罩其中的离婳,喃喃出声:“那么正义的仙女,没了。”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