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 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
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 春满京华 我们生活在南京
首页 > 资讯

第七十章喵,夺仙骨

发布时间:2022-09-23 17:48:36

“我倒要看一看,地仙的仙骨与是寻常仙骨有什么相同?”孟子义见离婳已身在阵中,手中一柄类似于戒尺模样的法器,散发出幽蓝色的光,将整个法阵罩在蓝光之下。“殉法戒尺,怪不得你对上我有恃无恐。”离婳看见这件法器眼睛一缩,本来就猜想幕后是长老,而如今怕是要更往上“殉法戒尺,难怪你对上我有恃无恐。”离婳见到这件法器眼睛一缩,原本就猜测幕后是长老,如今恐怕要更往上面猜,可能是涂稷山的戒堂长老,甚至可能是掌门。。

>>>《只是只狸花猫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七十章喵,夺仙骨》精选

推荐书目:穿越全能网红 轮回大劫主 妙膳小王妃(上) 未来之一起来捉妖 太虚化龙篇 封神第一帝 诸天次元大乱斗 鉴宝金瞳 虫海围城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

“我倒要看看,地仙的仙骨与寻常仙骨有什么不同?”孟子义见离婳已身在阵中,手中一柄类似戒尺模样的法器,散发幽蓝色的光,将整个法阵罩在蓝光之下。

“殉法戒尺,难怪你对上我有恃无恐。”离婳见到这件法器眼睛一缩,原本就猜测幕后是长老,如今恐怕要更往上面猜,可能是涂稷山的戒堂长老,甚至可能是掌门。

毕竟殉法戒尺出,掌管一门法纪。只有犯错的人,才会被殉法戒尺暂时夺走法力,以便惩罚能够有效执行,试想一下,门里人人身怀法力,普通的打板子怎可能伤到身体。于是就有了殉法戒尺,主要针对的还是新入门不久的弟子。当然使用者的法力强弱,决定了它的效果。

这戒尺孟子义用的话,最多也就困她一刻钟,这一刻钟能做什么?

离婳手握白玉剑,冲阵法中心薄弱的地方一剑劈下,不想阵只是带着被它吸附的碧玉,动了动,又恢复了原样。

不对,这阵法不对,分明不是她在金杉梦中见过的,只是外观相似,而且它好像在吸收她的灵力。

离婳觉得刚才那一击似乎带走了所有的力量,此时,她居然不能握紧白玉剑。手一松,剑掉落在地,发出清脆的‘叮’的声音。连带着离婳也跪倒在地,喘着粗气看着脸上带胜利微笑的孟子义。

“你以为,长老他没有想过会被发现的一天吗?这阵加上殉法戒尺的法力,足够困金仙了,你区区一个地仙,还不是手到擒来。”孟子义手冲着离婳的方向,做了个捏掌的动作:“乖乖不抵抗,死的还痛快些。”

“哈哈哈。”

离婳灵力一点点被抽走,她只来得及捏碎手中的纸鹤,就晕倒在地,半开合的眼睛,只能看见不断在阵中盘旋的点点金光,以及阵外那个癫狂大笑的人。

“我还没吃够世间美食,收集…真不甘心啊!”离婳眼睛慢慢闭上,嘴上喃喃自语,终是晕了过去。

“呜啊,呜啊,呜啊。”离婳张开眼睛,耳边听见婴儿的声音。

这就完事了?谁救了她?动作如此迅速,大长老就算收到纸鹤的求救,也没那么快啊?那个老头?

脑中所有的记忆回归,离婳转头试图寻找那个摊主,入目是陌生中带着熟悉的地方。

一处山洞,洞中灰褐色的岩石裸露在外,石壁上挂着几件极富童趣的玩具,诸如拨浪鼓,风筝,小布偶…

小布偶!离婳眼睛睁大,这个布偶为什么那么像她十岁前的那个,只是这个更加新,身上没有补丁。

离婳挣扎起身,她以为自己已经用了全身的力气,可也只是在床上挪动了半寸。手感不对,她抬手,却发现这如藕节般的手,根本不是她的。

“遭,夺舍了一个娃娃。”离婳出口喊道。

“呜哇呜哇”的啼哭声响彻整个山洞,正当离婳不停道歉,准备让元神冲出这具身体的时候。

“婳儿,醒了,师傅在,不哭哦。”久违的温柔女声,从洞外传来。

离婳连忙转头看向洞口,不会是她想的那样,她的元神被送回小时候,那是不是就意味着,她可以改变师傅消失的结局?

眼泪一滴滴流下,呜哇呜哇的声音更是响亮:‘师傅,我真的好想你。’

还不等离婳将小短手搭在模糊的身影上,就被翻了个身。

离晚晚手脚利落的伸到她的裤子里,翻开尿布查看:“哦哦哦,婳儿不哭哦,拉粑粑了,师傅换了就舒服了。”

拉粑粑了,粑粑,粑。脑中这几个字来回的撞,离婳脸憋得通红,想她不接触自身污秽那么多年,现在居然躺在上面。

臭味扑鼻而来,离婳再也憋不住气,将从她面前一闪而过的尿布,闻了个结结实实。

“呕。”小小的嘴巴,控制不住内心泛呕的欲望,终是忠于内心,呕吐出来。

白的带着黄的呕吐物,喷了被倒放过来的脸一个正着。

“哎呀,婳儿吃下去的又吐了。师傅下次让阳少喂一点。”离晚晚手脚麻利的将尿布换上后,见她一脸秽物,拿起一方洁白的帕子,细细擦了起来。

实在憋不住要再呕的离婳,呼吸顺畅的那瞬间,空气里满是清香,倒是把恶心感冲淡不少。

“婳儿。”离晚晚将软若无骨的孩子抱在怀里,左右摇晃,一脸宠溺的看着她:“快快长高,快快长大。可以跟师傅学习,要不要啊?”

说着拿起一只肉嘟嘟的小手,放在嘴边亲了亲,想放回去时,不想手被肉嘟嘟的小手带着往脸上去。

“师傅,师傅,婳儿好想你。”离婳小脸不停在手上蹭,出口的却是呜哇呜哇的啼哭声。

“婳儿,这是怎么了?”离晚晚见抱着她手蹭,还不时往嘴里塞的离婳,猜测:“这是刚才吐了,现在又饿了?”

肯定了猜测,她手一扬,正在外面吃草的羊,嘴里还叼着草,淡定的将嘴里的草咽下,四蹄在石床下的一块布上擦了又擦,方才上石床,一卧,露出胀鼓鼓的【哺】【乳】器官。

被这一系列行云流水的操作惊呆的离婳,忘了向师傅诉说想念,紧握师傅的手也松开来。随着身下轻动,她被放在母羊的怀抱里,嘴巴正对一个【****】。

她以为师傅说的‘阳’是一个名字,没想到真的是一头羊。突然有点不想见婴儿时期的师傅,离婳抑郁的盯着正对着她的【****】。她确定再嚎一声,肯定会被塞一嘴,为了心里健康着想。

离婳果断吃力转身,小手朝着离晚晚伸直,眼里带着期盼:师傅,抱抱我。

“还没饿啊,婳儿只是想抱抱?”离晚晚见状也不勉强,将羊赶走,抱起离婳,放在怀里摇晃。

‘既然,这是我,那我呢?’舒服窝在离晚晚怀里的离婳,对自己问了个问题:‘我不是应该在那个房间里吗?难道死了?如此也好,是不是意味着,我可以改变师傅的未来。’

被离婳惦记的那个房间里,躺在阵中的她,随着孟子义口中不断念起的法诀,身后靠近脊椎的地方,有一条仙骨,正被一点点拔出,拔出一点后,透明变成了紫色,紫色下面是红色。

紧盯阵内的孟子义眼里露出惊诧,惊叫出声:“灭天星。”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