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 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
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 春满京华 我们生活在南京
首页 > 资讯

第七十二章喵,大长老

发布时间:2022-09-23 17:48:36

“我?我是一个卖符纸的。”摊主说着,从身上摸出一堆符纸,直接证明自己的身份。离婳也没搭茬,不是慢条斯理围在孟子义的尸体转了一圈,再蹲下身,碧竹挑起来一个断了半截的纸鹤,轻轻一用劲,纸鹤碎成了一片片。“是吗?一个卖符纸的?”将孟子义全身搜了个遍,方离婳没有接茬,而是慢条斯理围着孟子义的尸体转了一圈,再蹲下身,碧竹挑起一个断了半截的纸鹤,微微一用力,纸鹤碎成了一片片。。

>>>《只是只狸花猫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七十二章喵,大长老》精选

推荐书目: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

“我?我是一个卖符纸的。”摊主说着,从身上掏出一堆符纸,证明自己的身份。

离婳没有接茬,而是慢条斯理围着孟子义的尸体转了一圈,再蹲下身,碧竹挑起一个断了半截的纸鹤,微微一用力,纸鹤碎成了一片片。

“是吗?一个卖符纸的?”将孟子义全身搜了个遍,方才随手从摊主的一堆符纸里,拿出一张,随意丢在孟子义身上,‘轰’大火燃起,瞬间将孟子义烧成了灰。

“一个卖符纸的,可制不出上品灵符。”离婳嘴角含笑看着他。

要说制成也是可能的,一百次里,有一张吧。但一堆符纸里,粗略看一眼,就有一半上品灵符,那就不简单了。要知道,被誉为天才的大师兄,在制符上颇有造诣,一百次里也只有三成的概率出上品灵符。

凭眼前这个其貌不扬,自称只是个卖符的老人,修为嘛,还在辟谷期,制成上品灵符,除非这五界崩了,否则她是不会信的。

摊主的脸皮听到她的话后,明显抖了两下,才哈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小娃娃就凭符纸判断的?”眼前的摊主哪还有一丝苍老的模样,虽然同样须发洁白,但光洁透着亮的皮肤,脸上没有一丝皱纹,周身大盛的灵气,均表明他不是一个卖符的摊主那么简单。

“方才在阵中的时候,我的意识恢复了两成,明显感觉到阵外的气息突变,前辈方才是准备出手了吧?”离婳也不隐瞒,开口。

“只是感觉到我快苏醒,才用符纸拖延时间,把那个败类留给我对吗?”虽是一个问句,但离婳却用肯定的语气说道。

方才在阵中的时候,她看到了自己的仙骨,不是之前看到透明的模样,而是一条透明中带着浅浅的七彩色,正当她惊讶自己的仙骨为何不同之时。

被抽出大半的仙骨,仿佛感应到主人已经回来,把她拉回体内的同时,七彩仙骨也回归了本体,在那刹那,她觉得身上的灵力大涨,隐隐有突破地仙三阶的征兆。

而事实证明她的感觉没错,只短短的一盏茶时间,她居然进阶了,离上一次进阶已经是二十年前了,可明明她的灵力,远不够进阶。

还不等她想明白,就感觉到一道蓬勃的灵力,但只一息就缩了回去。

不过一息间泄露的灵力,也够她揭穿面前人的伪装:“前辈是涂稷山的哪位长老?”

“哈哈哈,娃娃好生聪明。”摊主摸着自己浓密的胡子,脸上满是笑意:“难怪孔方明老夸你,青空山这一辈人才,远胜其它山门啊,好啊,好啊。”

“那娃娃可知,我到底是谁吗?”

离婳听后,诚实摇头,推测摊主是涂稷山的长老,已经是她做的最大的猜测,周身大盛的灵气,以及常年身处高位的气度,这是她惯常在青空山各大长老身上见到的。

而为什么不是其它山门,只因为,个人自扫门前雪,其它山门的长老就算遇见这样的事,也只会将人控制了,交予管辖的山门,也是为了避免麻烦。

刚才,摊主泄露的气息里,置人于死地的杀气是怎么也藏不住。

“我乃涂稷山戒堂长老,方青。”摊主扶着胡子,老神在在的介绍自己。

“戒堂长老?”离婳重复着她的话,手中的白玉剑不禁握紧,殉法戒尺的拥有者。

“娃娃别慌。”方明笑呵呵的看着他,手一伸,躺在地上的殉法戒尺朝‘咻’的一下,停在他的手心。

“这戒尺是我的,可这事不是我干的。”说着淡然将戒尺收入袖中,脸上仍挂着盈盈笑意。

“那您为什么不早动手,在这里看了一个月,眼睁睁看着无辜的人,被剔仙骨,是涂稷山的做派?”

“娃娃怎知,我没有行动。”方青仍是抚着胡子。

其实从临仙镇收到有仙骨的人越发少,他就起疑心了,原本正常的一月可以收十到十五个不等,但上月月底的时候收到一个,本月月初收到三个,月中一个。

为了确保减少是正常的,他亲自下山监督此事,并对门下弟子说要闭关,也是为了看看是不是门下的弟子搞的鬼。不想打草惊蛇,就在最热闹的坊市支了个摊。一方面坊市热闹,突然多了一个陌生面孔,不会引人怀疑。另一方面,坊市消息灵通。

果然在这一个月里,他听到看到了孟家在临仙镇的做派。

一直没有行动,是因为没找到门中与孟子义勾结的人。

“这就是你断送那么多人仙途的原因?”离婳义愤填膺的喊了一句,打断方青的回忆。

“娃娃,不着急,听我慢慢说。”话被打断,方青也不计较,继续说。

今天,也就是离婳行动的一天,他感受到一道灵气波动,是来自他的大徒弟,而目标就是孟家。

借着有人当探路先锋,他也就顺水推舟的来了,毕竟有灵气波动不能证明真的是他大徒弟。

“所以我是那条打前锋的舟?”

方青含笑不语,只是继续讲述自己的心路历程。

而当那条七彩的仙骨离体,他才知晓离婳的身份,是好友常在耳边提到那个乖巧聪明的女娃娃。既然见到了哪有不救的道理,结果女娃娃争气,自救了。

离婳目着脸听面前这个侃侃而谈的涂稷山大长老,脑中闪现几个大字:我是只猴。敢情她做的一切,就是在耍猴戏,身后的人看了个热闹,还双手不沾血腥的拿走了成果。

至于到底是他哪个徒弟犯下的事,在看到孟子义放出的纸鹤,相信这位大长老也明白了。

“那些人呢?”离婳决定离开,被当猴看的感觉真的不好,但她此行目的牵涉到的人,还是要问清楚的,不然白忙活一场。

“娃娃放心,那些已经被剔除仙骨的人,我已经帮他们安放回去,至于刚才被囚禁的那些孩子,也安全了。他们,我都会带回涂稷山,本就属于我们的宝贝。”方青感叹了一句,当时下放检测仙骨权限,就是为了广招人,不想却被钻了空子,看来这件事还是山门来安排最好。

“行吧,那没什么事我先走了。”离婳郑重冲方青行了个礼:“前辈,以后有缘再见。”

“娃娃,你家大长老托我们这些好友找的东西,我找到了一件,既然遇见了你,就直接交给你吧。”

“什么东…”还不等离婳问完,一团金色的光钻进她的额头消失不见。

“不管哪个山门的大长老都这样不听人讲完话吗?”晕过去之前在脑中这样问自己的离婳倒地,摔得结结实实,扬起了青石板上不多的灰。

“孔方明也没跟我说,会遇见这样的情况啊?”方青错愕的看着倒地的离婳,皱起了眉头。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