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 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
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 春满京华 我们生活在南京
首页 > 资讯

第七十三章喵,回来了

发布时间:2022-09-23 17:48:36

“这识海究竟是也不是我的?”离婳飘在识海之上,望着底下斗得不可开交的两颗珠子,我自问自答:“有紫雷在,就不可能会是我的。”本来我以为这水龙珠至此隐身效果了,没想起,那方青给的珠子貌似把它给引出了。这内斗的场面很是陌生,后来妖魔泪相斗的时候是你追我赶原本以为这水龙珠就此隐身了,没想到,那方青给的珠子倒是把它给引出来了。。

>>>《只是只狸花猫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七十三章喵,回来了》精选

推荐书目:穿越全能网红 轮回大劫主 妙膳小王妃(上) 未来之一起来捉妖 太虚化龙篇 封神第一帝 诸天次元大乱斗 鉴宝金瞳 虫海围城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

“这识海到底是不是我的?”离婳飘在识海之上,看着底下斗得不可开交的两颗珠子,自问自答:“有紫雷在,就不可能是我的。”

原本以为这水龙珠就此隐身了,没想到,那方青给的珠子倒是把它给引出来了。

这争斗的场面很是熟悉,当时妖魔泪相争的时候就是你追我赶,最后妖泪将魔泪一口吞下,也不知道现在那两滴泪怎么样?

说起来这金光闪闪要闪瞎人眼的珠子到底什么?如果招财树妖的药方是对的,那五行珠中的金对应的应该是这颗金珠?

已知水龙珠对应水,难道这颗是金龙珠?有一条专职司矿的龙?

离婳揉了揉自己起鸡皮疙瘩的手臂,听起来就不靠谱。

这有一刻钟了吧?怎么还没分出胜负,当时两滴泪打的时候,可没那么墨迹。

似是有所感,原本只是你撞我一下,我推你一下的一蓝一金两颗珠子。珠上气息突然大盛,充斥了整个空间。

一蓝一金两个颜色的气,各自为阵,占据了识海,甚至还嫌离婳挡住它们的空间,将她往旁边挤了挤。

气幻化成两个动物的形状,蓝色演变成一只龟,金色幻化成一头虎。

龟伸头叨虎一下,金色的气游走在蓝色的喉管里。虎见状也丝毫不示弱,嘶吼一声,直扑龟而去,将龟甲吞了大半。

“不是水龙珠吗?怎么变成玄武了?”离婳瞪着眼前你来我往不可开交的激战,不由喃喃出声:“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?”

从有了第一颗水龙珠开始,她对药方的理解,一直是凑够金木水火土,所属五行颜色的龙珠。毕竟龙是上古神兽,可不受五行拘束,自身改变属性。而它们留下的五色龙珠,就是对应五行之色。

可如今,这两只兽态幻形却告诉她,她的猜测是错误的。话说回来,不管是门里的长老研究的药方,还是招财妖给的药方,说的都是五行珠,只是她第一枚收到的是水龙珠,先入为主了。

那难道木对龙?火对朱雀?土对麒麟?

正当离婳心里在一一给五行按上属于各自的神兽之时。

识海里气息大作,原本的龟和虎相互撕咬,气息缠绕,不知是龟吃了虎,还是虎吞噬了龟。

蓝金两道气相互混合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颜色不再泾渭分明,而是糅合在一起。

“嘶嘶,吼吼…”威严庄重的龙吟之声直冲耳膜,充斥在识海里,惹得紫雷在识海中翻滚,欲翻腾而出,与盘旋在上方的龙一争高下。

离婳忍住跪下的冲动,龙带来的威压令她臣服,但这是她的识海,是她的地盘,她为什么要给一个虚幻之物下跪。

咬紧牙关,手往上举,试图抬起那道压在肩上,已成实物的威压,脚一步步往下陷,凌空的姿势,被威压压得似要进到紫雷盘旋的识海之中。

离婳控制身形,试图离识海远一点,她忘不了触摸到紫雷时带给她的疼痛。

可那道幻像又再次鸣叫“嘶嘶,吼吼…”

离婳只觉得肩头更重,好不容易远离海面一寸,又被压得往下半寸。

真的是不知道这里谁是主人?紫雷那是她作死喝的,自遭罪受,她甘愿受着。这两颗外来的,分不清什么神兽的珠子,也欺负她。

离婳怒了,心念一动,白玉剑出现在手中,狠狠劈向那道幻像,斗不过,自我了断,她也不愿被人发现,她掌握不住两颗珠子,被自己下的毒害死了。

剑气带着七彩光,直冲幻像而去。

似是被离婳突起的气势吓到,又似被剑气驱散。原本威风凛凛的幻像,突然消失。

消失的刹那,一颗蓝金相间的珠子“噗通”落入水中。

暴躁的紫雷瞬间安静,海面又恢复了原本的平静。

“这是被我的霸气吓到了?”离婳对着平静的识海喃喃出声:“地仙三阶的实力这么厉害了?”

还不等她臆想完自己能够拳打大师兄,威震青山门之时,一股力量将她往外扯,是如此的熟悉。

“姐姐怎么还不醒,皇帝舅舅送来的御膳都快凉了。”司徒琪嘟着包子脸,坐在床下,头挨着床铺,睁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离婳。

“司徒琪,要不我们吃了吧。”余悦盯着那桌热气腾腾,鲜香四溢的御膳,咽了口口水:“凉了也可惜了。”

“谁敢动我的饭菜?”离婳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起,直冲桌子而去。

拿起筷子,夹了块炸的酥黄的小鱼,整条塞进嘴里,牙齿咬破鱼皮的刹那,离婳觉得她又活过来了。

司徒琪和余悦见状,两人互看一眼,确定不是在做梦,尖嚷喊道:“姐姐(离婳),你终于醒了。”

“醒了,醒了,婳儿醒了。”闻声而来的苟千彤,跳上楼,直冲离婳房间而来,声音里的欣喜是怎么也掩盖不了。

一条鱼下肚,举着筷子风卷残云般往嘴里塞菜的离婳,听到那道熟悉的声音,突然觉得,这菜也不香了。

匆忙将嘴里的菜咽下,筷子指向门:“他怎么来了?”

还不等两人回答。

“咚”门被人从外撞开,苟千彤那张俊秀的脸出现在门口,他张开手臂直直的朝离婳扑过来。

“停。”离婳匆忙站起,带倒了一把凳子,躲在余悦身后:“你怎么来了,怎么不在妖界待着。”

“婳儿,这是不欢迎我吗?”苟千彤闻言,眼睛里含有泪花,泪眼朦胧的盯着离婳,仿佛她是个十恶不赦的恶人。

“姐姐,这次全靠苟哥哥。”司徒琪见苟千彤这幅模样,急忙为他发声:“不是苟哥哥,你可能还回不来呢?”

原来当日她晕过去后,无忧城城主给的那面令牌,突然出声。将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的方青吓了一跳。

原因是离婳一走就近半月,苟千彤及客栈的众人怕她出意外,而苟忘忧给的那面令牌,兼具通话的作用。

苟千彤就连通令牌,询问相关事宜。

可谁知,令牌那头怎么问都不出声,正当苟千彤准备起阵,查看离婳的具体位置之时。

离婳从天而降,直直的砸在苟千彤的身上,如若他不是妖,此时已经被砸成了肉饼。从回来到现在已经两天了,她就这样昏迷着。

听完司徒琪的叙述,离婳不禁心里咒骂一句:“老狐狸。”方青肯定是没想到那颗金色的珠子会让她昏迷,有人联系了,他就出手将她送了回来,这是唯恐砸在他手里啊。

“那个,谢谢你。”虽说对苟千彤避之不及,但他好歹让她早几天回了人界,该有的礼貌还是不能少的。

“婳儿开心就好。”苟千彤的脸瞬间阴转晴,扬起灿烂的笑,犹如一只无害的小狗,只是为了讨主人的欢心。

“其实养一条蛟龙当宠物也挺霸气的。”离婳自言自语,坐回桌子,招呼众人:“来来来,一起吃,那么一大桌,吃不完浪费了。”

“苟千彤,你给我死哪去了?还不来帮忙?”独属于红檀的暴躁声音,震得整个客栈动了动。

苟千彤更是缩着肩膀,就往楼下跳,嘴上还忙不迭答应:“来了,来了。”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