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 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
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 春满京华 我们生活在南京
首页 > 资讯

第七十四章喵,好兴旺

发布时间:2022-09-23 17:48:37

“小二,上一份爆辣兔头。”“小二,来一份一爪走天下。”“小二,给我上满你们的特色菜。”倚在栏杆上的离婳被眼前的一幕傻眼了,人山人海,酒楼外蜿蜒排长队的队伍,大堂里此起彼伏的叫饭声,来回穿行也没一息短暂休息的伙计,也不是她梦里想像的吗?么她现在的在梦“小二,来一份一爪走天下。”。

>>>《只是只狸花猫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七十四章喵,好兴旺》精选

推荐书目:穿越全能网红 轮回大劫主 妙膳小王妃(上) 未来之一起来捉妖 太虚化龙篇 封神第一帝 诸天次元大乱斗 鉴宝金瞳 虫海围城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

“小二,上一份爆辣兔头。”

“小二,来一份一爪走天下。”

“小二,给我上满你们的特色菜。”

倚在栏杆上的离婳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,人山人海,酒楼外蜿蜒排队的队伍,大堂里此起彼伏的叫菜声,来回穿梭没有一息休息的伙计,不是她梦中想象的吗?

难道她现在在梦里?

再吃了块点心,虽然很好吃,但这个味道没吃过,确认是在现实无疑,梦里可没有这样的美味。

“所以我离开这半个多月,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离婳嘴上不停扫荡桌上的菜,吞下去的间隙还问上一嘴。

“姐姐,你走后,那个苟哥哥他决定帮你好好打理酒楼,当送你的礼物。”听到离婳问这话,司徒琪立即举起小手,开始叙述。

离婳去了仙界,但苟千彤身为妖,却承受不了仙界至纯的灵气,无法,决定守株待兔,闲着也是闲着,就决定将这离关门只几步之差的酒楼,好好拾掇拾掇。

而红檀也觉得闲着也是闲着,反正出不了酒楼的范围,那就统筹大局吧。

刚开始两天,他们觉得是人的问题,将酒楼从上到下的人员,从头开始培训,但除了服务态度提上来外,酒楼仍是门可罗雀。

又是一次全体会议,全员得出一个结论:虽然招财酒楼的饭菜,算的上人界的美味,可在翼都,天子脚下,这里的人什么样的美味没尝过?何必来这间价格不便宜,位置不算太好的地方就餐。

于是苟千彤就从妖界逮了一些没有开灵智,虽吸收了天地灵气,但晋级无望的妖兽。经过翼王府厨子的加工,属于招财酒楼的特色菜就出来了。

刚开始每天也就一两个人前来光顾,可第四天,酒楼的生意就突然火爆起来,直至今日普通人来的晚了排上一个时辰是常事,有权有势的提前几天打招呼,预留包厢,才能吃得到酒楼的饭菜。

原本楼上的客房,只留了住人的几间,其它都改装成包厢,用来应对庞大的客流量。

“真有那么好吃?”离婳突然觉得眼前的御膳不香了,听司徒琪那么一说,好像鼻子里萦绕着一股异香。

“好吃可能就比平常的多了那么一点。”余悦插嘴,大拇指捏着食指,比了米大小的距离:“但比起御膳,还是差那么点味道。”

离婳听后点头,放下筷子,打着巡视的旗号,一路小跑向厨房而去。

还没进到厨房里,夹带着灵气的香味扑鼻而来,刺的离婳嘴里不停分泌唾液。

以前她也吃过妖兽,怎么就没这么香呢?

忙不迭拿筷子夹起一块兔头,啃起来。虽然灵气微弱可以忽略不计,但微弱的灵气经过厨师精湛的厨艺,激发了肉本身的鲜嫩,比起普通食材的菜,确实美味了一些。

余悦说比御膳差些意思,也对,毕竟进皇帝嘴的,无论什么食材那可是上上品,再经过御厨那么一整治,色香味俱全。

对于他们修行之人而言,这点微弱的灵力,算不上什么,但对于人界的凡人而言,长此以往的被灵力孕养,身体里的隐疾,说不定就被治愈了。想必这也是为什么才过了几天酒楼就爆满的原因,受益的人尝到实实在在的好处,自然带动了人流的增加。

她心心念念的债务,终于可以用酒楼的盈利来还清了。所谓的无债一身轻,就是这种感觉吧。想着离婳又吃了个兔头。

“掌…掌…掌柜的。”将大堂十号桌所有的菜装好盘,准备放在取菜专用区的刑大厨,见离婳吃的不亦乐乎,结巴道:“这是…最后…一碟兔头。”

不想原本想跟着蹭一个的司徒琪和余悦听后,往后退了一步,一脸惊恐的看着离婳。

“最后一碟就最后一碟,等下你让传菜的跟食客解释一下。”离婳将兔头上的汤汁吮吸干净,再次下筷夹了一个。

“小胖子,我们走吧。”余悦伸出一根手指捅了捅司徒琪的背,小声耳语:“红檀来了,就糟糕了。”

原本还想跟离婳聊一聊这半个月所见所闻的司徒琪,听后,忙不迭的点头,抬脚就跟余悦往门外走。

“姐姐(离婳),我们先走了,先生布置了课业。”不等离婳回答,两人已消失在内院的转角处。

“没有口服啊。”离婳冲他们离开的方向挥手,继续对兔头下筷,那个鸭掌看着就不错,可惜刑大厨不错眼的盯着,她怕碰一下,他能用剔骨刀砍了她。

“掌柜,你醒了。”进来传菜的小二惊喜的看着离婳,手脚利落的拿起菜,准备往外走,不想刑大厨将他拉到一旁。

不等他抗议,对着他的耳朵一阵耳语。

原本惊喜异常的小二看着离婳的脸,由晴转阴再转悲,径直拿着菜,都不同离婳打声招呼就走了。

“一个个神神秘秘的。”离婳夹起最后一个兔头,塞进嘴里,不等一点点咬附着在头骨上的肉。

一道劲气,直冲她的背心而来。

有杀气,离婳脚步一转,就往厨房外奔去,可不能在厨房里打起来,里面的菜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。

出门的刹那,就看到红檀手握鞭,下了狠手朝她甩来。

不明所以的离婳,左腾右挪,躲避鞭子,三两口将兔头的肉吃完,顾不上吮吸汤汁,将头骨一丢,手握碧玉挡住直冲面门来的长鞭:“你疯了?”

“啧,我是疯了。”红檀见一击不中,鞭子挥的猎猎作响,每一鞭都直冲离婳的痛点。

离婳的防御再如何了得,两人的修为毕竟差距甚远,不免被鞭子抽到几下。所到之处,衣衫必破,露出里面红肿的皮肤。

“不打了,不打了。”离婳率先停下,站在原处一动不动:“总得告诉我原因吧?”

原本冲她痛点去的鞭子,在空中蜿蜒成蛇,准备一击致命,听到离婳投降的话,调转蛇头,重回红檀手中。

“招财酒楼新规矩:厨房重地,眼看嘴勿动。”

“什么时候定的?”

“从这个酒楼客似云来开始。”红檀下巴轻抬,斜睨着她。

“我是这个酒楼的掌柜,我才是规矩。”离婳可不干了,短短半个月,她的酒楼,吃碟兔头而已,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吗?明天她吃一箩筐的兔头,气死她。

“也不是不可以,食材自备。”

“这个,有剩的留给我就行。”离婳认怂,如今的好生意可是妖界的妖兽带来的,开玩笑食材自备,顾客吃上那么几次,就能分辨出不同,到时人跑了怎么办。

当然她可以亲自去妖界逮妖兽,可她分辨不出哪些是修行无望的,万一抓错了,岂不是乱造杀孽?为长长久久,源源不断的银子,这点小事有什么忍不了的。

“红檀姐,有人来闹事。”苟千彤焦急的跑来后院逮人,拉着红檀就往大堂赶。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