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 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
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 春满京华 我们生活在南京
首页 > 资讯

第七十五章喵,你好啊

发布时间:2022-09-23 17:48:37

“滋事,这是当我这没人了?”离婳先他们一步,赶赴大堂。“把你们这掌柜叫来,谁是掌柜?”门口一个肥头大耳的富家少爷,身后带着一群家丁装扮的仆从,站在大堂正中间口出狂言。家丁时不时掀倒一张桌子,将用餐的客人赶跑,嘴里骂骂咧咧:“赶快滚,惹我们家公子不“把你们这掌柜叫来,谁是掌柜?”门口一个肥头大耳的富家少爷,身后带着一群家丁打扮的仆从,站在大堂正中间叫嚣。。

>>>《只是只狸花猫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七十五章喵,你好啊》精选

推荐书目: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

“闹事,这是当我这没人了?”离婳先他们一步,赶往大堂。

“把你们这掌柜叫来,谁是掌柜?”门口一个肥头大耳的富家少爷,身后带着一群家丁打扮的仆从,站在大堂正中间叫嚣。

家丁不时掀翻一张桌子,将就餐的客人赶走,嘴里骂骂咧咧:“赶紧滚,惹我们家公子不高兴,出门小心点。”

一时间尖叫声,吵闹声充斥着整个大堂,原本就餐的客人,顾不上好不容易排队抢到的美味,抱头往门外跑,生怕跑慢了一步,下场就像四分五裂的碗碟一样惨。

“小二,暗雀,保护客人离开。”还不等离婳开口,红檀驾轻就熟的安排起来。

众人在她的安排下,井井有条疏散堵在门口的人群。

“各位,各位,今天所有在场消费的,我们东家给你们免单,实在对不住,等小店处理完这摊子事,再给来的诸位,送上酒水一壶。”小二站在门口,冲每一个离开的客人鞠躬道歉,还不时从小壶捧着的托盘里拿单块包装的糕点,送给离开的客人。

客人眼里虽有不满,但也明白不是酒楼的原因,也只能认栽了,走之前,还不忘狠狠瞪一眼那个富家少爷。

被喧宾夺主的离婳,也不着急,倚在大堂的柱子上,一脸兴味的看着那个公子,在她看来,红檀出马,这公子不掉层皮,是出不了招财酒楼的。

“你就是掌柜的?”富家公子斜睨着打量站在眼前的女子,向前走了几步,腰间佩戴的环佩叮当作响,配着那个一步三颤的肚子,说不出的违和感。

“王爷,不下去劝一下吗?这是太师家的公子。”小一站在修泽身旁,指着那个福头大耳的男人。

“劝什么?”修泽放下窗,转身回桌上,坐下:“各位大人,继续吃,继续喝。”

“是是是。”拘谨坐着的众人,忙拿起筷子,象征性的夹了几筷子。

最近风靡翼都的招财酒楼,他们派人来定位置,那可都排在几日后。如今,从未宴过客的翼王,将宴席摆在此处,诸位对招财酒楼神往的大人们怎么会不来呢。

“太师,怎么不用膳?”修泽夹了一筷子菜,吃完后,抬头就见白着一张脸的太师,询问道。

“王爷,下官…下官忽然想起,家中有事,要先行一步。”太师伸手擦了擦额角,虽是期待已久的菜品,但在听到自家逆子的声音后,还有什么心思吃?

“不若吃完这一餐。”修泽示意他动筷:“这里也是我费了一番功夫才订到的,今天不吃够本,倒是可惜了。”

“呵呵呵,王爷说笑了。”太师又擦了擦脸,才拿起筷子,不知道此时下去给儿子一巴掌,能不能让此事平息?

“你有什么话,可以跟我说。”红檀打了个眼势见离婳不接茬,继续道:“可是小店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?”

“不对的地方。”太师公子绿豆大小的眼睛,里面闪着精光:“爷我想要你家的厨师和菜谱,这两样东西给了爷,爷就走,不然…”

身后跟着的家丁们将酒楼里但凡还立着的桌椅都推到在地,一时间木头撞击地面的碎裂声四起。

“怎么样?给不给。”太师公子一脚踩在断了的木头上。

“给,怎么不给?”红檀笑意盈盈开口:“暗雀,算出来了吗?”

“一共一百零三两五文。”暗雀手中算盘啪啪作响,最后一下碰撞声后,报出了一个数字。

“这样,抹个零头,取整,就一百两吧。”红檀红唇微启,伸出麦色光洁的手:“现银还是银票?”

太师公子此时哪不知道自己被戏耍了,涨红了脸,手哆哆嗦嗦指着面前的人:“敬酒不吃吃罚酒,来人,给我把这个店…”

不等他说出砸字,一具同样胖,但迈着矫健步伐的身体,从楼上飞奔而下冲到太师公子面前,扬起手,狠狠的打向他的脸。

被打的脸上瞬间起了五个红手印的太师公子,晃了晃昏昏沉沉的脑袋就喊:“给我杀了…爹…爹…”

结巴的太师公子将头埋进脖子:“爹…你…怎么来了?”

“回家。”太师手一扯儿子的耳朵,就往门外走,临走前还不忘道歉:“掌柜的,抱歉,今天所有的损失,我全包了,另外再送上一匣子玉瓶作为赔礼,犬子我定带回去严加管教。”

说完,扯着咋咋呼呼的儿子就走,简直是把他的老脸都丢尽了,今天一口也没吃,往后,看来也吃不了了。

这不起眼的酒楼,原来翼王也有份,他也应该告老还乡了,趁翼王还没清算之前。

“这就没了?”离婳直起身:“我还以为要打一架呢?”

“还怎么打啊?权势动人心啊。”红檀感叹一句,冲楼上微微点头:“该收的收,该干嘛干嘛,别在这杵着。”

“修泽,你来了。”离婳朝红檀打招呼的方向抬头,就见修泽站在楼梯口,脸上含笑:“好久不见,难怪说要送我玉瓶呢,这是你们在谈事?”

说着指向那个人影一闪而逝的房间:“谈的怎么样?”

“很好,饭菜也很美味。”修泽笑着下楼,伸手拍了拍离婳的头,如同她还是猫时一样。

“婳儿。”苟千彤见两人亲密的样子,忙唤了一句。

不料才说了两个字,就被堵住嘴,一只麦色的手臂扼住他的喉咙就往后院走:“千彤啊,姐姐给你句忠告,还是恢复女儿身吧,男儿身不适合你。”

“呜呜呜。”苟千彤双手双脚挥舞,奈何差了五阶的实力,即使红檀如今妖力不足,也不是他一只小小蛟龙妖可以挣脱的。

“今天怎么有空来?”

“皇命在身,最近各地上报,异常伤人害人事件上升,手上没人手,在物色人手。”修泽毫不隐瞒回答。

“你们终于受不了了缘,让他退位让贤了?”

“国师离开翼都走访去了。”

离婳点头表示了解,毕竟翼国属于皇室的奇能异士力量,也就了缘了,虽然他没啥大本事,但稍加打探的能力还是有的,看来这国师之位顺利保住了。

“阿嚏。”了缘坐在火堆旁,烤着身上湿透的衣服,不停打喷嚏。

“师傅,怎么样?您可千万不能病了?”小沙弥眼里的泪水要掉不掉,都怪他,着了道,师傅为了救他,被那团东西撞进池塘。

“无妨,阿嚏,如今这里事已查明,衣服干了就进京禀报吧,为师无能啊。”半个多月未见的了缘,此时脸上满是寂寥,他是果真不适合在国师的位子上吗?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