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 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
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 春满京华 我们生活在南京
首页 > 资讯

第七十七章喵,救谁啊

发布时间:2022-09-23 17:48:37

“救谁啊?”离婳一把追上紧搂住她身体的苟千彤,双目圆睁,吐词非常清晰,只酡红的脸颊,泄漏了极其。“阿弥陀佛。”小沙弥被突然伸出手衣衫的白皙手臂吓得后转身:“佛祖保佑我,弟子没看见了,阿弥陀佛。”“救谁啊?”声音在小沙弥耳边,低声再次询问。“婳儿,婳儿。”苟“阿弥陀佛。”小沙弥被突然伸出衣衫的白皙手臂吓得转身:“佛祖保佑,弟子没看见,阿弥陀佛。”。

>>>《只是只狸花猫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七十七章喵,救谁啊》精选

推荐书目: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

“救谁啊?”离婳一把甩开紧抱住她身体的苟千彤,双目圆睁,吐字清晰,只酡红的脸颊,泄露了异常。

“阿弥陀佛。”小沙弥被突然伸出衣衫的白皙手臂吓得转身:“佛祖保佑,弟子没看见,阿弥陀佛。”

“救谁啊?”声音在小沙弥耳边,轻声询问。

“婳儿,婳儿。”苟千彤忙跑了两步,将露出肩膀的人重新包裹起来,就这么折腾两下,额上已见汗珠。

小沙弥抖了两抖,往前几步,躲开吹着耳朵的热源,方才结结巴巴的道:“离…离…姑娘,师傅…病…重,可否扰烦您…您…嗝…去看一眼。”

“那个死秃驴啊,今晚是月圆之夜,阴气最旺,等明天又能恢复要死不活的模样了。”离婳不在意的摆摆手:“那冥界使者有求于死秃驴,放心死不了。”

张三摸完鼻子后扶额,虽然在他心里,那没什么本事的国师等同于死秃驴,但不能这样大咧咧的叫出来,好歹是国师啊,离姑娘果然醉的不轻,基本的教养都消失不见了。

“可是…可是…”小沙弥急忙转身,眼里的泪水滚落:“可是师傅快不行了,呜呜呜,离姑娘…嗝…您救救…嗝…师傅吧。”

小沙弥顾不上转头会看见不雅的画面,眼睛盯着离婳,淌出的眼泪将胸前的衣衫打湿,不停抽泣,那模样看着好不可怜。

“算了,算了,看在人界幼崽的份上,我就勉为其难去看看吧。”

幸福来的太突然,小沙弥连忙擦干泪水,小脸扯出一抹笑:“谢谢离姑娘。”

“还不带路,小心我反悔。”

……

“这边,这边。”小沙弥在前带路,不是之前的院子,而是一座庙。

庄严肃穆的庙里,正中间是嘴角微微扬起,面带慈和的如来佛祖,半睁半闭的眼里透露普度众生的祥和之气。

而两侧则是如来座下的十八罗汉,形态各异,或慈眉,或怒目,或祥和,或凶恶。

但所有佛家之神他们的目光此时都聚焦在盘腿坐在蒲团上,脸上黑云密布的了缘身上。

“呦,这是离死不远了?哪位冥界使者?饥不择食到要夺一个和尚的修为,也不怕有损阴德。”

离婳话一落,原本盘旋在了缘脸上的那团乌云缓缓上升,在半空中凝聚成一个青面,脸上两坨鲜红,嘴里露出两寸长的尖牙,手握一柄钢叉的人界的鬼差形象。

“鬼啊。”小沙弥惊恐大叫一声,一个屁股蹲摔倒在地,腿间有尿流出,颤抖的双脚往后蹬,试图离那个黑影远一点。现在他把头上的戒疤磨平,还俗还来得及吗?

“行了,别吓人了,孩子都被你吓尿了。”离婳淡淡看了一眼,吐槽:“真的伤眼睛。”

原本还在做鬼脸吓小沙弥的冥界使者听后,手在脸上揉搓片刻,变成了一个正常人的模样,虽然脸色白了点,嘴唇紫了点,倒也还算能看。

“说吧,不惜耗费本源,附在一个和尚身上,有什么图谋?”

“图谋算不上,有事相求?”

“你这求人的手法有些特殊啊。”离婳手指轻点幽冥使者侵入了缘丹田的举动,要知道人界修行之人没有识海,仙骨,妖丹等方便炼化灵气的构造。丹田对修行之人而言,就是重中之重,伤了丹田,轻则丢修为,重则要命。

这得是多大的仇怨,才侵入丹田求人办事?说出来,她是不信的。

幽冥使者青白的脸上浮现一丝尴尬,叹口气: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这和尚听不到我说话?”

说着无辜的冲离婳笑。

“你别笑,我怕小和尚晚上做噩梦。”离婳赶紧抬手阻止挂在脸上的那抹狞笑,今天她明白了一个词:笑的比哭还难看。

“你能先从这秃驴身上出来吗?再被你附上几天,秃驴那么多年的修为就算完了。”虽然她乐意看了缘再被折腾一阵,但修泽最近缺人用,在没找到后补之前,了缘可得继续发光发热。好歹修泽也占了酒楼的股份,作为酒楼的大掌柜,还是要时刻关注股东的利益的。

“我出不来。”幽冥使者青白的脸,肉眼可见的抽搐了下,有些尴尬道:“我不知道怎么出来?”

话说回来他进和尚的身体,也是无奈之举。当时在向阳镇的时候,发现原本应该属于他职责范围里,送往冥界的魂魄,在眼前突然消失。一次是偶然,两次是巧合,三次四次那就是刻意了。

追寻消失魂魄的气息,一路跟到了一处民宅外,冲天的阴气,已近乎化为实质,虽然他已经死了几百年,但现在好歹能四处逛逛,偶尔感受一下热闹,闻闻味道,为了能长长久久几千几万年的‘活着’,他决定观望后再做打算。

正当他下不了决心,是冲进去还是回冥界搬救兵?冲进去,不魂飞魄散也伤重。不冲进去,回冥界报了这事,一个渎职之罪是少不了的。

了缘铮亮的光头出现在眼前,并且观他的行进路线是眼前的那座民宅。

要知道和尚修的是佛道,是那些阴邪之气的克星。有了和尚的加入,他觉得这一次,说不定能立个大功。

正当他信心满满,将衣服上的褶皱磨平准备自我介绍,实现双方共赢之时。

了缘面色凝重,目不斜视的从他身上穿过。

“难怪师傅说这邪风起的不详。”小沙弥已经把裤子脱了,盘腿坐在蒲团上,长长的下摆,盖住光溜溜的屁股,回忆冥界使者说的那一天:“可明明那天没看见你啊?”

“小和尚,你要不要换个人拜师?瞧,我身边就有一位捉妖师,功力了得。”离婳手指向身后跟着的张三,热情介绍。趁孩子年龄还小,换个师傅还能救救,继续跟着了缘,下一代的国师,仍是实力堪忧呐。

“小师傅,冥界之人可幻化实体,也可虚形。像修到我这样的,凭感觉能判断阴气的强弱,可开法眼。”言下之意,你家师傅修为不到家,连这个都不会分辨。

小沙弥被臊的脸蛋通红,张了张嘴,又闭上,技不如人,没什么好狡辩的。这是师傅惯常说的,可如今他却品出了另一番味道,潜藏的意思是不是:能苟就苟着。

“无法,我只能动用判官笔,借助上面的幽冥之气,进到和尚体内。”说到这冥界使者的声音有些哀怨,原本是想借和尚的身体,隔绝他的幽冥气息,以免打草惊蛇,虽说会损自身阴气,但为了大功,也顾不上这些了。

没想到,这和尚进去,只是绕了一圈,拿着一枚铜镜,频频点头,什么也没发现,就这么出来了。

等他气急败坏准备趁夜,阴气大盛之时,从他体内出来,不想却有一根无形的绳索,将他拉了回去。

“就是你突然出现,师傅为了救我,被你撞到了池塘里,才生病,然后一病不起的。”小沙弥终于找到罪魁祸首,指着冥界使者大吼,眼泪止不住往下流,他不知道除了哭,师傅教他的东西,好像没一样可以克这个看起来很强大的幽冥使者。小小的脑袋,思考离婳说的,拜张三为师,为师傅报一撞之仇的可能性。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