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 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
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 春满京华 我们生活在南京
首页 > 资讯

第七十六章喵,救命啊

发布时间:2022-09-23 17:48:37

“喵。”离婳躺在屋檐上,蜷着身体,企图保全阳光赐于她的温暖:“好无聊的啊。”不因为月圆时之夜变回猫吗?怎么提前了?时间也不对,怎么大夜间就变回家去了?哎,愈发无法分析预测了,么招财进宝树妖的法力完全失效了?只可惜进不去识海。“因为说,你的姐姐是它,它是不应该月圆之夜变回猫吗?怎么提早了?时间也不对,怎么大白天就变回去了?哎,越发难以预测了,难道招财树妖的法力失效了?可惜进不去识海。。

>>>《只是只狸花猫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七十六章喵,救命啊》精选

推荐书目:穿越全能网红 轮回大劫主 妙膳小王妃(上) 未来之一起来捉妖 太虚化龙篇 封神第一帝 诸天次元大乱斗 鉴宝金瞳 虫海围城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

“喵。”离婳躺在屋檐上,蜷缩着身体,试图保住阳光赐予她的温暖:“好无聊啊。”

不应该月圆之夜变回猫吗?怎么提早了?时间也不对,怎么大白天就变回去了?哎,越发难以预测了,难道招财树妖的法力失效了?可惜进不去识海。

“所以说,你的姐姐就是它,它就是离婳。”此时坐在院中的余悦抬头看着屋檐上那只熟悉的猫,虽说,她完整的‘参观’了,一个人如何变成猫的全过程。但不代表她就接受了。

“是的,余悦姐姐。”司徒琪手撑下巴,脸上一幅生无可恋的表情,这是他今天第一百零一次回答相同的话,还要几次,才能让余悦姐姐,认清事实。

“那你爹娘没有怀疑吗?”人变猫,那么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,大公主就不起疑?

“我没说,不过就算他们知道了,也不会像你一样。”司徒琪说着一脸嫌弃的看着她,如此的不经事。

余悦一时被噎住,停了几息方才继续问:“为什么我能听得懂它说话?不会从此以后我就会兽语了吧?”这样一想也是件了不得的事情。

“不能,只能听懂姐姐的话。”短短的一句话戳破了她的幻想。

“哎。”

“哎。”

两声叹息,双双将头枕在石桌上,面朝那只惬意躺在屋檐上晒太阳的猫。他们才听了一半的发生在仙界跌宕起伏的故事没有了。

因为离婳说:“今天别打扰我,我可不想满堂的顾客,听到一声声的猫叫声,弃桌而逃。”

“喵。”离婳将已经晒热的面翻过去,换了个面继续晒“已入中秋,深秋就不远了,这么好的太阳不多了。”

“哎。”

“哎。”

中秋之夜意味着要参加宫里的晚宴,一个是大公主和大将军的儿子,一个是一州知府的女儿,这晚宴是非参加不可的,除非重病卧床,或者不在人世。

可一想到晚宴上那些人前一面人后一面的嘴脸,以及凉透了的可以和难吃挂钩的御膳,抵触的感觉从心里升起。在酒楼这么呆着晒太阳,也不失为一种享受。

“喵。”离婳突从屋檐起身,背拱起,身上毛发根根竖起,眼睛盯着城门的方向:“有情况。”

说着几个纵跃消失在屋顶,只留下一句话:“让张三来找我。”

“师傅,师傅,你睁开眼,到翼都了,到了,呜呜呜。”小沙弥吃力的推着木头车前进,一入城门就出示国师令,在门口守卫士兵的帮助下,才松开手,哭哭啼啼继续往前走:“师傅,呜呜,师傅,不要丢下我。”

“什么情况?”张三站在离婳身后,顺着她看的方向,就见脸色暗淡的国师,昏迷在一个简易木头车上,身上丝丝阴气不住往外冒。

要知道,国师修的是佛法,专克属于冥界的阴邪之物,在他的身上看到阴气,实属奇怪。

“我去驱了它?”张三提剑就想上前。

“喵。”离婳爪子勾住他的裤脚,摇头“再看看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张三疑惑询问,被阴气沾染,越早驱除,越利于恢复。

“喵。”猫脸上有着凝重:“事情不对,如果我没猜错,了缘身上不是简单的阴气那么简单,没看错的话,应该是独属于冥界使者的阴气。”

“冥界使者?”张三失声大喊:“你确定?”

冥界的划分,跟其它几界的划分类似,但为了平衡冥界的势力,除了总管的阎王以外,还有各自为政的十大冥王。

而冥界使者就是十大冥王的使者,是十大冥王指派去各界勾取魂魄的使者。他不去勾取魂魄,在国师身上干什么?

难怪国师的佛法对他无效,只因为冥界使者的阴气不是区区凡人可以对抗的。

“了缘挺惨的。”张三眼睛跟随了缘的方向,由衷发出感叹,简单的调查工作,硬是赌上了性命,出门没看黄历啊。

“喵。”离婳转头,已没一开始的紧迫感:“走,回去,晚上中秋节,好好吃一顿。”

“哦,什么?哦。”张三果断跟在离婳身后离开,看都不看一眼脸色越加灰暗的了缘,这也是他和红檀过的第一个中秋节,不能被一个和尚搅局了,反正一时半会死不了。

可怜的了缘,没有知觉的一路招摇过市回了国师府。

“老大,说一句,说一句。”小壶提着酒壶给众人倒满酒,一脸期待看着蹲坐在位置上的猫,这可是他在人界过的第一个中秋节,心里的激动那是怎么也掩盖不住。

“喵。”离婳勉为其难的跃上椅背,端端正正蹲在上面,清了清嗓子:“期待往后的每个中秋节,我们这一行人都能团团圆圆的坐在这,共赏明月。”

说完抬头望向那一轮皎洁的明月,心中豪情万丈,她也是有钱,有闲,有小弟的人了,猫生也算完整了。

等着众人鼓掌的离婳,只听见一阵简短的掌声,低头一看,除了张三外的其他人都一脸茫然的看着她。

丢脸丢大了,这一行人里,只有张三经历过她变身的瞬间,其他人听不懂她的话。红檀和苟千彤虽为妖族,也是动物化身,奈何他们派系不同。他们是妖,她是仙,兽语不共同啊。

“喵。”离婳摇摇尾巴,跳回椅子上,叼起酒杯,一口下肚:“吃好,喝好。”

“好,掌柜说的好。”短暂的沉默过后,小二带头鼓起掌:“动筷,动筷。”

不愧是修泽调教出来的人,这临场反应能力也是绝了,没说到重点,但又好像句句踩在点子上,得给他涨工钱,现在她也是不缺钱的人了。离婳的胡子往上翘,只觉得眼前的那个笑开花的小二,脸上真的开了花,摇晃脑袋试图看清楚到底开的是什么花?

“咚。”头重重敲在桌上,从椅子上滚下,忘了她不能喝酒,一滴就倒。

“闭眼睛,闭眼睛。”苟千彤率先跳脚,猛的起身,带倒桌上丰盛的食物,匆忙脱下外衫,盖在离婳身上。

“走走走,赶紧走,一群臭男人围在这干嘛?”红檀暴躁大吼,还不忘狠狠瞪张三一眼,她算是知道,为什么这么一群人里,只有张三听得懂,敢情看过了。

院子里兵荒马乱,被骂臭男人的一行人,还不清楚发生什么,就被一个力道推的向墙撞去,唯一知情的张三,摸摸被撞的鼻子,思考晚上上红檀床的可能性。

“救命啊,离姑娘在…不…”匆忙赶来的小沙弥还没进院子就大喊,进院看到这兵荒马乱的一幕,以及两道想要把他扒皮抽筋的眼神,缩了缩肩,忘了来这里的目的。谁能救救他?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