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 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
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 春满京华 我们生活在南京
首页 > 资讯

第七十一章喵,夺仙骨

发布时间:2022-09-23 17:48:36

“呜哇呜哇。”离婳被撕心裂肺般的痛唤起,哭声先眼睛一步觉醒。此时的她他不在师傅的怀抱,不是在坚硬无比的地上,【赤】【裸】着身体躺在地上。冰冷的地面激的她打了一个寒颤,还20-300她体会刺骨冷意,又一阵痛疼席卷而来,似要将她的心肺掏出般。离婳艰难旋转头,试此时的她不在师傅的怀抱,而是在坚硬的地上,【赤】【裸】着身体躺在地上。冰冷的地面激的她打了一个寒颤,还不等她感受刺骨冷意,又一阵疼痛袭来,似要将她的心肺掏出来般。。

>>>《只是只狸花猫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七十一章喵,夺仙骨》精选

推荐书目:穿越全能网红 轮回大劫主 妙膳小王妃(上) 未来之一起来捉妖 太虚化龙篇 封神第一帝 诸天次元大乱斗 鉴宝金瞳 虫海围城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

“呜哇呜哇。”离婳被撕心裂肺般的痛唤醒,哭声先眼睛一步觉醒。

此时的她不在师傅的怀抱,而是在坚硬的地上,【赤】【裸】着身体躺在地上。冰冷的地面激的她打了一个寒颤,还不等她感受刺骨冷意,又一阵疼痛袭来,似要将她的心肺掏出来般。

离婳艰难转动头,试图寻找师傅的踪迹,小时候的她真的这样多灾多难吗?三番两次被这样对待?

离晚晚坐在阵外,手中掐诀,眼睛紧盯阵中的那个孩子,额上不时有点点汗珠滚落。

“师傅,你在干什么师傅?”小手使劲抓着地面,试图往阵外爬,可奈何年龄太小,怎么扒拉地她都翻不了身,更何况是爬了。

小腿不停蹬着地面,试图一点点靠近法阵边缘,似乎这样她就可以脱离让她痛苦的源头。

侵入四肢百骸的痛仍在继续,拉扯着内脏,她多想此时就晕过去,不去看阵外那个冷眼看着她的人,这个人不是她的师傅,而是一个恶魔。

呜哇呜哇的哭声不绝,那是她在数美食,试图减轻身上的痛,虽然没有效果,而且她还饿了。

昏昏沉沉,她觉得自己累了,感叹年龄小禁不起折腾,也感叹自己的命苦,原来在没有记忆的婴儿时期,她是被这样对待的吗?

感觉身体轻飘飘的,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抽出。昏昏欲睡的眼睛,在瞄见那条透明的仙骨时,瞬间睁大。

难道师傅也要剔除她的仙骨?那为何不让大长老动手?反而让她再痛一次?

“婳儿。”阵外的离晚晚额上的汗已经蜿蜒成小溪,胸前的衣服也被打湿:“这是最后一次了,你再忍忍。”

语毕,一道黄色的光,从手心跃出,直冲阵中而来,精准的打在仙骨上,一半连着离婳的仙骨,在光到达的瞬间,明显激灵了一下,然后又缓缓进入体内。

折磨她的所有疼痛,在仙骨归位的刹那消失不见。而困着她的阵法,也碎裂开来。

离婳感到了进到这具身体后,前所未有的轻松,似乎整个人脱胎换骨了,可她需要一个解释。

“婳儿。”离晚晚将【赤】【裸】的离婳小心翼翼用襁褓裹起,怜惜的将她抱在怀里,语气温柔:“师傅希望你知道,现在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以后的安全。你生来是灭天星,世人叫嚣着想要将你除掉,焉不知是垂涎你的仙骨。师傅已为你…除非仙门想毁约,否则,你的仙骨没有人能拿走。”

小手虚弱的抬起,试图去够离晚晚哀伤的脸,可惜终归滑落,这么一折腾,她实在是太累了。

“哈哈哈,居然是灭天星,真是连老天都眷顾我。”孟子义声音尖锐,似想大声宣告他的喜悦,又怕被人知道。出口的声音变了一个调。

“如此,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。”殉法戒尺的蓝光越加强,层层蓝光,激发阵法发挥出最强的效果。

“孟子义拿命来。”苍老却深沉的低喝,伴着数以千计的符纸,铺天盖地朝孟子义飞去。

不消一息孟子义就被符纸所包围,伴着一声:“爆。”

符纸爆裂开来,点点火花不断从爆开的符纸上出现,上千张符纸,瞬间变成了一片火海,将中间的孟子义团团困住。

预期中的尖嚷大叫并没有出现,摊主眼中的笃定,化为了凝重,嘴上嘀咕:“这是要完啊。”

“仙女,仙女。”摊主扯开喉咙大喊:“仙女,你醒醒,快救救老朽啊。”

“糟老头,你是活腻了。”孟子义一声怒喝,身上熊熊烈火瞬间熄灭:“居然拿对付妖兽的符纸,对付我,是小看我了?还是看不起我?”

他手一挥,一道蓝光紧紧将摊主束缚住,捆得他眼珠向外凸出,红丝乍现。

“你…你会受到惩罚的。”摊主脖子青筋毕现,手试图扒拉那道有碍呼吸的束缚,可惜怎么也摸不到。

“惩罚,你吗?哈哈哈哈…”孟子义仰天大笑,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。

“我…”娇憨的声音插进两人的对话,声音满是不奈。

孟子义急忙回头,原本困在阵上的碧玉,直冲他的背心,他急忙转身,避开这一击,被困住的摊主,失去了束缚,直直落地。

“咳咳咳,仙女,你真的醒了,咳咳咳,我以为我要死了。”摊主手撑地,不停咳嗽,脸上露出劫后逢生的表情。

“死不了,我还有事要问你。”离婳手中白玉剑一挥,原本牢不可破的阵法,此时不堪一击,碎裂开来。

“怎么可能?”孟子义退后一步,不可思议的看向一脚踏出阵法的离婳:“这是长老教我的,他…他不会骗我的。”

短时间的一喜一悲,刺激的他语无伦次:“你…你到底怎么做到的?”

离婳不语,只是缓缓上前几步,挡在摊主身前,手一抬,碧玉重回手中:“要不,你下去问问?”

说着一道绿色的剑气带着凌厉的风朝孟子义去。

眼看要被打中,孟子义脚下轻动,一块盾牌出现在面前,偏了下身,剑气打在盾牌边缘,擦着他的脸,击中墙。

“轰”墙倒地,孟子义的脸上多了一道血痕。

“说,到底劫了多少人?”离婳手中碧玉直指孟子义:“一一回答,我保证你死的会舒坦一些。”

原本以为一睁开眼就能见到师傅,不想还没睁眼就听见了孟子义难听的笑声。打扰她和师傅短暂的相聚,她恨不得将孟子义的嘴撕了。

想到这,手一挥,又一道剑气直冲盾牌去,还不等孟子义做抵挡的准备,盾牌一分为二碎裂开来,残余的剑气,直直打向他的嘴巴。

“你…”孟子义捂住变成四瓣的嘴,血顺着指缝流下,出口的声音,漏气,不仔细听,还听不清说什么。

“你…你杀了我,等着长老取你命,我已经传讯,告知他你是灭天星。”漏风的嘴,呼哧呼哧往外蹦字。

“噗。”摊主捂住出口的笑声,收获离婳的瞪视,紧闭嘴。

“你是说这个吗?”离婳拿出一只绿色的传讯纸鹤,当着孟子义的面,将他收入袖中:

“你不说,我还愁找不到幕后的人,既然你大方的提供了,对你说声谢谢!”

说着手一挥,碧玉剑气出,将一脸错愕的孟子义穿成了刺猬,血顺着血洞流出,孟子义低头,不可置信看了眼身体:“你…我…”。两个字后他往后倒去,没了生息。

“果然,这种以一打十毫无压力。”离婳将碧玉一收,淡笑看着狼藉的房间。

“喂,老头,你到底是谁?”正当摊主为她干净利落的手法,啧啧称奇之时,忽闻少女的问话。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