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 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
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 春满京华 我们生活在南京
首页 > 资讯

第八十章喵,不想救

发布时间:2022-09-23 17:48:38

“也不是,是你徒弟救的。”离婳指指躺在地上,光滑滑着屁股的小沙弥:“谢谢您你徒弟吧。”了缘强力支撑着坐起,手捂隐隐作疼的丹田:“谢谢您你,离姑娘。”他家徒弟什么资质他很清楚,跟了他有几年了,才摸到修佛的门槛,资质不佳。但胜在心性纯良,对他这个师傅的话,更了缘支撑着坐起,手捂隐隐作痛的丹田:“谢谢你,离姑娘。”。

>>>《只是只狸花猫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八十章喵,不想救》精选

推荐书目:穿越全能网红 轮回大劫主 妙膳小王妃(上) 未来之一起来捉妖 太虚化龙篇 封神第一帝 诸天次元大乱斗 鉴宝金瞳 虫海围城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

“不是,是你徒弟救的。”离婳指着躺在地上,光溜着屁股的小沙弥:“谢谢你徒弟吧。”

了缘支撑着坐起,手捂隐隐作痛的丹田:“谢谢你,离姑娘。”

他家徒弟什么资质他清楚,跟了他有几年了,才摸到修行的门槛,资质不佳。但胜在心性纯良,对他这个师傅的话,更是说一不二,照搬照做,不懂变通。

说光着屁股的徒弟救的他,不如说是徒弟去了招财酒楼,搬救兵了。

“没想救你,只是顺手而已。”离婳摆了摆手,手捂嘴巴,打了个哈切:“困了,小和尚交给你,张三走了,不然红檀非拿刀砍了我。”

“国师,保重。”张三也毫不迟疑的跟在离婳身后离开。开玩笑刚才经过那么一遭,红檀是什么都知道了。现在他又跟着离婳出门,回去还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呢?

论起武力,一个半张三都不是红檀的对手。为了晚上有温暖的房间可以容身,趁离中秋结束还有一个时辰,赶紧回去解释才是上上策。

看着一骑绝尘而去的张三,离婳脚尖一点跳上屋檐,沿着屋脊慢慢往招财酒楼的方向逛。

有多久没用人形看圆月了?月圆之夜,只顾着忍受疼痛,变回人形以后瘫在一旁,静静等待疼痛过去,也就天亮了。

如硕大的银盘般,不停向大地洒银辉,试图让生灵能够充分吸收它月阴之气的明月,正端端正正的挂在天上。

如霜般的银辉照亮离婳走过的每一步,就像调皮的孩子,在她的脚边打转。

“还要跟多久?”离婳低头一步一个脚印踩着屋脊,突然出口询问。

“看你什么时候停下?”修泽一个跳跃,飞上屋顶,跟随在她身后:“怎么不回去?”

离婳静默不语,抬头望向那轮明月,席地坐下,原本酡红的脸蛋,此时已经消了大半,闭起眼睛,感受突如其来的那阵风。

修泽见状,也不询问,学她的样子,闭眼,仍由风吹起他的衣角,拂过每一寸露在外面的皮肤。感受从未有过的静谧与宁静。

“修泽。”离婳幽幽出口:“总感觉人界要出大事。”

虽然此次来人界的时间不长,但刻在骨子里一般,她对人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。是眷恋?是呵护?还是其它情结?

正因为对人界的感情特殊,这几个月下来,她明显感觉到,人界的气在变。那一种独属于人界的那份烟火之气,在被其它的气一点点侵入。

妖魔冥轮番上阵,表面看起来只是简单的单一事件,可整合在一起,却透露出异常。

“嗯。”修泽学离婳仰身躺在屋脊上:“有一部分是修沄在捣鬼,虽然不知道他具体要干什么?但总归不是好事。”

而且为了保险起见,他们已经向其它几国,发出警示,希望他们也能重视起来。不然单单以翼国的力量,恐怕…

离婳点头,她不能插手人界的国政,这是仙界规矩,每个山门刻在第一条的规矩。既然他们有防备,那最好不过了。

“修泽,我现在可有钱了。”离婳说着拿出一张五十两的银票,递给修泽:“喏,给你。连本带利五十两。放心,说好在招财酒楼的三成股份不变,年底的分红少不了。”

“那我可要收好了。”修泽含笑接过,放在衣襟里,开玩笑道:“我可得好好收藏,这是离大掌柜给的第一份银票。”

“哈哈哈。”离婳拍手赞成:“能从我手里扣出钱,也就那么几个人,你是得好好保管。”

“修泽,我累了。”说着,一直哈哈哈大笑的离婳,头一歪,眼一闭,平缓的呼吸声传出。

“这是真睡着了?”修泽失笑,看着脸上酡红已完全褪去的离婳,眼角含笑。方才去招财找人,出来前就被暗雀提醒:掌柜好像醉了。

如今这是酒劲过去,撑不住睡着了,难怪比平日多了几分感伤。居然追着月辉跑,要知道平时,事了结,她肯定第一时间飞奔回去,大吃大喝一番,以作补偿。

“主子,我来吧。”暗鸦伸手想接住离婳,被小一猛地一拉,往后退了两步。

“难怪主子当时让小二代你去跟着离姑娘。”小一点着暗鸦的头,颇有种孺子不可教的味道。

“可是男女授受不清。”暗鸦很是着急,他家王爷还没娶王妃,让人看见了,以后谁敢嫁他。

“你不是男的?”小一重重点他的额头,他敢保证,即使暗鸦将自己骟了。要想从主子手里抱过离姑娘,那也是不可能的。

可怜的暗鸦愣在当场,仔细回想小一的话,总觉得他话里有话,又觉得他没说错。

中秋节,风吹过,带来的凉意,让体温渐渐上升的修泽,觉得凉快了几分。但怀中姑娘被风带着的馨香,吹入鼻中。一股远胜之前的燥热,从内而外往外散发。

紧贴着修泽胸膛的头发,已被热度熏得湿成一缕一缕,贴着离婳的脸。怀中的姑娘不耐的在修泽的胸膛蹭了蹭,试图将粘着脸的头发蹭落。

修泽脸带苦笑,将怀里的姑娘,往上托了一托。终于离婳不再蹭,依偎在胸口,再次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“一队。”暗鸦轻拍小一的肩膀:“主子呼吸急促,步伐不稳,我现在可不可以上去接手了?”

小一一把捂住暗鸦的嘴,放低声音:“你还想接手?活太久了是吗?”

“可主子好像抱不动了。”暗鸦声音里满是委屈,身为原暗卫,现在的护卫,为主子分担不是应尽的责任吗?

“不,主子抱的动。”小一一字一顿的出口,末了还微微提高声音:“只要你闭嘴。”

抱着离婳的修泽,手臂不受控制的颤了两颤,思考以后不带护卫去见离婳的可能性,太考验他良好的修养了。是不是平时太惯着他们,离他才三米远,聋子都能听到他们讨论什么。

“婳儿回来了。”来回在招财酒楼前踱步的苟千彤惊喜喊了一句。

上前几步,一个旋身,从修泽手里抱过离婳,礼貌的冲三人道:“谢谢你们送婳儿回来,我正想出去找,进来歇歇脚?”

“不了,有劳苟姑娘。”修泽含笑,手背在身后,冲他颔首:“如此,我们先告辞,离婳就交给你了。”

说完,不等苟千彤叫嚣,转头就走。

“我…我…”苟千彤瞪着离去的背影,准备放狠话,怀中的姑娘不耐的动了两下,未出口的话消声,狠狠的跺了下脚,就往里面走。

“哎,堂堂妖界的少城主,还斗不过人界的一个王爷。”小壶手中拿着酒壶,往嘴里倒了一口酒:“果然还是适合女儿身呐。”

“小壶,你的话我不懂。”老胡很是困惑,斗不过王爷,和适合女儿身没有必然的联系啊。

“不懂没关系。”小壶灌了一口酒,喊了一句:“痛快。”

“哦。”老胡也不计较,摘下一颗葡萄投进嘴里,半开合的眼睛前,突然一个黑影闪过。

“呃…呃…”老胡艰难的将葡萄咽下,惊恐道:“有黑影,有黑影。”

“哪?”

“那。”老胡一指前方,只见一个高高的柱子,静静的立在身前:“没了,没了。”

“眼花了吧,走,继续在人界的第一个中秋。”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