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 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
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 春满京华 我们生活在南京
首页 > 资讯

第七十九章喵,救我啊

发布时间:2022-09-23 17:48:38

“师傅。”小和尚尖叫声着往前扑。张三死死地的搂住他,小和尚望着小,但争扎出来,他不花大力气还真抱忍不住。“打晕了。”离婳冷静吐出三个字后,脚尖轻抬落地实施,盘腿而坐坐定。那一团带着阴气的金光,被统一安置在预先画的阵法之中。现在的是最关键时刻,稍有一时疏忽,都会前功尽张三死死的抱住他,小和尚看着小,但挣扎起来,他不花大力气还真抱不住。。

>>>《只是只狸花猫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七十九章喵,救我啊》精选

推荐书目: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

“师傅。”小和尚尖叫着往前扑。

张三死死的抱住他,小和尚看着小,但挣扎起来,他不花大力气还真抱不住。

“打晕了。”离婳冷静吐出三个字后,脚尖轻点落地,盘腿坐下。那一团带着阴气的金光,被安置在事先画的阵法之中。

现在是关键时刻,稍有疏忽,都会前功尽弃,说不定,了缘此生都与国师无缘了。额上细密的汗珠渗出,眼睛紧盯悬在阵中的一金一黑。

两手合十,接着繁复的指诀,从两手中打出。每一个打出的法诀都朝阵飞去,被阵吸收。

阵中的一金一黑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慢慢分开。离婳额上的汗珠已划落,沿着脸颊,滴在地上,不多时汇集成了一小滩水。

“张三帮忙。”全神贯注的离婳,喊了一句。

话落,一声简短的“啵”,金光和阴气彻底分开。在阵中各自占据了一个角落,相互试探。

离婳以手为刀,冲阵狠狠一劈,阵法一分为二,原本相互试探的两团,被各自困在一个小阵法中。

离婳掏出之前得到的那颗黄色水晶珠,往天上一抛,原本暴躁在阵中四处撞的阴气冷静下来,但下一息,它一直往上冲,试图撞开阵法,将水晶珠纳入囊中。

见被困住的阴气,一直朝着水晶珠撞,没有其它的动作。离婳偷偷松了口气,多亏留了一手,否则凭现在的功力,同时救治两个够呛。

手一挥,安静呆在阵中的金光,在阵法被破除的瞬间,往上跑,直冲庙里立着的那尊如来佛像而去。

“嗤,野心倒不小。”离婳短促的笑了声,脚步轻移,挡住金光的路。

金光在空中迟疑了半晌,似在考虑面前人的危险性,下一息,金光抖了抖,将光团变小,谨慎往后退。

“国师,该回去了。”不想张三挡去了退路,手中铜钱剑出。

金光同样停在半空迟疑了一会,但下一息,却猛地向张三冲去。

“铛”铜钱剑和金光碰了个正着,张三往后退了两步。

金光在半空中转了两圈,似在挑衅张三的无用,蓄力又朝铜钱剑撞去“铛”

金光似是看穿了张三不敢将它如何,原本缩小的身体,蓦然变大,比一开始的大小多了一个有余。

又是一声“铛”,金光再次撞向铜钱剑,末了还绕着已经少了一枚铜钱的铜钱剑,转了两圈,炫耀似的停在半空中,摇摆着身躯。

离婳淡淡的看了眼玩的不亦乐乎的金光,将目光投向仍在不停撞击上方,试图够到水晶珠的阴气。

手一伸,悬在空中的水晶珠消失。

阴气准备再撞一击,失去了方向,不停在阵法里打着圈圈。

“看来,都不太聪明啊。”离婳叹息一句,食指一点,阵破。

而阴气,仍沿着之前的轨迹不停的打转,打转,打转…

“哎。”离婳又叹息一句,走到阵前,手举高,狠狠的抡向那道一直打转的阴气。

“呜。”手落,阴气落地,变回了徐通,他一手捂着屁股,嘴里发出痛叫声。

“痛死了,干嘛打我屁…”徐通失声,呆愣半晌,双手将自己从头摸到脚,才尖叫出声:“我出来了,出来了。”

“离姑娘,帮忙。”张三撕扯着喉咙大喊,语气里满是无奈。

揉着手,正在为自己打错位置懊恼的离婳,抬头,就见原本如一个拳头大小的金光,如今已经有半个人那么大,正追着张三跑,而它的目标非常明确,正是张三手中只剩下三枚铜钱的铜钱剑。

看它的模样,大有不把铜钱剑上的铜钱全都撞落,就不罢休的架势

“没想到,老和尚年纪不小了,这佛力倒是灵活。”离婳轻笑一声,脚尖一点地面,直冲金光去。

原本追着张三,张牙舞爪的佛力,在感受到,身前站着的是刚才那个散发出危险气息的人后。原本半人大小的金光,瞬间缩小到拳头的一半大小,并停在半空中瑟瑟发抖。

“都说,气似主。”狼狈整理衣衫的张三,站在离婳身旁:“现在没有意识了,但趋吉避凶的本能倒不改。”

今晚他也是回过味来了,一直以为离婳是大妖,之前她展示的功力,以及收留红檀并隔绝红檀气息的举动,都让他误以为,她是一个大妖级别的妖,甚至比大妖更高一筹。可今晚,她居然能不惧纯净的佛力,虽只是凡人修的佛力,但直接从丹田里取出,再怎么强的妖,都会被纯净的佛力所伤。而离婳一点事也没有。

如此一排除,那面前的姑娘是仙无疑了,虽然动物修行成仙书中记载极难,但不代表没有。也就是说古籍中记载仙不出灵山也只是传说而已。毕竟他眼前活生生站了一个。

“怎么把它送回去?”张三指着前面那团畏畏缩缩,试图鬼鬼祟祟一点一点向如来佛像靠近的金光询问。

“这个简单。”说着,离婳手扬起,朝金光狠狠一拍,金光如离弦的箭般朝了缘的身体而去。

“师傅。”醒来的小和尚,正巧看到离婳脸上挂着狞笑,发狠拍佛力的一幕,短促的叫了两个字,又晕了过去。

“你打的力道不够。”离婳拍拍手,盯着佛力一点点朝丹田去。

张三闻言,无意识的摸了摸后脑勺讪笑着:“呵呵呵,呵呵呵。”像离婳这个力道,他怕小和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。

在一旁观望这一幕的徐通,默默捂了捂还在隐隐作痛的屁股,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,好像更痛了。

“嗯。”躺在蒲团之上的了缘轻唤了一声,下一息“噗。”一口黑血从口中喷出。

离婳看着已经回丹田的佛力,感知到没有危险,在丹田里狠狠跳了一下,抽了抽眼角:“好像是打的有点重。”

自身修炼的佛力,回去丹田,却在丹田里发泄,导致了缘吐血。这件事,就随风去吧,说出来没有任何意义。

“那我先行告退。”徐通冲离婳与张三拱手,消失在原地。

“嗯。”了缘吐了口血,只觉得神清气爽,之前萦绕在周身的阴冷感已完全消失,就是丹田有少许疼痛,手摸着隐隐作痛的丹田,眼睛环顾四周,问了一句:“离姑娘,是你救的我?”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