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 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
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 春满京华 我们生活在南京
首页 > 资讯

第八十二章喵,丹田气

发布时间:2022-09-23 17:48:39

“国师,怎么样?修泽他在抽搐,究竟怎么了?”皇帝在寝殿里来回踱,时不时问上一句,言语里满是急切。而修泽被统一安置在明黄色的龙榻之上,双目紧闭,身体时不时抽搐,只着白色的寝衣。裸漏在外的皮肤,时不时有褐色的黏稠液体渗出来,不多时,洁白的寝衣晕被染东两块而修泽被安置在明黄色的龙榻之上,双目紧闭,身体不时抽动,只着白色的寝衣。裸露在外的皮肤,不时有褐色的粘稠液体渗出,不多时,洁白的寝衣晕染上东一块,西一块的污渍。。

>>>《只是只狸花猫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八十二章喵,丹田气》精选

推荐书目: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

“国师,怎么样?修泽他在抽搐,到底怎么了?”皇帝在寝殿里来回踱步,不时问上一句,言语里满是焦急。

而修泽被安置在明黄色的龙榻之上,双目紧闭,身体不时抽动,只着白色的寝衣。裸露在外的皮肤,不时有褐色的粘稠液体渗出,不多时,洁白的寝衣晕染上东一块,西一块的污渍。

“换衣服,换衣服,快,快。”皇帝身后跟着的太监,见状忙低声吩咐一旁手上捧着干净寝衣的宫女。

“别换了。”进到寝殿的离婳,止住宫女擦拭修泽身体后,就要套上的衣服。

“离姑娘,你可算来了。”皇帝向前走了两步,迎着她往前走:“你赶紧看看,修泽这是怎么了?”

“怎么回事?”离婳望向端正坐在椅上,转动佛珠的了缘。

“贫僧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?”

“我来说。”皇帝打断他的话。

中秋节后的第一天朝会,按照惯例,上朝只是君臣相互间联络敢情,该吃吃该喝喝,该谈天谈天,该聊家常聊家常。毕竟皇帝后宫就皇后一个女人,听臣子聊着自家充实后院的点点滴滴,那也是劲头十足,巴不得将各个朝臣的后院,正妻每天跟妾室怎么斗,臣子怎么遭殃,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听清楚了,才好晚间和皇后好好八卦一番,后宫里再放第二个女人是不能的。他的政务如此繁忙,应付皇后一人,皇子公主六人已经是极限了。既然宫里没有素材,但臣子多啊,可以提供如此众多的素材,不好好跟皇后讨论一下,都觉得对不起臣子提供的悲惨经历。

“皇上,您可以说回正题吗?”离婳凝神注视眼前这具肌肉分明,肥瘦得宜的完美身材,微微挑眉。她怀疑同父同母的亲兄弟,一个话痨,一个冰块,原因是皇帝把该说的说完了,导致修泽无话可说。

“哦,正题。”皇帝尴尬的摸摸鼻子,这是被嫌弃了。

正当他坐在龙椅之上,听得津津有味,不时示意首领太监记录听到的精彩瞬间之时。忽听到要掀翻屋顶的尖叫声,转头就看见修泽仰头倒地,身体不停抽搐,从七窍之中流出浑浊的褐色液体。

匆忙间,请了国师,得出他没办法,需要请外援的要求。

说着,皇帝转头狠狠瞪向那个淡然坐着的人,要不是修泽劝告他,此时是用人的时候,这国师之位,他定给了缘从头撸到尾。

“离姑娘,看出来是什么邪祟了吗?”皇帝轻声询问,眼睛一错不错盯着修泽身上来回移动的气,生怕惊扰那气的探查。

“不是邪祟。”离婳手一挥,在修泽身上游走的气,重回手里。

“我在修泽的丹田里看到了气。”

“气?”

“气?”

异口同声的询问声响起。

见离婳不答,皇帝手一挥,侯在寝殿里的所有人都离开,只留下他们四人。

空荡荡的寝殿,不时响起离婳不高不低的声音:“了缘,你说人界的凡人修行,丹田里会有什么?”

了缘捋了捋胡子,回答:“人界修行,会将天地灵气,经过门派的修行之法转化成‘力’。像僧丹田里是佛力,捉妖师的丹田里是除邪镇恶之力,道士的是道家之力,以此类推。”

“那修泽的气是?”

“天地灵气。”四字一出,了缘呆愣当场,皇帝则是皱眉。

“离姑娘,你能解释一下吗?修泽习的功法,都是武师教习,亦或是战场上实战打下来的,为什么会有气?”

“离姑娘意思是说,王爷跨入修行之列了?”了缘大惊失色的猜测,他入门的时候,师傅曾说,若不是,他是师傅命定的弟子,师傅是绝不会收他为徒的,只因为年龄太大,基本感应不到天地灵气。

可翼王的年龄比他还当时入门的时候还大上几岁,更不可能感应天地灵气,这个气是怎么来的?

“是也不是。”离婳点头又摇头:“我只能看到修泽丹田里有气在蹿,并且已经充满整个丹田,但与人界修行之人的气又有些区别,看着倒像是…仙界的…仙气。”

离婳不太确定的开口,仙界常识,没有仙骨不可能聚集仙气,可修泽体内的分明就是仙气。问题人界怎么可能有如此浓郁的天地灵气可以汇集成仙气,以供修行。

修泽体内的仙气是怎么来的?

“按这个说法,仙气在修泽体内会有危险吗?”皇帝一针见血询问。

离婳摇头,她没遇见过这样的情形,并且刚才她已经试着将仙气引出,但没用。它们死死的扒住修泽的丹田,在她准备强制拉出的时候,它们居然有自爆的倾向。

“那怎么办?”皇帝急的在床前走动:“国师说昨晚,你将他的佛力从丹田取出,那可以将修泽的丹田取出,剔除干净仙气再放回去吗?”

皇帝话一出,离婳呆愣当场,看着皇帝的目光都不同了,难道刚才如此关心修泽都是装的?果然,一山容不下二虎,句句都在送自己亲弟弟去死。说书先生说的宫里的恩怨情仇,那是一点也没错啊。

眼看着离婳望向皇帝的目光里带着不屑,了缘抚了抚额,解释道:“皇上,丹田是虚无看不见的,只是一种说法。也就没有将丹田拿出来一说了。”

“那怎么办?”皇帝摊开手询问:“难道眼睁睁的看着?”

“对,看着。”离婳学着他两手一拍,摊开手:“皇上已经给出了最好的选择。”

“我…孤…我…”皇帝被离婳的话一堵,转头看着了缘见他也点头,嘴巴张了张,颓然的坐在床榻之上,扶额:“难道什么也做不了了?”

“有。”离婳回答:“需要热水,满满一浴桶的热水。”

皇帝听后眼中露出绝望的神情,低着头,拉了拉床头的铃,见有人进来,沉声吩咐:“找一个新浴桶,装满温水,再问皇后要一套平时给翼王做的衣衫,要颜色贵气的。”

“不用衣衫,只要热水,要烫手的那种。”

“难道你想我的皇弟,入了冥界光着身子吗?”皇帝抬头冲她吼了一句,眼里含着的泪掉落,打在在场每一个人的心上。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