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 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
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 春满京华 我们生活在南京
首页 > 资讯

第八十三章喵,有气啊

发布时间:2022-09-23 17:48:40

“翼王这是快死了?”首领太监,紧紧地咬自己的嘴唇,盯着自家主子悲痛欲绝的表情,翼朝这是要乱了?“穿着衣服好泡。”离婳解释道,会觉得上次像是一场误会了皇帝,声音放柔:“我准备好用惯有用的理气药材给修泽试一试。”“赶快让人抬水进去,要烫的,很烫的那种,“赶紧让人抬水进来,要烫的,烫手的那种,对吗?离姑娘?”。

>>>《只是只狸花猫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八十三章喵,有气啊》精选

推荐书目: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

“翼王这是要死了?”首领太监,紧紧咬住自己的嘴唇,盯着自家主子悲痛欲绝的表情,翼朝这是要乱了?

“穿着衣服不好泡。”离婳解释道,觉得刚才好像误会了皇帝,声音放柔:“我准备用惯常用的理气药材给修泽试试。”

“赶紧让人抬水进来,要烫的,烫手的那种,对吗?离姑娘?”

“对…”离婳看着眼里都是死灰的皇帝,眼中突然死灰复燃,眼眸里的兴致勃勃,似要好好观赏修泽怎样在热水中煎熬。有些跟不上皇帝的步伐,他到底是心疼亲弟弟?还是巴不得亲弟弟受苦?

随着修泽被投入热水,毛孔里出来的褐色物质,瞬间将干净的水,染上淡褐色。而原本一直躺在床上抽搐的修泽,在热水里,居然头一歪,安安稳稳的靠着浴桶,一动也不动,脸上的表情也归于平静。

“这是没事了?”皇帝询问:“就一桶热水。”想来这气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,一桶热水就将它驯服了。

“它只是被突然改变的环境乱了方向。”离婳盯着隐在水中的脐下一寸回答。

修泽丹田处的气,此时如同被撸顺毛的猫一般,白白软软一团,静静地卧着。只几丝淘气的,四处摸索,但只几息,又躲回那一团气里。没一会,更多的气在丹田处试探。就这样,每次多一点,再多一点。丹田处重新被气填满,并且比刚才的多得多。

这一幕看的离婳满脸疑惑,这种情况无论是在门里,或者听说,亦或是典籍里都没看到过。要知道,人界的天地灵气已经接近枯竭的状态,为什么修泽体内的气,好像自体产生,源源不断的供应丹田。她不在的半个多月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“开了,水开了。”皇帝指着热气腾腾,水面不停冒泡的水大喊:“快捞出来,煮熟了,要煮熟了。”

“皇上,这是人,不是菜。”离婳盯着丹田里的气,重新开始乱窜,并且冲出丹田,不被它束缚,沿着奇经八脉游走。

离婳手一挥,袖子里不断有药材飞出进到水里,不多时,水的表面已经被药材所覆盖。浓郁的药香味萦绕在整个寝殿。水中不时有咕咚咕咚的声音传出。

皇帝绕着浴桶看了一圈又一圈,见离婳和了缘的神色平静,强迫自己找了个椅子坐下,不停往嘴里灌水。他怕忍不住命人将修泽捞出来,而坏了事。

“皇上。”侯在皇帝身后的首领太监伸长脖子试图看清楚浴桶里的情况,无果后,重重吸了吸鼻子,不太确定的询问道:“您有闻到一股肉香吗?”

“肉香?怎么可能有肉香。”皇帝将喝完的一壶水放下,拿起另一壶水,对着壶嘴就往嘴里灌:“咳咳咳,好像真的有肉香味。”

顾不上被水呛的一直咳,皇帝跑了两步在浴桶前站定,只见修泽掩在水汽之下的脸以及裸露在外的皮肤都已通红。这是真的被煮熟了?

“修泽,修泽。”皇帝颤抖着手,伸向修泽。

“皇上,小心。”了缘伸手欲将皇帝的手拨开。

不料还是慢了一步,还不等皇帝的手摸到修泽的脸,修泽的手狠狠抡向皇帝,将他打飞了出去。不等皇帝错愕,一阵剧痛袭来,还在半空中的皇帝晕了过去。

“皇上,皇上。”首领太监惊叫出声,阴柔的声音似要冲出寝殿,嚷的全皇宫的人知道。

“啪。”一声干脆的巴掌声,伸手准备接皇帝的首领太监,哼都没哼一句,软倒在地,脑袋重重磕在桌子上,晕死过去。

而下一息就要落地的皇帝,在离婳一个挥手间,送回了龙床,好歹是人界的皇帝,修泽的亲哥哥,该留的脸面还是得留的。

其实刚才她已经看见那股气流向修泽的手,但她却没提醒,没想到错有错着,修泽无意识的将皇帝打晕,不用再听一国之主没见识的叫嚷,不是说上位者喜怒不形于色吗?

这一点修泽比他哥做的好,也不知道修泽有没有做皇帝的打算?修泽成了皇帝,底下的臣子会举双手赞成吧?毕竟皇帝不再探听他们的内院之事了。

了缘瞄了眼心情愉快,继续往水里加药材的离婳,准备让人叫御医的打算,可以缓缓。毕竟最多也就是外伤,还是被自己亲弟弟打的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“额。”修泽嘴里不时发出痛叫声,皱起的眉头,紧握的双手,以及被牙齿咬出血印的嘴唇,都在述说,此时他正在经历难以忍受的痛苦。

“真的没办法吗?”了缘看着原本鲜血般红的皮肤,一息间白的跟雪一样,不过一刻钟又变得血红。这是走火入魔的征兆,真的不理吗?

“只能靠他自己。”离婳脸色平淡的拿出一株药材,微微颤抖的手却泄露了她此时内心的不平静。这种事情,她也是第一次遇见。门里的人引气入体和仙骨融合,都是很自然就发生了,从没有人有过类似的经历。

“啊…啊…啊…”修泽眼睛突睁,血红色的双目看向屋顶,仰天长啸。身下的水,随着他的叫声,如同被炸出来一般,溅起巨大的水花,统统洒在地上。

“这是…入…魔了?”了缘指着修泽身上突起的黑气,浓郁的黑气,比他在师傅身上看过的更甚,甚至比夜魔的也浓烈的多,翼王入魔,这是天下要亡的征兆。

可也就一息,那奔腾而出的黑气,如同只是他们眼花了而已,消失不见。

离婳连忙集中精力,一点点扫过重新昏迷的修泽,里面除了已经趋**和的气,没有魔气的踪影。

“可能是将身体里的浊气排出来了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我没有看见异常。”离婳郑重点头。

“王爷这是没事了?”了缘看向面色已经恢复如常的修泽询问。

“保险起见,再观察一晚。”离婳不敢作保,现在在修泽的奇经八脉流动的气,她不知道该怎么称呼。

明明是跟仙界的灵气没有差别,但却不会让人界的凡人爆体。人界修行之人,都将气在丹田里转换成‘力’,可修泽的气却游走全身。

离婳觉得她得好好再读一遍古籍,是不是遗漏信息?还是修泽开创了另一种修炼的方法?可他只是一届凡人啊?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