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 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
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 春满京华 我们生活在南京
首页 > 资讯

第八十四章喵,异象生

发布时间:2022-09-23 17:48:40

“掌门,观天仪动了。”“掌门,观天仪动了。”“掌门,观天仪动了。”正当离婳摧动她体内的气,企图再度探清修泽身上气的怪异之时。仙界但凡能排的上名号的门派,在同一时间躁动不安出来,主要负责看管观天仪的弟子,均都是尖叫声着往掌门所在之地冲,完全也没了平常的“掌门,观天仪动了。”。

>>>《只是只狸花猫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八十四章喵,异象生》精选

推荐书目:穿越全能网红 轮回大劫主 妙膳小王妃(上) 未来之一起来捉妖 太虚化龙篇 封神第一帝 诸天次元大乱斗 鉴宝金瞳 虫海围城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

“掌门,观天仪动了。”

“掌门,观天仪动了。”

“掌门,观天仪动了。”

正当离婳催动她体内的气,试图再次探清修泽身上气的古怪之时。

仙界凡是能排的上名号的门派,在同一时间躁动起来,负责看守观天仪的弟子,均都是尖叫着往掌门所在之地冲,完全没有了平时的稳重,高深之感。

观天仪就是字面理解的意思,是观测天地异象的辅助工具。但自从五界平稳下来后,观天仪就只是摆设,各门各派虽派人每日值守,但隐隐已将它遗忘。

“师傅,观天仪现异象,望您出关,主持大局。”白泽左手握拳恭敬的摆在右边胸口,微微弯腰,站在石门前高声道。

“灭天星,终于还是来了。”温柔缱绻的女声,从石门里传出,若隐若现,夹着着叹息:“白泽,传我令,从此刻起,青空山上所有人,不得跨出山门一步,违令者逐出师门。”

白泽闻言,身体几不可见的晃了晃,方沉声回答:“是,谨遵师令。”

“白泽,让所有长老来见我,另外传令给离婳无召不得回仙界。”

“师傅。”白泽大惊失色,背挺起,看着石门眼里满是不可置信:“这是为何?”

“该让你们知道的时候,你们会知道的。是时候让蓝晟回来了。”

“是。”白泽握紧拳头,嘴巴紧抿,最终化为一个字,转身下了山。

“师姐,如果你还在,应该明白,这是我能做的最好安排,希望你别怪我。”叹息声穿过石门,一阵风吹过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……

“咦?”离婳见属于她的黄色气,在修泽筋脉中游走的时候,被一丝白色的气拉住,然后顺着胳膊往上爬,直到了修泽的灵台之处,白气围着黄气在转圈圈,并且小小的一丝,不停撞击灵台,仿佛里面藏了了不得的宝贝。

可此时注意力专注的离婳,并没有在修泽的灵台发现异常。只除了一件事,修泽的灵台没有被气所进驻,难道白气想要找帮手,进到里面?

为了验证猜测,离婳指挥着黄气在白气撞的位置,轻轻的试探了下。没想到,修泽的灵台间那堵看不到的墙,瞬间裂开来。

等候在外面的白气,沿着黄气‘撕开’的那条裂缝,欢快的往里面挤。但奇怪的是,不论它怎么挤,都留了一截在外面。

白气又哼哧哼哧的挤出来,不停绕着黄气转,试图让它再帮忙。

离婳手一缩,原本在犹豫的黄气,被一个力道拽着往外拉,离开了灵台所在。

看着眼前在手中绕圈圈的黄气,离婳有一种错觉,刚才如果不是她及时收回来,这丝黄气说不定就不听指挥,将那道裂缝撞开。她的气,居然不受她的操控。修泽体内到底是什么?即使是仙气,也达不到这种程度。

“啊…”变故突生,原本安静躺在床上的修泽,突然发出一声痛喊,坐起,手拼命锤头,一下,两下,三下。习武之人的拳头,不含一丝感情的往头上砸,才三下,已经有血顺着睛明穴往外流。

“离姑娘,怎么办?”了缘想上前,皇帝还在龙床之上,王爷现在的情况,好像已经神志不清了,万一一拳砸向皇帝,那可是会出人命的。

“我控制不住他…”离婳手中白色绫布紧紧缠住修泽的手,阻挡他自伤。

可修泽被缠住的手,仿佛有无穷的力量,扯着白绫一点点的往灵台方向靠近。即使离婳已经将定身符贴在修泽身上了,他的动作也没停。

“离姑娘,我去将他打晕。”了缘大吼一声,随手搬起一把椅子,狠狠的砸向修泽的头,那凶狠的劲,似是要让修泽命比当场。

“咣当。”椅子碎成了几块,可修泽仍直直的坐着,和手中的白绫较劲,一点点的往前拉。

被了缘的凶狠惊到,离婳停了一息,修泽找到了空隙,猛地往前一拉,白绫断,拳头失去了方向砸向一旁

“皇上。”了缘惊叫出声,身体往前扑,试图挡住修泽的攻势。这一拳砸下去,明天翼国就有翼王弑君篡位的丑闻传出,身为一国国师,保住国君,义不容辞。

“咣。”随着修泽这一拳砸下,龙床一分为二,下一息轰然倒地,发出巨响,寝殿的地跟着颤了两颤。

被巨响惊醒的首领太监,猛地睁眼,四处环顾,没有找到皇帝的身影,顺着了缘的悲怆的眼神,看见已经四分五裂的龙床,心脏颤了颤,失声惊喊:“皇上啊,皇上…老奴,来找你来了。”

说完从地上起身,直奔龙床而去,力求一下就死的透透的。此时死了,免了拷问之苦,还得了殉主的好名声。

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,首领太监微微张开眼睛,就见面色铁青的离婳,一手拎着他,一手拎着国师。往地上一丢,冷冷吐出几个字:“想死走远点,别脏了你们的皇帝陛下。”

“皇上。”首领太监痛哭,手脚并用爬向龙床,眼里不断有泪在滴落:“您怎么舍得抛开翼国,抛下皇后娘娘,抛下六个年幼的皇子公主,怎忍心抛下老奴。”

怀里被突然塞进一个人的了缘,低头,就见他刚在龙床废墟里寻找的人,正是皇帝,手颤颤巍巍的放在皇帝鼻下,平稳的气息吹过,了缘悬着的心彻底放下:“皇上无事。”

“无事,嗝,无事?”首领太监听后转头,泪眼朦胧的盯着了缘怀中的明黄色人影,正是皇帝无疑。

正当了缘站起,扶着皇帝,准备交给首领太监之时,太监软倒在地,再次不省人事。

“我很怀疑,翼国到底是怎么在四国中处于翘楚地位的,凭你们的不经事吗?”离婳扶着修泽,从龙床废墟中走出,还不忘嘲讽。

原本以为只是国师没能力,没想到是从上到下,都令人大跌眼镜。不知道修泽有没有兴趣,夺皇位,说不定称帝后,有生之年还能统一四国。

已经能够淡定接收离婳嘲笑的了缘,淡定的将皇帝扶靠在首领太监身旁,转身询问:“王爷怎么样了?”

“我给他导了一丝气,看他的造化了。”离婳在修泽的拳头已经擦着皇帝的鼻子,准备往他喉咙去的瞬间,将气导入修泽身体里。

在气进入的刹那,修泽的肌肉不可自制的动了动,偏移了方向,打向了龙床的正中间,才免了皇帝暴毙而亡的凄惨下场。

这一丝气进去,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?离婳盯着两丝再次停留在灵台之前,一黄一白的气,陷入沉思。

“嘭,嘭,嘭…”离婳眼看黄气一下接着一下撞击看不见的壁垒,而白气也没闲着,黄气每撞一下,白气就尝试着钻进去。

这样一连撞了十次,只听一声细微的“咔嚓”,灵台裂开。白气如脱了缰的野马,钻了进去。越来越多的白气蜂拥而至,直到将灵台填满。

“吼!”灵台被填满的瞬间,修泽仰天似野兽般吼了一声,血红的眼睛盯着面前的两人,嘴角露出一抹嗜血的笑。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