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 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
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 春满京华 我们生活在南京
首页 > 资讯

第八十七章喵,找魂魄

发布时间:2022-09-23 17:48:41

“婳儿,你就要出远门,也带我去吧。我确保不给你惹麻烦。”“是,不惹麻烦。”红檀冷哼一声:“修罗界谁不明白,醉仙城主娇养慢慢长大的女儿,后台更强硬。但是看出来娇娇弱弱的,但闯起祸来那是一套一套的。是连妖皇看见,都要避退三舍的不存在。”苟千彤一时语塞,他该怎么解“是,不添乱。”红檀冷哼一声:“妖界谁不知道,忘忧城主娇养长大的女儿,后台强硬。虽然看起来娇娇弱弱的,但闯起祸来那是一套一套的。是连妖皇看到,都要避退三舍的存在。”。

>>>《只是只狸花猫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八十七章喵,找魂魄》精选

推荐书目:穿越全能网红 轮回大劫主 妙膳小王妃(上) 未来之一起来捉妖 太虚化龙篇 封神第一帝 诸天次元大乱斗 鉴宝金瞳 虫海围城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

“婳儿,你又要出远门,也带我去吧。我保证不给你添乱。”

“是,不添乱。”红檀冷哼一声:“妖界谁不知道,忘忧城主娇养长大的女儿,后台强硬。虽然看起来娇娇弱弱的,但闯起祸来那是一套一套的。是连妖皇看到,都要避退三舍的存在。”

苟千彤语塞,他该怎么解释从出生到现在的‘丰功伟绩’?

“走吧。”离婳不理两人的机锋,手一挥,碧玉瞬间变大,轻轻一跳,牵着修泽的手,就往远空飞,不带一丝的留恋。

“小二,老大不带你去?”小壶盯着变成一个个黑点的几人,胳膊碰了碰小二询问。

“哎。”小二艳羡的望着消失不见的人:“谁让我能力出众,掌柜留我看店呢。”

“不是嫌你碍事吗?”老胡一语中的,点到重点。

“好了,成什么样子。”苟千彤俊秀的脸上写着三个字‘别惹我’:“招财酒楼得好好守着,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?”

“离姑娘,贫僧去那里也派不上用场啊。”了缘宽大的僧袍被风吹的猎猎作响,站在红叶化成的御行器上,双腿颤抖,手紧紧的拽着张三的衣角,还不时发出阵阵惊叹。

“和尚,你以为你的佛力只是摆设吗?”离婳顺着徐通指的位置,一个漂亮的急停,稳稳停在空中,低头看底下的民宅。

果然如徐通所说,阴气缭绕,这将近实质的黑气,也不知道了缘的眼睛是怎么长的居然没看见。

“看下面那处宅子,有什么发现吗?”

了缘盯着云雾之下的民宅,半晌后摇头:“这里我来过,没有异常,除了冷了些。”

张三回头上下打量了一番了缘,又摇摇头叹息一句,顺手掐了个诀,在了缘的睛明穴点了两下。

再寻常不过的民宅,此时如一头凶兽,正往外冒着凶气,张牙舞爪试图将整个镇子吞没。

“怎么…回…事?”了缘后退坐在红叶之上,眼里满是不可置信的看着众人:“可…明明…明明…”

“和尚,我从见你的第一面就很好奇,你是如何坐上国师之位的?又是如何保了翼国那么多年安然无事?你那纯净的佛力,莫不是偷的?”

一句接一句的质问,直问的了缘脸色发白。虽然一直以来离姑娘看他的眼神,并不和善,但从未如此重口的质问他。他到底为什么修行?为了师傅?为了翼国?还是为了自己?

“好了离婳,正事要紧。”红檀插话道:“魂魄离体,只要过三日,就再无回来的可能,这人界王爷一辈子就这样了。当务之急,找到他的魂魄。”

离婳撇嘴,手一挥,将呆愣在红叶上的了缘,往下一丢。

‘这是嫌我拖王爷的后腿要杀我?也罢,这辈子没什么可以眷恋了,只除了徒弟。’了缘被抛下的瞬间,没有喊,只是紧闭双眼,默默在心里为自己的死念起了经文。

“你也不怕吓死他?”

“别看和尚年纪大,这周身的佛力可不容小觑,他差的只是一个激发的契机。”

听着两人的对话,暗雀高悬的心才放了下来,刚才他以为,国师真就这样被献给他们口中的阴魂了。

“不过,这一次还是激发不了佛力的话,那摔死也活该。”

暗雀捂住胸口,眼睛发直的看着身前那个语气淡然的人,不知道此时他回去换小二来不来的及?场面太刺激,他受不住啊。还有,主子,你能不能不要再拉着掌柜的手蹭了,他怕主子醒来杀他灭口。一个暗卫外加账房的他,为什么要承受那么多?

“轰,轰”两声简短但巨大的声音传出,即使在半空中,暗雀也明显感觉到大地在震动。低头往下看,那座民宅周围民宅里的人,纷纷从屋内跑出,嘴里不停在喊:“地动了,地动了,快去宽敞的地方。”

也就几息的功夫,其它民宅里的人全都跑了出来。能跑的,恨不得多长几条腿,不能动的,也被家人扛着往外跑。

“掌柜的,这是怎么了?”暗雀紧紧盯着底下那座民宅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第一眼看到民宅时浑身不舒坦。此时看它,却和平常的民宅没有不同。

“恭喜你,暗雀,翼国终于有真国师了。”说完,离婳带头往那处民宅飞。

“阿弥陀佛。”站在院子里的了缘,见一行人下来,双手合十念一声佛。

“恭喜,国师。”离婳含笑询问:“可有什么发现?”

“贫僧谢过离姑娘。”了缘弯腰深深朝离婳作揖,语气诚恳:“离姑娘的一番苦心,了缘铭记在心。”

苦心?把他从半空中丢下?暗雀迷糊的看着两人打哑语,欲开口,又咽了回去。这种事情,还是私下问张三来的妥当。

“找到了吗?”

“找到了。”说着国师手一摊,铜镜安静躺在手上,只见他凌空画了一道符,拍在铜镜上。

原本空无一物的铜镜,此时黑气缭绕,近乎实质的阴气,张牙舞爪的想逃出镜子。

“徐通。”

“是。”徐通上前,判官笔出,凌空对着阴气点了两点。

原本团成一团的阴气,此时嘶吼着分开,不多时,幻化成上百个阴魂,密密麻麻列在了缘在院中画的阵里。

徐通额上不停冒着黑气,眉头紧皱,手中笔一收,原本分开的阴魂又聚集成一团,嘶吼着要冲出阵,可不等它出来,阵中金光点点,那团阴气瞬间又缩了回去。

了缘额上汗珠渗出,第一次指挥如此庞大的佛力,已经超出他的能力范围了。

“可有发现?”

“没有。”徐通摇头:“没有在此处发现王爷的魂魄,但有来过的踪迹。”

说着手一挥,判官笔里有一丝阴气漏出:“这丝阴气里,有王爷的气息,顺着它,应该能找到王爷的魂魄。”

“桀桀桀。”熟悉的桀笑声传来,众人抬头就见院墙上站着一人,身着金光闪闪的僧袍,脸上挂着得意的笑,看他们的眼神,仿佛在看一群蝼蚁:“桀桀桀,是在找修泽的魂魄吧?你们就等着看他死吧。”

“妖僧。”张三拔剑指向他:“是你捣的鬼?”

“道士,我劝你别多管闲事。”了空眼里闪过狠毒。

“吃我一剑。”说着张三一个纵跃飞上院墙,剑直指了空的胸口。

不料,了空却像空气一般消失不见,下一息又出现在西边的院墙之上:“这四国,迟早是我们的。”

话落了空消失不见,于此同时,“噗”了缘吐出一口血,晕倒在地,院中的阵中间哪还有什么阴气。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