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 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
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 春满京华 我们生活在南京
首页 > 资讯

第八十五章喵,性情变

发布时间:2022-09-23 17:48:40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皇帝指指那个匍伏在离婳脚边,可以享受的闭上眼睛,一但摸了摸他头的手停下来,就非常不满嘶吼的修泽。眼里满是不可以不敢置信:“你们把修泽怎么了?”在他陷入昏迷的空档里,究竟突然发生了什么事?冰块似的皇弟,而如今如同一只大型的宠物,求抚摩。究竟他的皇弟身体在他昏迷的空档里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冰块似的皇弟,如今犹如一只大型的宠物,求抚摸。到底他的皇弟身体里寄生着何种动物?。

>>>《只是只狸花猫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八十五章喵,性情变》精选

推荐书目: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皇帝指着那个匍匐在离婳脚边,享受的闭上眼睛,一旦摸着他头的手停下,就不满吼叫的修泽。眼里满是不可置信:“你们把修泽怎么了?”

在他昏迷的空档里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冰块似的皇弟,如今犹如一只大型的宠物,求抚摸。到底他的皇弟身体里寄生着何种动物?

了缘将一直没合上的嘴巴闭上,摇头,回答:“我也不清楚。”

方才翼王眼睛血红的醒来,那惊天的怒吼,如果不是寝殿中事先布下了隔绝阵,恐怕会传出去,引起全宫恐慌。

正当他掏出袖中的铜镜,准备运功竭尽所能,打算就算不能杀了修泽,也要让他重伤之时。

修泽目标明确的冲离婳去,却在离她两步远的地方,站着一动不动,血红的眼睛更是在看到离婳手中的那柄白玉剑时,露出委屈的神情。

见离婳只是站在原地,并没有攻击他。修泽高大的身躯,小心翼翼的往前挪了一步,血红的眼睛,紧紧盯着离婳的脸,生怕惹她不满。

如此试探了几步,修泽加快了脚步,一个飞扑将离婳扑倒。双手紧紧抱着她,似是有几百年没有见面般,头不停的在离婳的肩窝蹭,嘴里还不时发出‘咕噜咕噜’委屈的声音。

“咣当”铜镜落地,了缘顾不上捡起来,被眼前这一幕惊得瞪大了眼睛,连皇帝什么时候醒的也不知道。

离婳在最初的僵硬过后,手抬起,试探的摸了摸修泽的脑袋。没想到这一下,就如同按到了开关,原本委屈的声音转换成高兴的‘呼噜呼噜’声,修泽更是找了个舒服的位置,任由离婳不轻不重的摸着他的头。

“离姑娘,这是怎么了?”皇帝站在三步远的地方,他也想靠近,仔细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,可一靠近,修泽就如同护食的狗般,喉咙里发出声声警告。

离婳凝神仔细检查修泽的每一个部位,连血管中血液的动向都一一检查后,冲皇帝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?气已经非常顺畅的在修泽身上游走,虽然没有在丹田里转换成力,但也没有异常。”

至于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,离婳想到了一个词‘映随’。当时翻阅古籍看到这两个字时,特意拿山门未出壳的小鸡试验过。小鸡出壳后看到的第一眼,它会将那个动物当做母亲。无论眼前的动物是不是母鸡,它都会寸步不离的跟随。即使被咬伤,有当食物的风险,它也会跟随。

而修泽第一眼睁眼看到的是她,是不是意味着,她在修泽心里扮演着母亲这个角色?

“所以他认你做…”皇帝说不出口,他们是一母同胞的兄弟,他弟弟认了个看起来刚及笄的姑娘做母亲,这不是明摆着占他的便宜吗?

“如此,你就领回去吧。藏着他,恢复正常前,别让他出来。”皇帝在得知修泽没有生命危险后,恨不得他立刻消失,简直是伤眼睛。

堂堂翼国战王,此时一幅继续摸别停的模样,他怕在没有秘密的皇宫,不出一日,会传的街巷皆知:你知道吗?翼王傻了,翼国完了。为了避免风险,由招财酒楼看管最为合适,毕竟里面仙,捉妖师,妖那可是齐聚一堂。

离婳手下不停,斜眼看着皇帝一脸嫌弃的表情,点头应声:“是,那我就带走了。”

“带走,带走,趁早带走。”皇帝不停晃动手:“了缘留下。”

目送离婳带着修泽消失在皇宫中,皇帝深深的吐出一口气,力竭坐在椅上,声音有气无力:“国师,照你看,有几成几率能恢复?”

不问离婳,是因为他知道,那个姑娘不会给他希望。但国师他会,而且也是一直这样做的。

“回禀皇上,一成都没有。”

“哗啦。”皇帝听见信念碎裂的声音,面容似一下老了几岁,有气无力的冲他挥手:“你也去吧,好好照看翼王,是生是死…”

后面的话,皇帝没再说,只是挥了挥手,然后颓然的落下,仿佛已经用尽了全部的力气。

“父皇,儿臣没有遵守承诺,没有好好照顾弟弟,儿臣…”空荡的寝殿,啜泣声响起。

原本已经醒来的首领太监,盯着自家从六岁后就没哭过的皇上,沉思片刻,头一歪,又晕过去,这次是装的。身为皇帝身边第一人,什么时候睁眼,什么时候闭眼,那也是门技术活,事关脑袋的事情。

“所以说,翼国的战神傻了。”红檀坐在椅上拿起一颗葡萄,慢条斯理的拨开皮,塞进嘴里。

“不知道。”离婳一手摸着修泽,一手在桌上挑挑拣拣,试图选喜欢吃的东西,可怎么也没找到:“小二,上几盘肉,这些素的让人怎么吃?”

“老大,桌上有…”老胡未出口的炸小鱼,被小二捂回了嘴里。

“照做就行。”小二压低声音,将老胡拖下去:“掌柜的不是没有喜欢吃的,而是没有胃口吃。”

老胡似懂非懂的点头:“那怎么办?”

“上菜,把刑大厨叫起来,让他起来炒几个肉菜。”小二低声吩咐老胡,转身跟暗雀躲在门口,盯着大堂里的一举一动。

他们心目中英明神武的主子,此时如同一只被顺了毛的猫,这让他们以后还如何将英明神武和他挂钩,如何直视他。为什么把他们叫过来,不知道现在往石头上撞一下会不会失忆?

两人对看一眼,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担忧:主子不会就这样一辈子当掌柜的宠物吧?虽然他们盼着两人在一起,可不是以这样的方式啊。

“哎。”两人再次对视,重重哀叹出声。

“吼。”赤红着双目的修泽,如野兽般大吼出声,声音里带着凄厉,并且高大的身躯不停在地上翻滚,手不停在身上挠,不多时脸,脖子,手背一片血红。

“这是怎么了?”离婳透视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,并没有发现异常:“红檀,这是怎么了?”

“抱歉,我没养过妖兽。”红檀淡淡回答:“但对兽类有一个办法是共同的。”

说着,红檀手中的鞭子直冲修泽,将他捆得结结实实:“没有办法,就绑着,防止伤人。”

“离姑娘,小的观这位王爷,似是少了三魂七魄中的一魂二魄。”徐通在旁边观察了良久,方才出声。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