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 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
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 春满京华 我们生活在南京
首页 > 资讯

第七十八章喵,救你啊

发布时间:2022-09-23 17:48:37

“姑娘,能不能够请您帮着,将我带出。”冥界使者脸上挂着不好意思的笑,长此以往待一直这样,待独都属于冥界的阴气被净化作用后,佛力迟早会会伤他的本源,这才是真正的偷鸡不成蚀把米。“救你啊?”离婳围在了缘转了两圈,去摸下巴:“照理说你是冥界的使者肩负重责,我“救你啊?”离婳围着了缘转了两圈,手摸下巴:“按理说你是冥界的使者担负重责,我理应救你。”。

>>>《只是只狸花猫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七十八章喵,救你啊》精选

推荐书目:从爱情公寓开始穿越 我重生了亿万次 高达之变革者降临seed 从今天开始当首富 无敌之最强神级选择系统 重生大亨崛起 我真的不无敌 人仙百年 重生之都市魔尊 我的父亲叫灭霸

“姑娘,能不能请您帮忙,将我带出来。”冥界使者脸上挂着不好意思的笑,长此以往待下去,待独属于冥界的阴气被净化后,佛力迟早会伤他的本源,这才是真正的偷鸡不成蚀把米。

“救你啊?”离婳围着了缘转了两圈,手摸下巴:“按理说你是冥界的使者担负重责,我理应救你。”

冥界使者听后不住点头,眼里的光怎么也藏不住。

“可是,有个问题,我不是捉妖师,只是一个酒楼的掌柜,救你超出业务范畴了。”离婳摇头:“如果不是这个小和尚来找我们,今天我们没打算过来,今天是中秋节啊。”

“姑娘,我可以给报酬,报酬。”冥界使者眼中亮起的光,熄灭,又被重新点亮。

“你有什么?银票?玉瓶?奇珍异宝?…”

离婳每说一样,冥界使者就摇头。他是阴魂,平时修炼炼化的都是阴气。吃食上,偶尔闻闻大祭之时的香火之气。而且他已经死了几百年了,根本没有人会给他烧东西,怎么可能有有价值的东西。

“这样啊,那我爱莫能助了。况且过个几天,和尚身上的佛力没有了,你出来就容易了。虽说和尚和你得重新修炼失去的修为,但命不是保住了吗?”说着不顾身后拧眉深思的冥界使者,以及被离婳不负责的话,震慑当场的小沙弥。离婳就往门外走,不住的打着哈切,今天怎么那么困呢?

“我的本源之气。”冥界使者大吼一句,成功将半跨出门槛的脚叫了回来:“姑娘,我承诺给您我的本源之气,如果您有需求去冥界,凭我的本源之气,可在冥界通行,如有需要,我还可以做你的向导。”

“行,成交。”离婳干脆利落上前,摊开手掌:“先给我,我就带你出来。”

错愕的盯着白皙的手心,冥界使者闻到了阴谋的味道,就好像面前这个姑娘,设了个局,让他心甘情愿跳进去。

“给不给,不给就算了。”离婳转身不带一丝犹豫的就走。

“给,给,给,给。”冥界使者忙不迭出声,左手成爪样,猛地扎进胸口,掏出一颗指甲盖大小的黑色珠子出来。

见离婳面无表情的伸手拿过珠子,冥界使者不禁怀疑,难道是他的判断出错了?

“名字?”

“哦哦哦,徐通。”徐通赶紧回答。

徐通声落,黑色的珠子从中间裂开,缕缕刺眼的黄光,从里面渗出,然后黑色被吞噬,黄光由内向外扩散,将黑色珠子包裹在里面,白皙的掌心静静躺着一颗晶莹剔透的黄色水晶珠,在珠子的这中间,淡淡的黑色在里面游动。

徐通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一幕,方才反应过来,面前的这个姑娘真的在诓他。结契,就意味着,只要他在冥界,这姑娘就随时能找到他。

“姑娘,你…”徐通手指离婳,不想那颗黄色的珠子,正好落在他手指上。

“送你了,你记得自己的约定就行。”

“这…”徐通被她的一番操作弄懵了,要知道结契后,只有将结契的中间物收好,才能准确的找到他的位置。可如今,中间物还给了他,就意味着,眼前的姑娘,入冥界,必须先连通中间物,再征求他的同意后,方能由他亲自带她进冥界。难道,这姑娘一开始就是这样想的。

徐通不禁为自己的多疑道歉:“抱歉,方才我还怀疑…”

不重要,看着那个面带愧疚的人,离婳潇洒挥手,偷偷将只有刚才那颗珠子一成大小的珠子,丢进了袖子。此时这颗珠子还是不出现为好,她怕徐通看见,恼羞成怒之下宁愿耗死了缘,也不愿出来。

了缘虽说没啥本事,但一国国师,死于阴气,传出去不好听。

离婳右手掐诀,左手搭在了缘的肩上,双目紧闭,嘴上嘱咐:“张三,等会随机应变。”

说完,右手食指随着她繁复的指诀掐出,有黄色的气,从食指流出,直冲左手而去,而搭在了缘肩上的左手,在气进入的瞬间,如被雷电打中般抖动。

了缘跟着左手抖动的频率,摇晃身体,雪白的眉毛和胡子,在黄色气经过的刹那,飞舞起来。

下一息,离婳带着了缘一起飘在离地半尺的地方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小和尚捂着和尚袍的下摆,扭捏的走向张三,指着眼前的一幕询问。

张三摇头,他修的是除妖降魔一道,只懂灭,不懂救:“可能在将了缘的佛力剥除?”

“什么?”小和尚大惊失色:“那师傅不是没有修为了,这不是救人,是杀人啊。”

张三连忙将跳脚往前冲的小和尚拦腰抱起,急忙安慰:“只是暂时的,会放回去的。”

“怎么可能放回去?佛力被剥除,修为就没了。”小和尚虽然小,但跟着了缘的三年,也是学到点东西的:“呜呜呜,师傅。”

半悬在空中的离婳,丝毫不被小和尚的哭声影响。眼睛陡然张开,目中似有实质的光射出,一寸寸的扫过了缘的身体。

此时的了缘在她的眼中,已没有了实体,皮肤,血管,肌肉,内脏,骨架在眼中纤毫毕现。

这里,眼睛在脐下一寸的位置停住。右手食指中指,比成剑的模样,直冲那里去。搭在了缘肩上的左手,由搭改抓。

“轰。”一声不大的响声,在寂静的庙里响起,伴着响声。一道金黄色的光,被手指比成的剑抽出。

“师傅,呜呜呜,都是徒儿的错。”小和尚见此情景,还在挣扎的身体陡然一停,沿着张三的怀抱滑落,连僧袍被高高撩起也不自知。

连着金光的一丝黑气也被抽出,原本停在了缘头顶,好奇打量这一切的徐通,眼前一黑,失去了知觉。

金光先是带出了一丝黑气,然后是一团,再是整一个人形的黑气被完整的带出。

而了缘在黑气从身体出去的瞬间,原本阴郁的脸,透亮起来,明显有了生气,只眼睛紧闭,防似睡着了般。

离婳盯着金光连接的黑气,在一寸寸扫过了缘的身体,见没有残余后,方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。

左手一松,停在半空的了缘,重重摔在蒲团上。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