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四十八 敕令辛巳大将军到此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7:57:35

“好啊!”那女子一扭头,李郸道吓一跳,哪里是什么放荡女子,明明是一稻草人。这是鬼?怎么夜间就出了?但再仔细一看,是那个白衣女人,也不是什么稻草人面孔,但李郸道是看过许多鬼片的人,哪里会被迷得。李福成还在怪李郸道坏了他的好事,直接给了李郸道一下这是鬼?怎么白天就出来了?。

>>>《成为了道医之后》章节目录<<<

《四十八 敕令辛巳大将军到此》精选

推荐书目:晚风不似你 不嫁姊夫 超脑太监 彩妆包女孩 我真没想出名啊 绝世红颜只为你倾倒 苦茗酒馆 史上第一密探 女魔头的现代日常 首富身边的女人

“好啊!”那女子一转头,李郸道吓一跳,哪里是什么浪荡女子,分明是一稻草人。

这是鬼?怎么白天就出来了?

但再一看,就是那个白衣女人,不是什么稻草人面孔,但李郸道是看过许多鬼片的人,哪里会被迷住。

李福成还在怪李郸道坏了他的好事,直接给了李郸道一下。

李郸道却开口暗示李福成:“比起前几日,和姐姐偶遇,今天见姐姐气色好了许多。”

前几日?李福成似乎想到了什么,想起老爷子说看到一个长脖子女人趴在窗口看他们。不由得惊慌。

可是见李郸道并没有惊慌,又不禁怀疑起来,李郸道这是不是单纯吓唬自己,从没有听说过,白天可以见鬼的。

那女子道:“哈哈,什么见过?小孩你认错人了吧。”

李郸道看着门口,挂着的杀鬼丸葫芦不知道怎么回事,已经被摘下来了,便问道:“爹,门口的葫芦呢?”

“刚刚风吹了一下,掉了下来,烂了,我收起来了。”

那白衣女子见状道:“既然你这里医不好,那就算了。”

说罢,就要起身走人。

李郸道问道:“姑娘家住何处?可要上门问诊?”

白衣女子道:“奴家家住蛤蟆陵,恭候小大夫了

李郸道看那白衣女子刚刚走出门,不久就消失于街角。

“这好好的病人,你赶她走干嘛?”

“只怕她不是人。”李郸道说道:“怕是上次招惹的那个长脖子女人。”

“胡说,鬼哪里能够在大白天出来?”

李郸道说道:“今天我刚刚和田巫就见到了怪事,白天有鬼怎么了,谁说鬼不能白天出现?就是中午见到鬼也是有的。”

“晌午鬼头,可能冒油。”李郸道说到:“午时三刻一过,阳极生阴,就可以出来害人,比如水鬼,往往就在中午害人。”

李福成被说的毛毛的。李郸道说到:“更何况,她也未必是鬼,我们初次见她,她只是桑林中的稻草人,万一是稻草人作了怪呢?又或许她附身出来。”

李郸道说到:“且爹你刚刚鬼迷心窍,要去摸让家的胸,别说她不是鬼,就是人,把你手一抓住,大喊一声非礼啊,爹你就晚节不保,还要有牢狱之灾。咱们家的名声就臭了,坐堂大夫猥亵妇女!!爹,我娘不在,你得守住底线啊!

李福成被说得面红耳赤:“我哪里有,你可不要在你娘耳朵边乱说,她听风便是雨,闹起来,日子可不好过。”李郸道无奈答应:“爹,不管是人是鬼,行端做直,自然不惧。”

说罢就把李福成刚刚收起的黄皮小葫芦拿出来,只见葫芦底裂开了许多纹路。把葫芦嘴打开,里面的丹丸已经散了,不止散了,还潮了。

应该是没有用了。

将其倒出来。

晒是不能晒的,晒太阳会氧化,只能阴干了。

李郸道心中没有底:“咱们店铺就没有请个什么神回来镇宅吗?”

李福成道:“倒是可以去稷庙请神农回来,过年的时候忘记帖桃符了。”李福成解释道。

李郸道想想,还不如自己画符。

画符消耗的是神意,从田巫那里得知,普通人都可以画符,但是需要资格。所谓资格有两种,一种是鬼神真名,一种就是资格,祖师降伏的鬼神,你是他的弟子,你就有资格调用。

自己不是田巫的弟子,自然没有借助湘水蛇灵力量的资格。

而一般画符,民间也有请鬼的。

李郸道会画大将军符,可是请哪位大将军呢?

对呀,不用历史上的大将军,咱们可以用六丁六甲,六十甲子太岁,这个可是十分古老的,可以追溯到上古,商朝的帝王不少就以此为名,如太甲,祖丁,帝辛等等。

如此用今年的值年太岁的名字,那不是代表有神一整年给咱家值日?

李郸道想到什么就做什么。

当下取笔取朱砂,拿出黄纸,开始画符。

李郸道前世画大将军符已经很多遍,但无灵异,但是现在一画,就觉得有人在控制自己的手,好像小学时候刚刚会写字,老师握住自己的手,教自己如何一笔一划写好一个字。

当下画完,好像听到了鬼神大叫一声:“好!”

李郸道放下笔,竟然觉得疲惫异常,仿佛那个之后的的一阵颓废,贤者时间一般。

拿起符箓,发现竟然凭空重了三四两一般。

在符箓下的药柜也有泛红,好像达到了王羲之入木三分的境界。

“敕令辛巳**大将军到此!”

画完这符李郸道就知道了此神竟然还没有降世,还是一团元气,原来但凡神明,都会托生为人,传播其真名,庙祭。

六十甲子神大多数已经托世为人然后归位,还有一部分并没有托世,辛巳神就是如此,李郸道是第一个请他的人。

李郸道如果给他安置一个形象,以后他就会是什么形象。

当下脑海里浮现了一个形象,左手拿着镰刀,右手拿着药锄,人身蛇面,身穿红袍的形象。

人身蛇面的形象来源于唐代十二生肖陶俑,镰刀和药锄保佑自己医病有方,护持自身,既可以挖药,又可以杀敌,把敌人当韭菜一样割。

刚刚想象完这个形象,此符箓内里核心就似乎有一个线条小人的形象。

当下就更加困顿了。

好在还有心思,把这张符折成三角包,继续放进了小葫芦里,挂在了门口。

李郸道做完这些,药铺似乎都光亮了一些。

李福成刚刚见鬼的心慌意乱也平息了下来。

同时还有肚子咕咕叫,也对,现在早已经过了晌午了。李郸道和李福成便关上了门,回去吃饭。

结果回去时候,饭菜都凉了,李戚氏还质问:“怎么吃饭都会忘记,怎么不把人给忘了。”

李郸道还好,李福成刚刚做了亏心事,对李戚氏是一点还嘴都不敢。

丫丫本来跟着李郸道去了药铺,中午李戚氏来寻,李福成担心李郸道,就没有跟着一起去,但是丫丫已经被带回去了。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