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7章 杀死玄鸟的方法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10

百年之后,五千域内将会会出现九名风云人物。七名妖修,两名人修,在这五千下域搅风搅雨,风头无两,气势逼人。其中一名扛着四十米长刀疯狂的砍杀妖邪之辈的,恰恰眼前这位虎不拉几的少女,钟韵。钟韵出身贫寒大域修真世家,灵根是很难得一见的雷属性,就算而如今推崇五行七名妖修,两名人修,在这三千下域搅风搅雨,风头无两,气势逼人。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7章 杀死玄鸟的方法》精选

推荐书目:绞明 宠物饲养守则 勇者至尊 诸神莫挨老子 江湖有间八卦社 碧血倾心 穿书之许愿系统 大庸王朝 我的老师是学霸 魅医倾城

百年之后,三千域内将会出现九名风云人物。

七名妖修,两名人修,在这三千下域搅风搅雨,风头无两,气势逼人。

其中一名扛着四十米长刀疯狂砍杀妖邪之辈的,正是眼前这位虎不拉几的少女,钟韵。

钟韵出身大域修仙世家,灵根是难得一见的雷属性,哪怕如今崇尚五行均衡的五灵根,大宗大族仍会因得到一名变异灵根的后辈欣喜若狂。

在家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少女,不知为何一朝消失在人前,再次出现时便以另一种姿态站在了下域之巅,杀得邪异修士们怀疑人生妖生。这转变让人不得不生出那个终极思考,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......

拂衣前世走南闯北,在三千域辗转游历,只要走到消息不闭塞的领域,都能听到那么一两句有关钟韵、戾霄、以及余下几位风云人物的消息。

她喜欢听八卦,每次都要狗狗祟祟摸上近前听个痛快,当然,她最盼望的还是能听到戾霄倒大霉。

戾霄正是七名风云妖修中的一只,作为玄鸟后裔,混不到这境界才是丢了老祖宗的脸,拂衣倒不会为此感到愤愤不平。

她只是盼望着正义女修钟韵能够找到戾霄,提起传闻中的四十米长刀削掉他的鸟头,再将那一身华丽丽的玄色鸟毛拔掉。

没想到前一世的默默祈求,竟在新的一世成了真。

只不过......

她要的不是黄毛丫头状态的钟韵好吗?

“那个,你还是再考虑一下吧,”为了三千域的和平,拂衣决定做一个好人,劝劝这个年轻气盛一心送死的少女,“这里的妖主戾霄已进阶元婴,你一个炼气七层怎么杀得了他?”

就算戾霄躺着让她捅,她现在的小刀刀也把人家捅不坏啊。

钟韵挑了挑眉,英气十足的脸上满是得意。“我在古玉简上查阅到,玄鸟一族进阶元婴之时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虚弱期,要是运气好,还能撞上他无法恢复人身的原形阶段。”

拂衣一愣,这事她怎么不知道?

“咳,这是我们家族秘库的玉简,那个,你听完就算了啊......”钟韵尴尬地侧过头去,要不是打不过,她都有点想杀人灭口了怎么办?

“......”拂衣对她的口无遮拦彻底服气,这要是遇上别人,还不得把钟家秘密给套个干干净净?好在她不是那种人,她只想套点有关玄鸟弱点的秘闻。

“那你们家的古玉简上可说了要如何杀死一只玄鸟?”

“说了啊。玄鸟进阶后变成鸟身,身上几乎没有一丝灵气,比个炼气一二层的小妖兽还不如呢。怎么样,我看你也是受了妖主迫害逃出来的人,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杀了他?”

钟韵早从拂衣的外貌与举止看出了一些端倪。身着印有万妖山脉标记的纱裙,行迹匆忙,带着十二分的小心,必定是想方设法从山中逃出来的女奴。

再看她眉目精致如画,眼神坚定,气息纯净,神态举止不含一丝邪魅,倒有一种睥睨众生的霸气,想来是对乱糟糟的万妖山脉深恶痛绝,才会冒着生命危险从山中逃走。

钟韵自幼生长在大家族中,哪怕不是个聪明绝顶的伶俐人,但自认分得清打交道的是人是鬼。

要是拂衣知晓她心中想法,简直要仰天大笑半个时辰。知人知面不知心的道理,她在前世可是悟得透彻明白、悟得鲜血淋漓。

单凭第一面的印象就将自己的底牌托出,还试图说服对方加入自己的送死队伍,这操作真的是十分风骚。

拂衣不记得钟韵具体是哪一年消失在人前,印象中好像正是炼气阶段,钟家寻了百年都没找到人,等她再次出现时就已是元婴真人。

难道前世的钟韵是被困在了万妖山脉?不对,拂衣很快否决了这个可能。

她在剑修一道表现出天赋后,戾霄在她身上下了禁制,对她还算是信任,万妖山脉的大小事务都会交给她处理。

若戾霄将钟韵关在山中,拂衣不可能一点消息都不知晓。

“我好不容易逃出来,还是不回去了。你最好也别去,你家的玉简准不准确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戾霄现在好好的,还能亲自出席万妖宴。宴上全是金丹期妖修,随便拉一个出来都能一翅膀呼死你。”

拂衣不知道劝她回头是岸会不会影响她的命运轨迹,但她很快想通了一点,从她归来的那一刻起,这个世界便与前世截然不同了。

譬如此刻与少女时期的钟韵相识,就注定会对她们两人的修途产生影响。

“啊?这么快就恢复好了?”钟韵尴尬地扯了扯嘴角,“那,那我到底跑这儿来干什么?”

送死呗......拂衣很想甩她一记白眼,看她手足无措的样子又有些可爱,甩甩头打消了嘲笑她的念头。“我要走啦,你走不走。”

“去哪儿?”钟韵有些气馁,本想搞个大事件,结果却闹了个大乌龙。

“我要回我来的地方,去吗?”拂衣觉得要是有个人作伴,途中应该会很有意思。钟韵的心性人品完全没问题,不必时时刻刻防备着他,就是暂时还有些傻,不过这正是有意思的地方。

“去,反正我也不知道去哪里。”钟韵进缚龙域之前就打听过,这里的传送裂缝有些古怪,元婴修士不得入内,炼气修士不得出去。

想要离开,必须在这里修炼到筑基,本想着杀了戾霄之后找个地方躲着闭关。现在计划落空,她完全没心思修炼,干脆跟这个看着颇为赏心悦目的道友结伴游历。

怎么说呢,结伴同行的道友美丽,自己心情会跟着变好,而且物以类聚,如此一来即可表明她也是美丽的姑娘。

“那走啊,再不走妖主们要出来了。”拂衣越看钟韵越像个傻大姐,就这样子都敢独自一人出来历练,消失百年还真不是不能理解的事。

拂衣转身走在前面带路,沿着不成型的山道一路飞驰。

穿过稀稀拉拉的树林,越过缓缓流淌的小溪,心中揣着对自由的期待,身边跟着个总能让她发笑的傻道友,一切都舒心极了。

直到走出荒郊,嘻嘻哈哈的两人被一头一阶圆满的银角狼拦住,轻松的气氛这才消散。

上一章: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