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8章 你懂的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10

银角狼是缚龙域最最常见的妖兽,也没之一。它们生性狡诈狠厉,不喜欢到处手下留情留种,一生又容易生下一大窝,还个个都好养得起,让一些珍稀妖兽捶胸顿足气不打一处来。银角狼浑身毛发纯白似雪,毛绒蓬松感,从背影看过去的很像是一条肥嘟嘟的狗,但是后转身时只需看见它们头它们生性狡猾狠厉,喜欢四处留情留种,一生又容易生下一大窝,还个个都好养活,让一些稀有妖兽捶胸顿足气不打一处来。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8章 你懂的》精选

推荐书目:绞明 宠物饲养守则 勇者至尊 诸神莫挨老子 江湖有间八卦社 碧血倾心 穿书之许愿系统 大庸王朝 我的老师是学霸 魅医倾城

银角狼是缚龙域最常见的妖兽,没有之一。

它们生性狡猾狠厉,喜欢四处留情留种,一生又容易生下一大窝,还个个都好养活,让一些稀有妖兽捶胸顿足气不打一处来。

银角狼浑身毛发纯白似雪,毛绒蓬松,从背影看过去很像是一条肥嘟嘟的狗,不过转身时即可看到它们头上一根弯弯的银色尖角,是攻击的源头,亦是死穴。

“你左我右。”拂衣脚尖轻点,身法敏捷,如一道残影从原地闪烁至银角狼右方,轻卷起脚下尘土,如一片黄色的雾在周遭弥漫开来。

钟韵比她慢上两息,然而性命之争,一息已能定生死。银角狼咧嘴呲牙,头上银色光圈闪现,如两道弯月,又似世间最薄最利的刀刃,只一眨眼便朝二人飞射而去。

“小心!”拂衣实力有限顾不得施救,她身上的一阶防御裙只是聊胜于无,全靠消耗灵力撑起一片灵光护罩,哪里还有多余的力气搭救钟韵。

好在钟韵出身大族,自身实力相当过硬,身上宝物聚起的护罩闪烁轻晃了一阵,在即将被震成重伤之际调转身形,勉强躲过了这道本命天赋攻击。

“它身上有伤,攻它左后腿!”拂衣手上没有法器,纤细白皙的右手似乎一折就断,然而在她展开手掌的一瞬,一柄虚化的白金色长剑如有魂灵般浮现在空中。

拂衣修长的手指猛地并拢,握住剑柄的瞬间气势骤变,懒懒散散不着调的形象如幻梦般破碎,仿佛那剑与她融为了一体,剑的奥义镶嵌在了她的骨血之中。

一剑起,风云......并未变色。

拂衣差点沉浸在前世的记忆里,以为自己能一剑劈散眼前的低阶小兽,但事实却是这一剑只让银角狼更加狂躁,因为蓬松可爱的白毛都被削去一片,露出了森森白骨与乌红浊血。

“拂衣道友,你到底行不行啊!”钟韵已经被本命天赋震出轻微内伤,当看到拂衣气势全开时,还以为自己顺手捡到的同伴是个王者,没想到一剑攻去仍是个炼气弱鸡。

“修道之人怎能轻易说不行?”拂衣咧嘴一笑,娇美精致的脸染上一丝邪恶。“扰它视线,待我抓准时机,你便取其性命!”

刚刚本想趁其刚刚使用过本命天赋攻其伤处,谁知连一息功夫都没帅到,还发现自己如今并无元婴时期的剑心,只能拟出个皮毛,无法达到应有的威力。

不过拂衣并不气馁,对剑与剑法的领悟还在,再加上前世的斗法经验,对付一头一阶妖狼还是不成问题。

一阶圆满的妖狼只比她高出一个小境界,以她的境况,这点差距完全可以忽略不计,身边还有个炼气七层的钟韵相助,不将妖狼银角完整取下都不算赢。

“拂衣道友,快动啊!”钟韵一个人跳上跳下,又是扔符箓又是灵光凝刃,把冲动易怒的妖狼激得狂躁不安。“你还在等什么?等进阶的契机吗?”

“我在动。”拂衣分出心神应了一句,她是站在安全的地方没错,但神识已经分散开来,如同一根根细线,跟随着妖狼的一举一动。

神识本该是一个整体,然而对于有过元婴期经验的拂衣来说,神识更像是一个可以随心所欲的工具。她想要分散成片即可观察整体,想要分化为细线,即可观察每一处细微变化。

这是低阶修士难以领悟的方法,难以言说,一旦能够做到时却又如臂使指。

只是这样的方法远远超过了炼气期的境界,拂衣额头渐渐浸出细汗,脸色也不复刚刚的红润,有了一种病态的苍白。

好在妖狼境界同样有限,以她的经验很快便抓住了破绽。

“钟道友闪开!”拂衣俯身贴地,以一种极其刁钻古怪的姿势挥剑而去,纯粹金灵力聚成的长剑顺势攻出,在地上划开一道深深裂痕。

咔咔咔——

轰隆隆——

尘土飞扬,霎时间朦胧了视线,劲风狂卷,将钟韵与妖狼的神识冲击得溃散不成形。一声凄厉嚎叫响彻荒野,惊起林中一群瑟瑟发抖的低阶小鸟慌乱窜逃。

“拂衣道友!你干了什么?我看不见了!”钟韵感觉自己快被这个队友弄疯了。

正常组队确实是一人引敌一人攻击,可是谁来告诉她,为什么她队友的攻击无差别啊?她的神识都快被刚刚的剑招余威击伤啦!

“钟道友,快取它银角!”拂衣已经耗尽了力气,只凭本能留住了三成灵力防止意外,但她的神识清晰地看到妖狼已无法动弹,至少短时间内绝无可能再进行攻击。

钟韵很快反应过来,再次探出神识挥刀攻去,一道道紫色光刃带着令人心惊的雷力,这是修道者最恐惧的力量,是世间最纯粹、最霸道的力量。

妖狼哀嚎不止,深知自己难逃此劫,却无论如何都没法从死境中挣扎,只能由着那道紫光击向额心深处......

一阵噼里啪啦的轻响,听起来一点都不可怕,像是枯叶被人踩断,又像是雨点落在了屋檐上。

但在这阵雷力劈出的响声后,银角狼再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,拂衣与钟韵的神识亦感觉不到第二个活物的气息。

“呼......”钟韵揉着震得发麻的手,将刀丢进了储物袋中。“我说拂衣道友,你到底是打的哪里啊,我怎么没从它身上看到伤?”

钟韵这会儿也反应过来,拂衣并不是无差别攻击,更不是贸然出手误伤了她,而是对于自身力量的控制已经到达了炼气期的巅峰,深知这一击并不会对她造成实质伤害。

钟韵看着拂衣明明虚弱却仍气定神闲的样子,莫名有种“这个姑娘不一般”的感觉,并深觉自己与之同行的选择做得十分明智。

只是这些感觉并没有维持过三息,因为她看到拂衣咧嘴一笑,颇有些嬉皮笑脸的意思,说出来的话更是让她瞠目结舌。

“嘿嘿嘿,我攻击的地方虽不是死穴,但却是一头有尊严的雄狼最在意的部位,嘿嘿,你懂的。”

钟韵:“......”她懂个屁!她为什么要懂这种东西!可是偏偏......她就是懂了啊。

-

(再开无男主仙侠真的是头铁加真爱啊,新书榜都好难冲嘤嘤嘤,乖巧求推荐票,请看我可怜无助弱小悲伤的眼神......)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