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12章 前世仇人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11

前生,拂衣曾被戾霄赶去杀一只千足蝎,完成4任务后,她准备在缚龙域到处去走走看一看,领略到自然风光,体悟天地法则。后来的她刚晋阶金丹前期,心中已有近一个比较完整的逃出计划,只差找到了被解除禁法的方法就能实行,那一次的历练正好走了大运。她在一座古修洞府找到了了一当时的她刚刚进阶金丹后期,心中已有一个完整的逃离计划,只差找到解除禁制的方法就能实施,那一次的历练正好走了大运。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12章 前世仇人》精选

推荐书目:晚风不似你 不嫁姊夫 超脑太监 彩妆包女孩 我真没想出名啊 绝世红颜只为你倾倒 苦茗酒馆 史上第一密探 女魔头的现代日常 首富身边的女人

前世,拂衣曾被戾霄赶去杀一只千足蝎,完成任务后,她打算在缚龙域四处走走看看,领略自然风光,感悟天地法则。

当时的她刚刚进阶金丹后期,心中已有一个完整的逃离计划,只差找到解除禁制的方法就能实施,那一次的历练正好走了大运。

她在一座古修洞府找到了一份几近失传的丹方,原本以为是对剑修没什么用处东西,看也未看就收进了储物袋里,打算拿给交好的炼丹师换灵石养剑。

结果那位炼丹师好友仔细参悟后欣喜若狂,告诉她这是一份能解禁制的破禁丹。

好友姓齐名誉,是她在金丹初期时结识的道友,品行端正,为人和善,一向秉持着能不杀则不杀的原则修炼,战斗力弱得惊人,炼丹技术正好与战力相反。

拂衣身上的禁制困扰了她许多年,在外游历或完成戾霄分派的任务时,她从来不与人交心,更不会说出自己是被妖主豢养的杀人工具。

唯有齐誉让她卸下心防,坦然告知了身上带有禁制一事,但这并非她有什么矫情的倾诉欲,而是因为齐誉对丹道研究颇深,曾在古玉简上读到过世间存在解除禁制的丹方,他很想找来仔细研究研究。

听说世间还有这样的好东西,拂衣哪会不动心,深思熟虑后才将自己的情况告知,托他在外游历时帮着留意。

结果齐誉没找到,她却自己找到了,只可惜破禁丹所需的灵植十分珍惜罕见,其中一味是砸灵石都砸不到的极品。

拂衣只好一边打听找寻相关讯息,一边存灵石购买余下的几十种灵植,历经千辛万苦,终是将那最后一株灵植找到。

她欣喜若狂,以寻找进阶契机为由离开缚龙域,来到齐誉所在的碧霄域,以为这一回离开便是永远。

谁知赶到齐誉开的丹药铺,只看到紧闭的大门和两张城主府贴的封禁符箓,宣告这里已经不属于上一任东家,任何人都可前往城主府租赁或购买。

拂衣从来不曾怀疑齐誉,她知道他是光明磊落之人,是信得过的至交好友。当然,事实也没有让她失望,只不过是让她悲痛愤怒罢了。

丹药铺隔壁的老王道友说,齐誉是被人暗算了。他不久前在拍卖会上拍到了一株九转圣莲,事后小心谨慎,还是防不住有心人暗中调查。

觊觎九转圣莲的修士是金丹圆满,扮作客人来到齐记丹药铺,与齐誉在内室中交谈时,驱使豢养的三阶圆满灵虫暗算了他。

事后城主府派人前去调查时,发现除了九转圣莲之外,丹药铺里的珍贵灵植与丹药都在原来的位置上,储物袋也没有被带走。

而齐誉,肉身被灵虫啃噬一空,只余下一具黑得发亮的骨架。

拂衣听到老王道友的讲述时,脑中几乎是一片空白,过了好久好久,空白中才回荡起齐誉的一句话:破禁丹对魂魄有损,要是能找到九转圣莲炼一炉涤魂丹就好了......

城主府的调查很快有了结果,暗杀齐誉的修士名叫辛无真,金丹圆满,精于御虫之道。

根据各方描述,城主府迅速描绘出他的样貌并公告于世,同时许以重利追杀辛无真,让碧霄域很是热闹了一阵。

画像上的人长眉入鬓,凤眼邪异,高鼻薄唇,因过于瘦削脸颊微微凹陷,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,仿佛完全不在乎这世间的任何规则。

-

拂衣记忆中的脸是平面的,因为她到死都只看过那一副画像,从未找到这个人,没能亲手为好友报仇。

“既然撞到眼前来,不出口恶气怎么行,哪怕不能杀,也要弄个半死才能解恨。”

拂衣不敢违背因果要他性命,这世间一切都是先有因才有果,如今的辛无真与她毫无瓜葛,她不能为没有的“因”造成“苦果”。若因前世之仇取他小命,不仅会对心境有所影响,还会徒增不被天道认可的杀孽,增加进阶雷劫的威力。

雷劫强上一成,生机就少两成,拂衣不会为今生不曾发生的事给进阶增加难度。她脑中转过几个法子,又一一否定了去。

“火灵不在,应该是去了别处继续寻找猎物,这里都是炼气期和凡人,还不够它塞牙缝。距离这里最近的小市还远,以火灵的速度一来一回少说要一整夜......”

拂衣一边分析眼前的情况,一边思索着怎样才能制住此人。不一会儿,脑中就有了一个稳妥的法子。她牵起嘴角,眼睛微微眯起,笑得一口白牙在黑暗中发亮。

拂衣身形轻晃,继续向下方潜入,很快感觉到双脚一空,稳稳当当落在了寂静无声的地洞中。

在上面隐匿时,拂衣仔细观察了这些人的气息与灵气波动,确实是被灵火震伤,短时间内都不可能醒来。她取出传讯符留下一串信息挥了出去,过了好一阵才见钟韵噗通一声砸了下来。

“呼,憋死我啦。”钟韵在传讯符中得知地洞无危险,是以才敢大喇喇地跳进来,看清了这里的情形,她赶紧撸起袖子对拂衣道,“我先搬十个出去,隔两刻你再搬十个,就这样轮着来如何?”

“去吧去吧,”拂衣笑眯眯地点头,又道,“我在这里寻找矿脉,若无收获一会儿再交换信息,你又来接着找。”

钟韵应了一声,神识先卷住十名没有灵气波动的凡人,他们的承受能力没有修士那么强,气息已经开始变得微弱,再捱下去必死无疑。

她用灵力聚起一层隔绝岩石层的护罩,以有生以来最快的速度向外面遁去......

待她走后,拂衣立刻转身走向辛无真,双手缓缓推至胸前,似在推动无比沉重的巨物,却偏偏显得轻盈灵动。

她的身上浮现出一层又一层白色光圈,双手翻飞的速度越来越快,手决越来越繁复,使得九层光圈渐渐合为一体,又在瞬间炸开成为无数光符,照得整个地洞明亮如同白昼。

-

(我太难了,跟数学题一样难啊,大家快救救孩子投投票吧,呜呜呜——)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