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14章 收服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11

辛无真当然更年轻,实则比是寻常炼气期镇静,脸上但是不由自主带出了几分真实的情绪。神识碰触到灵虫袋边缘,悄无声息地钻了进来,他感应到了与自身心神相连接的爱虫气息。这让他倍感安心,抬眼看向离处那胆子大狂妄自大的女修时,再懒得说掩藏神情中的轻蔑。“果真是没没见过这让他感到心安,抬眼看向不远处那胆大狂妄的女修时,再懒得掩饰神情中的不屑。“果然是没见过世面,被妖族豢养在山中,怕是以为外面的修士都如你们这些女奴一般无用。”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14章 收服》精选

推荐书目:绞明 宠物饲养守则 勇者至尊 诸神莫挨老子 江湖有间八卦社 碧血倾心 穿书之许愿系统 大庸王朝 我的老师是学霸 魅医倾城

辛无真毕竟年轻,看似比寻常炼气期镇定,脸上还是不由自主带出了几分真实情绪。神识触碰到灵虫袋边缘,悄无声息地钻了进去,他感应到了与自身心神相连的爱虫气息。

这让他感到心安,抬眼看向不远处那胆大狂妄的女修时,再懒得掩饰神情中的不屑。“果然是没见过世面,被妖族豢养在山中,怕是以为外面的修士都如你们这些女奴一般无用。”

“你说得很是。万妖山脉中的女奴真的没什么见识啊,整天就是唱歌跳舞,曲子翻来覆去就那两首,舞步也没什么新意,唉,别提了,想想就心塞。”

拂衣啧啧感叹,完全不去理会辛无真话中的挑衅,像是不知道他在分散注意力。

“......”辛无真一时语塞,他又不是在跟她闲聊,为什么这小女奴接话接得这么流畅,居然还抱怨起来了。算了,许是女奴的思维方式和正常修士不同,他何须理会这些,只要耐心引动灵虫即可。

正在辛无真继续往灵虫袋内探时,拂衣忽然翻了个白眼,就差在脸颊写上鄙夷两个大字。“哎,我说你到底能不能把虫子祭出来?这都快半刻了,你的神识就这么没用吗?”

“小道友,刚刚就劝你不要挣扎,你偏不信邪,看看,这不就被我戳破了?做出这副惊悚的表情不是惹人笑话吗?你看你,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,神识和灵虫袋的连接也断了,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?”

辛无真脑中嗡嗡作响,不由自主瞪大眼,她为什么会知道自己试图御虫攻击,明明低上一个小境界,就算有禁制牵制,也不该发现如此细微的动作。

他的神识一向凝练得极好,只要足够小心,炼气期的修士根本不可能察觉到,为什么今天会在一个炼气九层面前失手?

不,他不能接受!

“贱奴,受死吧!”辛无真神情骤变,阴狠且自负。他再不掩饰神识的动作,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探入灵虫袋内,终于在不到眨眼功夫驱动了九只指头大小的绿色飞虫。

“噬灵虫?你认真的?”拂衣哈哈大笑,颇有一种不活活气死你就算我输的气势。“我剑都快凝好了,你就给我看这个?哈哈哈哈哈嗝——”

“你......你......”辛无真被她气得快要窒息,这是他耗费一滴心头血才养出来的爱宠,每次祭出来都会让人恐惧万分,他最享受别人看到噬灵虫时露出的那种绝望神情。

本以为这女奴会吓得手脚发软,跪求他留她一条狗命,可谁曾想她竟然放声嘲笑,还看不起他的噬灵虫。

“唉,没意思,我连打都懒得打,你赶紧撤回去,我就当没看见。”

“......”辛无真觉得胸闷气短,似有一口浊血憋着吐不出去,“孰,孰强孰弱,何不手上见真......”

“章”字还未出口,辛无真猛地栽倒在地,神魂撕裂般剧痛,丹田处如有一双看不见的大手,狠狠地挤压,使得浑身灵力乱窜,经脉如有万千灵针猛刺。

辛无真本不是个怕痛的人,此刻却忍不住闷哼出声,要不是为了最后一丝颜面,他都要哭出来了。最让他绝望的是,此刻意识完全不受身体影响,仍然清醒得可怕。

他看到历来只听令于自己的噬灵虫,开开心心地投奔到拂衣身边,如九只温顺的雏鸟围绕着母亲,似乎还带着一丝讨好。

辛无真的认知都被颠覆了,灵虫与他心神相连,可这一点绝不会受到禁制影响。施禁者能控制的只有修士,不可能连带修士的宠物一并操纵。

可现实给了他一个狠狠的耳光,这个让他瞧不起的女奴竟能以禁制控制他的底牌,那他还能如何反抗?

“道友,”辛无真自认是个能屈能伸的好男儿,说服软就服软,完全不带耽搁,“是我有眼无珠,眼界狭小,不知人外有人山外有山,道友实力强大,以后我甘愿为道友做事。不知道友如何称呼?”

“早这样不就得了,还非要找找刺激。咳,以后,就叫我主上吧。”拂衣伸出一根手指,让一只噬灵虫轻轻落在指甲上,绿色的硬壳在她手指灵光下闪烁着幽光,就像凡俗村落的夜里飞舞的萤火虫。

辛无真此刻才不得不接受两桩现实,第一,眼前的女修与万妖山脉那些脑残女奴不一样,第二,种在身上的禁制的威力远超寻常禁制,而且绝对不是如今的他能挣脱的。

其实辛无真不知道的是,灵虫的灵智本就不高,加上拂衣有前世的经验,这才能利用禁制控制住它们。她只要动用禁制捕捉到辛无真的气息即可化为己用,让只听令于主人的宠物听令于她。

这是一种迷惑的技巧,并非直接的控制,若想让灵虫完全听令于她其实很难。

不过拂衣无所谓能不能完全御虫,她又不是真的想养这些小东西,不过是为震慑住辛无真罢了。

目的达到,拂衣手指一动,衣袖如墨化开在水中,盈盈一挥间,噬灵虫便又乖乖巧巧回到了辛无真的灵虫袋中。

她负手而立,如一株傲立于悬崖之上的灵松,在她身上,辛无真看不到低阶修士的卑微与小心翼翼,反倒看出了一种睥睨众生的傲气。

砰——

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震得地洞都晃了一晃,装逼状态的拂衣被钟韵沉重的身躯压住,只露出了一张扭曲又尴尬的脸,以及一只在地上刨来刨去的手......

拂衣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,眼角都在微微抽搐。就不能让她再多帅一会儿吗?她算是看出来了,这傻大姐就是来克她的,在钟韵面前,她根本不可能帅过三息以上。

“差点摔死我了!刚刚往下遁的时候撞到一块大石头,绕都绕不开,我心里着急就用上了全部力气,谁知道这一穿就止不住,嘿嘿,抱歉啊拂衣,砸痛了你么?”

拂衣:“......”她痛,真的痛,但在刚收服的小弟面前她能说什么呢?半点都不能示弱好吗?

“无妨,你也是救人心切嘛。”拂衣只能强自淡定,维持住最后一丝尊严,毕竟她也是要脸的好吗?

钟韵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。“嘿嘿,下次我会小心的。咦?这位道友醒了!哎呀太好了,我们三人轮番往外运人,很快就能把他们全部带出去。”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