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16章 怕你死得太快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12

拂衣向来也不是个不喜欢救孩子的人。前生今世,她都他巴永远是切记深陷救但是不救的终极思考中。但是眼前的人也不是别人,是钟韵。从大局可以看出,钟韵不能够死,她是五千域内很难得一见的正统性修士代表,会不断成长为一名正义而不傻缺的好刀修。多年以后,她能让作恶多端的修士闻从大局来看,钟韵不能死,她是三千域内难得一见的正统修士代表,会成长为一名正义而不傻缺的好刀修。多年以后,她能让作恶多端的修士闻风丧胆,最厉害时候甚至让整个修仙界的风气都变得积极向上。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16章 怕你死得太快》精选

推荐书目:九元咒 我有块免死木牌 型男飘飘然 超能寒武纪 联盟永恒 神目天帝 玉鉴问道 剑破天门 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 斗罗之通灵王

拂衣历来不是个喜欢救人的人。前世今生,她都巴不得永远不要陷入救还是不救的终极思考中。可是眼前的人不是别人,是钟韵。

从大局来看,钟韵不能死,她是三千域内难得一见的正统修士代表,会成长为一名正义而不傻缺的好刀修。多年以后,她能让作恶多端的修士闻风丧胆,最厉害时候甚至让整个修仙界的风气都变得积极向上。

从私心来讲,拂衣喜欢这个傻乎乎的道友。说得矫情一些,她好多年都没交过朋友了,能遇上钟韵,她很开心。

所以不管下方的灵气有多紊乱,符箓的杀伤力对现在的她来说有多强,拂衣还是毫不犹豫冲了出去。

反正救出来的人还有小弟守着,而小弟又因为禁制在身,大气都不敢在她面前喘,让她能够安心使出全力速速解决麻烦。

好在偷袭钟韵的女修只是炼气八层,又被火灵的威压震伤,还未来得及恢复,根本不可能招架得住她用尽全力的一剑。

可是杀了一个弱鸡,下面还有一个王者。

拂衣早就感觉到二阶初期妖兽的气息,若是正常情况,她这会儿早就溜之大吉跑至几十里开外,为救钟韵,她不仅没跑远反而还离妖修更近了。

拂衣迅速冷静下来思考着最有利的做法,逃是不可能逃得掉,妖兽的神识若有若无扫在身上,像是在戏耍猎物。只要她做出逃离的姿态,必然死得更快。

她了解缚龙域妖兽的心态,在方寸之地做久了山大王,认定人族低他们一等,对待人修的轻视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。

再加上高阶对低阶惯有的不屑,让他们在面对小小炼气期时很容易掉以轻心,拂衣打算利用好这一点,这是眼下唯一的生机。

找准时机竭力一战,总好过憋屈等死。

“小女奴,”一道辨不出是男是女的声音从地底传出来,幽幽的飘荡在平原中,听上去有些渗人,“你怎从万妖山脉跑出来了?是不是戾霄大人对你不好?呵呵呵......跟我回去好不好?”

原来是只诡音兽......拂衣心头蓦地一松,默默感谢天道老是这么宠她,跟亲闺女似的,真是怪不好意思。

诡音兽四蹄雪白,身上长满黑灰色鳞片,头上顶着一对黑灰色异型角,尾巴与四蹄一样生有白色长毛。

这种妖兽进入一阶即可模仿兽语人声,擅长躲在暗处音攻,不喜正面与人斗法对战,一是因为没有拿得出手的本命天赋,二是因为防御太弱,四舍五入相当于没有防御。

拂衣前世与人闲聊时还曾调侃,别的妖兽身上就一处死穴,而诡音兽浑身上下都是死穴,哪怕越阶杀了它们都不好意思拿出来吹牛。

这话当然是有些夸张了,想要越阶反杀其实是件很难的事,特别是到了高阶,获胜几率很小。

只不过那时候拂衣已是下域巅峰,元婴圆满的真人可以在三千域内横着走竖着走跳着走,不论说什么做什么都不会有谁反驳,咳,说白了就是有些膨胀吧。

但诡音兽实力确实是出了名的弱,弱到很少在活物面前现身,常常以一种自以为神秘的姿态行走历练,其实就是怕得要死,只能以声音示人。

如今再回想起从前,拂衣心中没有了跌回低阶的失落与憋闷,只仔细在记忆中翻找着有关缚龙域内诡音兽一族的信息。

缚龙域山脉无数,其中大型山脉共一十九,实力最强的妖主正是戾霄,另外十八座大型山脉的妖主皆为金丹圆满。看似临门一脚即可进阶元婴,然这一脚对于妖修来说着实不易迈出去。

诡音兽一族实力弱,自是占据不了灵气均衡浓郁的大型山脉,它们整族依附于七星山脉的妖主玲珑,贴上了这位实力仅低于戾霄的妖主,才不至于被别的妖兽灭掉。

七星山脉离此地甚远,拂衣不知这只诡音兽怎会冒险跑到这里来,它们一族没资格参加万妖山脉的酒宴,眼高于顶的戾霄绝无可能邀请它们。

这只诡音兽敢出现在万妖山脉附近,那么极可能是跟着玲珑一道来赴宴,拂衣忽然想到前世的万妖宴上,玲珑似乎闹出了一点幺蛾子。

可当时是出了什么幺蛾子来着?她忙得脚不沾地,又担心美貌乖巧可爱的自己会被妖修看中带走,把手上的事一做完就溜了,只记得宴会不算圆满,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后来青玉山主不许大家提及此事,别的女奴又不爱跟她聊八卦,这事儿就被她抛到脑后去了。

“小女奴?你为何不应我?”

“我......我害怕......”

拂衣垂眸,像个受了惊的小傻子。

她不再于久远记忆中寻找线索,不管玲珑在万妖宴做了什么,与眼前这只诡音兽有无关系,都无法使困境噗一声消失。

讯息顶多能助她攻心,攻心却非她之道。

“怕什么?我又不会吃——了你,哈哈哈......”

拂衣听出它调戏的语气无比轻蔑,那是一种长期被强者压制,遇上比自己更弱的存在便不由自主显露出来的恶。

她不仅不怒,反而更加安心,不怕对方不屑,就怕对方太过于重视。她聚起灵力至左臂将钟韵甩向远空,左右是不会摔死,先一边玩儿去吧。

“我是怕,你这不敢露面的废物死得太快,简直无趣。”拂衣身周灵光一闪,身影如雾气般消散,融入虚无的灵气之中。

不就是藏着不让人看见吗,她又不是不会,诡音兽除了音攻再无任何优势,正好,她神识强大,最不怕的就是音攻。

“狂、妄、贱、奴——”

诡音兽被戳中痛处,恼羞成怒,无形无质的音波冲开土壤层,带着强劲气浪荡开在拂衣刚刚所处的方位。然而那里空无一人,只余红色尘土漫天飞扬。

“滚、出、来、受、死!”

诡音兽的声音变得尖利高昂,每一个字都似一击重锤砸在拂衣胸腔,让她不得不咬紧牙关以免闷哼出声。

识海之中如有一双无形之手猛搅一气,钝痛无比,昏昏沉沉,拂衣却仍能稳住化尘术,不曾露出行迹。

二阶初期的诡音兽毕竟还是太年轻,拂衣竭尽全力保持清醒,顺着气流波动浮浮沉沉,如一片没有生机的枯叶随风飘荡,感应音攻的源头——诡音兽本体的方位。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