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17章 嘚瑟的萤火虫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12

天下道法千千万,快字乃致胜关键。拂衣一入地,立马充分调动灵力扑向一方奇大无比的地洞,那里粗看空无一物,却她的神识却在其中意外发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灵气波动幅度。那是具有独特灵息的生灵独有的波动幅度,不论静止不动但是动作,这波动幅度都要如影随形。一呼一吸,近乎静止不动。拂衣拂衣一入地,立刻调动灵力冲向一方奇大无比的地洞,那里乍看空无一物,然而她的神识却在其中发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灵气波动。那是具有灵息的生灵特有的波动,无论静止还是动作,这波动都会如影随形。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17章 嘚瑟的萤火虫》精选

推荐书目:晚风不似你 不嫁姊夫 超脑太监 彩妆包女孩 我真没想出名啊 绝世红颜只为你倾倒 苦茗酒馆 史上第一密探 女魔头的现代日常 首富身边的女人

天下道法千千万,快字乃制胜关键。

拂衣一入地,立刻调动灵力冲向一方奇大无比的地洞,那里乍看空无一物,然而她的神识却在其中发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灵气波动。那是具有灵息的生灵特有的波动,无论静止还是动作,这波动都会如影随形。

一呼一吸,几近静止。拂衣迅速而谨慎,刚刚用了许久才抵达地洞,此刻战力爆发,短短数息之间潜入了比之前还深的地洞中。

刷刷刷——

白色剑光划破黑暗,厉芒凝聚成月,寸寸杀机。

若是诡音兽能够看破拂衣的化尘术,便能从她诡谲多变的身法与剑招中看出端倪,这绝不是一个万妖山脉的女奴,而是了解杀戮、擅长杀戮、却能止住杀戮之欲的强者。

她持剑的手很稳,一招一式无一不精准,变化多端,却能做到每一剑都连绵不绝,如同润物细无声的雨丝。

只不过细雨带来生机,剑雨带去毁灭。

“放——肆——”

诡音兽的音攻微微有些颤抖,这突如其来的杀招着实将它吓得不轻,恨不得立马遁地飞逃,好在及时想起自己是头二阶妖兽,这个厉害的小女奴只不过是个炼气期。

可是突如其来的剑雨让它脊骨发凉,竟在原地停顿了一息才撩蹄子避开攻击。

就在这短短一息间,第二场剑雨竟如跗骨之蛆,紧紧跟随它抵达落地的方位。她是怎么察觉到自己要去哪里?诡音兽脑中一片空白,本就不高的灵智有些不够用了。

为什么它的运气这么差,别的兽出来吃人拐姑娘都顺顺利利,它一行动,居然就遇上剑修。

谁不知道人族修士中就数剑修与刀修最疯狂,别的修士游历时巴不得多带点儿防御宝物,偏偏剑修刀修提着武器就能出门,动不动就嚷嚷着要征服星辰大海。

最让它不爽的是,这两种修士竟还扬言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御,它想起这话就觉得生气!它既不擅攻击也不擅防御,那它该怎么办?去死吗?

“别躲在暗处不出声,你有本事调戏我,你有本事出来啊!”

拂衣一心三用,贱兮兮地挑衅诡音兽,神识铺开在巨大地洞的每一个角落,手中灵光化成的长剑不断掠出刺目光芒。

剑本身的招式本不多,用的人领悟得深了,便有了所谓的剑法剑诀。

拂衣前世无意得了一部《无名剑法》,不知来处,最终也不知去处,其中奥妙她从不曾悟透,却足以让她成为下域叫得上名号的剑修。

哪怕此刻受境界限制,心中领悟无处发挥,手中凝聚的还是一柄无形无质的灵光剑,她的攻击力也远远超出了诡音兽能够承受的范围。

剑修之境,分为剑骨、剑心、剑势、剑意、剑魂、剑灵、剑仙。

前世拂衣输在了起跑线上,直到金丹中期才凝练出一身剑骨,到陨落之时,才勉强摸到过剑势的边缘,并未真正悟出属于自己的剑势。

尽管如此,她仍是凭借《无名剑法》的大道至简理念,将一颗追求剑道之心磨练得更加坚实强大。她摒弃了花里胡哨的东西,一刺一挑,一劈一撩,皆有属于她自己的风格,而非那些一成不变的死板招式。

诡音兽渐渐察觉到,自己的每一步、每一个动作都在对方的预料之中,她总是能及时攻到它将抵达的方位,破开它疯狂嘶吼的音攻。

偏偏它还看不到对方究竟身在何处,更无法从那看似毫无章法的剑招中找出破绽,这个小女奴为什么不按套路出剑?它真的快崩溃了!

好想放弃颜面直接逃走......

这念头一出现就无法打消,诡音兽决定好兽不吃眼前亏,回去叫上几个兄弟姐妹一起找到这女奴,把她和同伙全都捉回去,还不是想怎么折磨就怎么折磨。

“想逃?没那么容易!”拂衣的神识察觉到,诡音兽的灵息波动转至岩壁处,明显是要遁地逃离。“说挑衅就挑衅,说跑就跑,你以为这山是你开出来的?”

拂衣气聚丹田,灵力滚滚涌入经脉肺腑,周身灵光猛地炸开,使得这方地洞最小的缝隙都被照亮。

她如一颗在黑暗中重生的星辰,光芒只遮掩了面容,掩不住身上那股欲与天地自然争锋的气势。

不过,这是拂衣在心中给自己加的戏,实际上,炼气期的她顶多算是一只亮得比较嘚瑟的萤火虫。

一剑挥去,地洞霎时静了。

拂衣稳住身形,双脚缓缓落在冰冷柔软的土壤之上,等待那一道熟悉的声音。

轰......轰隆隆——

陷入黑暗的地洞猛烈摇晃,碎石尘土如冰雹,如暴雪,簌簌坠落在地。

靠近岩壁处,一个凸起的小土包中散发出浓烈的血腥气,那是诡音兽,在断绝生机的瞬间终于显现出了原形。

“咳......咳咳......”拂衣聚起的灵光剑消散得无影无踪,没有实体长剑,她连以剑撑地的耍帅动作都做不到,只能像只可怜的瘦猫,倒在地上蜷缩着吐血。

“弱鸡到了二阶,也,也还是弱鸡......咳......过几天,得先弄把剑将就着了。咳咳咳......”

拂衣脸上仍是笑着的,她才不管血糊了一脸有多狰狞,以炼气九层之境越阶击杀二阶初期的妖兽,这是前世的她想都不敢想的事。

今生的她,真是帅得惨绝人寰啊!

拂衣感觉到身上的女奴装碎了大半,忍不住重重叹了口气。“唉,可惜了。”她之所以打算穿这件衣裳去小市晃悠,是为了让青玉山主查得到她的行踪。

明珍死时顶的是她的脸,在青玉山主看来,逃走的应该是明珍而不是她。明珍一向是个空有想法没有成算的人,逃出山脉后必然会因恐惧紧张做出一系列傻事,譬如留下线索,让人追上来。

反之,以拂衣的谨慎小心,肯定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。为了不让青玉山主生疑,她才打算去招摇一圈,待离开小市再换上钟韵借给她的一套防御裙。

若是青玉山主按迹追到小市,只会继续前往明珍的家乡,那是与宝瓶村全然相反的方向。

“算了算了,衣裳破了也好,待会儿丢在这洞里,若是能被找到就当‘明珍’也死了吧。”拂衣强行让自己分散注意力,不要关注自身伤势。

这一分心,她余光就见诡音兽拱起的土包旁,裂开了一道泛着光芒的裂痕。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