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19章 想得挺美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14

拂衣心绪并无太大波动,抽回神识,也没再多看那方地洞几眼。她会为自己没能救孩子而倍感一点遗憾。这决非甚至麻木冷血,亦也不是颓唐悲观消极,前生的种种经历让她明白了世间万事万物自有缘法,错过了是错过了了。为了注定一生的事一点遗憾,对心境与修为豪无助益,更不能够变化生活现实。与她不会为自己没能救人而感到遗憾。这绝非麻木冷血,亦不是颓废消极,前世的种种经历让她明白世间万事万物自有缘法,错过就是错过了。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19章 想得挺美》精选

推荐书目:绞明 宠物饲养守则 勇者至尊 诸神莫挨老子 江湖有间八卦社 碧血倾心 穿书之许愿系统 大庸王朝 我的老师是学霸 魅医倾城

拂衣心绪并无太大波动,收回神识,没有再多看那方地洞一眼。

她不会为自己没能救人而感到遗憾。这绝非麻木冷血,亦不是颓废消极,前世的种种经历让她明白世间万事万物自有缘法,错过就是错过了。

为已经注定的事遗憾,对心境与修为毫无助益,更不能改变现实。与其浪费时间去感叹、去伤怀、去悲痛,还不如赶紧投入到眼前的事,这才是对自己与同伴负责。

拂衣身上的伤势还未痊愈,灵力亦只恢复到了五成,不过她一向擅长强行装逼,待回到山腰临时洞府时,脸色已经平静得看不出一丝端倪。

“主上。”辛无真面无表情地喊出令他屈辱的称呼,心中一阵翻腾恶心,强忍着没有表露出来。

“钟道友伤势不重,为免主上多心,我不曾喂她丹药,许是还要一阵才能醒来。救出来的人都按主上吩咐送去了安全地方,至于醒来会如何,就看他们的造化了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拂衣淡淡点头,没有任何表示。辛无真自以为伪装得很好,其实眼中的狠厉阴鸷仍然暴露无遗,不过她不在乎,无关紧要之人的恨与爱,对她来说都如微风拂面,轻轻撩过便不见了。

“背着她,立刻赶路。”拂衣见天边泛起鱼肚白,转头吩咐了一句,自己先一步朝着洞府外面走去。

“不知主上打算去哪儿?”辛无真紧随在后,往山巅疾驰时眼珠忽然一转,想到了一个极妙的主意。“主上若是想躲避万妖山脉的追踪,属下倒知道一个好去处。”

“哪里?”拂衣漫不经心地问道。

“无妖盟。”辛无真脸上的一抹冷笑,隐在黎明前最后的黑暗中,狭长凤眼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。“那里集结了缚龙域最痛恨妖兽的修士,他们若听说主上的遭遇,必会加以援手。”

无妖盟是缚龙域的反妖兽组织,百年前秘密兴起,聚集了不少痛恨妖兽的修士,随便拖一个出来都能大讲特讲与妖兽的相恨相杀,比话本子还要刺激。

这个有故事的组织不是天知地知的那种大秘密,缚龙域有不少修士与妖修都知晓无妖盟的存在,只不过打探不到具体的信息。

譬如盟会总部在哪里,里面有多少人,都是些什么境界,对外人而言都是谜。辛无真想到盟里的情况,心中不由得冷笑,拂衣乃妖主豢养的贱奴,去了无妖盟,有的是人愿意帮他解决这个麻烦。

他心中算盘打得啪啪响,拂衣走投无路,必会选择前往无妖盟求援,他几乎能够想到抵达后的画面......到时候,他定要将其肉身用来祭虫。

“不,我还有事。”拂衣想都没想就拒绝了。呵呵,辛无真还在当她是不知世事的女奴啊,二十五六的人了还这么轻敌真的好吗?

无妖盟嘛,她怎么会不知道。

一群乌合之众凑到一起暗戳戳地骂妖修,实际上只敢做一些不起眼的小事进行报复。今天去剿一群灵兔,明天去端一窝灵鼠,一个个连身份都不敢暴露,因为他们大多都还在妖主手下做事呢。

拂衣还记得这群蠢货的口号:人族至上,天下无妖。

从前她就觉得这组织是个笑话,天下要是无妖,天地自然如何平衡?开天辟地创道的就有七位妖祖,因着缚龙域里有几只坏妖兽,就恨不得所有妖族去死,这心境歪得可真够厉害。

她那么痛恨戾霄,甚至恨屋及乌厌上了所有鸟族,也顶多是去拔一拔人家的毛。当然她承认这不是什么高尚的行为,但比起“天下无妖”这种蠢理念还是好多了。

“你......”辛无真有些气恼,一腔怒火和焦躁无处发泄,忍了许久才又劝道,“主上,眼下最重要的是躲避追踪,我与方玉山主黎珍有些交情,山中的规矩我还是知晓一二的。”

逃奴必死。拂衣比他清楚。想到此她不由得一愣,难道戾霄就是因为这个破规矩杀了她?它奶奶个鸟,那她死得也太憋屈了吧。

“说不去就不去,你少啰嗦。”拂衣懒得再搭理他,更不需要与他解释什么。他无非是想把她拐去无妖盟,让一群心态扭曲的高阶修士出气。

人长得不怎么样想得倒是挺美。不过......辛无真是缚龙域本土修士么?跟无妖盟有联系不说,居然还认得黎珍。

前世,黎珍死在她手上,无妖盟亦是被她所灭。

这两桩杀孽都和戾霄脱不开干系。黎珍是因得不到戾霄关注屡次挑衅她,无妖盟的覆灭,是戾霄亲口下的令,她亲自动的手。

今生,拂衣不想跟黎珍和无妖盟扯上关系,没想到偶然撞上的辛无真和这两方都有联系。真是应了那句流传已久的话,缘,妙不可言。

晨光破开黑暗时,拂衣正好劈出了一座临时洞府。这里距离火灵所在的地洞很远,她与辛无真一路清理了行踪,灵智不算极高的火灵不可能找得过来。

拂衣靠着凹凸不平的石壁打坐,冰凉的触感让她脑中一片清醒。她现在要做的事太多,身边跟着个钟韵倒还好,辛无真这样的不安定元素还是早早甩开为妙。

她不担心辛无真走远后会不受禁制控制,缚龙域对炼气期来说是个封闭地方,走得再远,她都能轻易寻到他的踪迹。

“你说的那个无妖盟。”

“主上是想......”

“不,我不想。”

“......”

拂衣没理会他扭曲的神情,自顾自地道:“我脱不开身,你帮我去一趟。不论无妖盟的前辈愿不愿帮我,你都到宝瓶村后山与我说一声。”

辛无真闻言眼神微闪,他去也行啊!痛恨万妖山脉妖主的人多的是,只要他好好鼓动,说不定一呼百应,一去就是一群。

“属下必定办好此事,只是此去时间甚久......”

“无妨无妨,你先走吧,注意安全哦。”

拂衣笑眯眯地冲他挥了挥手,目送着他脚步轻快地离去,直到气息消失。

“一来一去少说大半年,等到了宝瓶山,机缘差不多也该出世了。有这些搅屎棍在,抢机缘的高阶妖兽就有人解决了。唉,怎么办,我实在是太聪明了。”

拂衣满足地感叹着,颇有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是怎么回事?自恋了一会儿,她才想起今天的收获,神识探入储物香囊里,打算检查一下诡音兽的完整度。

这一看,却是让她皱紧了眉。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