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21章 会说话你就多说点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14

拂衣并不指出青春年少时的傻气是一件错事。每个人都有都属于自己的成长轨迹,她与万妖山脉的女奴们非常清楚世间危机四伏,并也不是因为她们天生就比谁机敏,也不是因为幼年时期时期就亲眼见到亲眼目睹过危机四伏。女奴们为了获妖主疼爱相互相互倾轧,也也不是因为她们天性狠毒。环境个性使然。为了生存,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成长轨迹,她与万妖山脉的女奴们深知世间险恶,并不是因为她们生来就比谁机警,而是因为幼年时期就亲眼目睹过险恶。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21章 会说话你就多说点》精选

推荐书目:晚风不似你 不嫁姊夫 超脑太监 彩妆包女孩 我真没想出名啊 绝世红颜只为你倾倒 苦茗酒馆 史上第一密探 女魔头的现代日常 首富身边的女人

拂衣并不认为年少时的傻气是一件错事。

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成长轨迹,她与万妖山脉的女奴们深知世间险恶,并不是因为她们生来就比谁机警,而是因为幼年时期就亲眼目睹过险恶。

女奴们为了获得妖主宠爱互相倾轧,也不是因为她们天性恶毒。

环境使然。为了生存,为了资源,为了地位......再加上每座山的山主从小给她们洗脑,才会逐渐形成扭曲的观念。

拂衣之所以没有加入到争宠大军中,同样不是因为天生比谁多几分聪慧,而是因为她一直记得,父母曾在她被掳走时凄厉嘶吼。

父母疼她爱她如生命,那么她被掳走一定是个错误。小小的拂衣在脑中种下了这个念头,生根发芽,渐渐生出了一颗反抗之心。

据她了解,山中大多女奴的父母与她的父母相反,知晓自家女儿能够进入万妖山脉伺候戾霄,九成九都是欢天喜地举家庆祝。

至少在妖主身边能够得到庇护,不会随随便便被妖兽吃掉。

“拂衣,我们走吧。”钟韵没有自怜自艾的习惯,稍微伤感一下子,立马就能原地满血复活。“咦?你的小弟呢?”

“我让他去办点事,过段时间在宝瓶村汇合。我们先去下一个小市把银角狼卖掉,正好顺路。”拂衣起身挥了个洁尘术,将两人身上的尘埃挥散,走出洞府时,还不忘将里面的气息清理掉。

“拂衣啊,我在千湖域打听缚龙域消息的时候,听说这里有个无妖盟,我们要不要去那里看看?”钟韵很为拂衣的逃离担忧,“无妖盟里有金丹前辈坐镇,要是能加入其中,你就不怕被人追杀啦。”

拂衣拎着一根长长的树枝在前方开道,听到这话脚步一顿,转过身来道:“无妖盟的盟主是一位妖主的男宠,几位长老也都投靠在各大妖主山中,他们能反什么妖兽啊?”

“啊?”钟韵瞪大了眼,真实画风怎么跟她打听到的神秘组织不太一样?说好在危难中聚集起来,齐心协力抵抗妖兽,怎么转头就各自投奔妖主怀抱了啊?

“我原本计划在万妖山脉干一票大的,然后就去投奔无妖盟,待修炼到筑基期就可以离开这里了。”

拂衣闻言脑中灵光一闪,她可算是明白前世的钟韵为什么会失踪了。

无妖盟除了剿杀低阶妖兽出气,还会干些偷鸡摸狗的恶事来维持盟会的运转。要让一大帮修士死心塌地跟着自己,多多少少要拿点儿好处吧。

但缚龙域的资源是妖主的,人修是妖主的,什么都是妖主的,他们自己想得机缘都难,哪里拿得出好东西养活下面的人?

于是,无妖盟高层就想出了一条生财之道:贩卖修士。

缚龙域虽小但五脏俱全,常常会有前来历练的外域修士,一个个还都是炼气筑基,几乎不会有金丹期前来。这些修士对于万妖盟的人来说就是行走的灵石,改造改造就能卖给需要奴仆的妖主。

他们从妖主那里拿了灵石,又打着反妖主的旗号培养下属,小日子过得不可谓不滋润。大多妖主都不知晓这些琐碎事,他们不关心蝼蚁般的人修做了什么,就算知晓了也不一定放在心上。

前世戾霄之所以下令剿杀无妖盟,是因为盟内一名成员气运爆棚,无意让缚龙域的水灵给认了主,气得他鸟毛都快炸起来了。

“你要是真去了无妖盟,指定给买去大山里给妖修当媳妇,以后就只能待在山里养娃种灵田。”拂衣半是调侃半是认真,种田是不可能种田的,但被禁锢百年是肯定的。

前世发生的事,就是铁证。

“幸好幸好,以后我真的要多长点心眼了。唉,拂衣你为何这样聪慧?我要是像你就好了。”

“姐妹,会说话你就多说点!”

两人很快嬉笑玩闹开来,加快了赶路的脚步,朝着宝瓶村方向的小市疾驰而去。

-

小市上闹哄哄的,与寂静无声的荒郊山林有着鲜明的对比。一进入修士们设下的阵法屏障,嘈杂人声便不绝于耳,这让在赶路一月的拂衣与钟韵有种终于见到活人的兴奋感。

“来来来,走过路过机缘不要错过......”

“一件五枚,件件五枚,只要五枚,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......”

“筑基前大甩卖,都是自用好货,九成新,大家快来看一看啊......”

钟韵从未到过这样零散的小市,看到许多穿着破旧的散修们摆着摊嚷嚷,每一个都想去逛上一逛。拂衣本想让她不用浪费时间,但看她确实好奇新鲜,就没有开口阻止。

一路逛下来,钟韵有些失望。“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嘛,听着便宜,可是买来都用不上。”

比如那位声称件件五枚下品灵石的修士,摊子上买的都是被震坏的武器阵盘,或是灵气全无的防御袍,跟凡俗的物件都没差别。

“想在这里捡漏是不可能的事,能遇上合心意的材料都算幸运了。不过这样也好,安全起见我们只卖银角狼,本来还有点拿不出手,这下全靠同行衬托了。”

拂衣找了一块空地,将闲暇时分割好的银角狼取出来,皮毛、骨骼、银角摆在一起,兽血用钟韵随身携带的寻常玉瓶装好放在另一边。

诡音兽是二阶,她不敢拿出来显眼,至于那十块金火异矿,她决定给钟韵平分了,到了筑基期再拿去卖。

“拂衣,我们要吼两嗓子吗?”钟韵搓搓手,看上去有点小紧张。

“不。”拂衣坚定拒绝,她才不当喊着卖的低端摊主。“好货不怕没人要,等着吧,很快就会有人来问。”

钟韵听后松了口气,若拂衣让嚎,她肯定是会一起嚎,但这种事做起来难免有点羞耻,不做当然是最好。

不多时,果然有修士陆陆续续上前询问价格。

先是一名趾高气昂的中年男修询问银角价格,听到拂衣报出的价格扭头就走。再有一名衣着清凉得过分的女修询问兽血。

不过拂衣很快发现,她老是与远处一名贩卖妖兽材料的摊主对眼色,想来两人是同伴。

接连送走一个个不诚心的修士,终于有一名穿着灰色道袍的炼气圆满中年在摊前站定,十分懂行地问道:“两位道友,全包五十枚下品灵石如何?”

这与拂衣的理想价格一样,正要一口应下,却听旁边传来一道刺耳男声。“等等!没我开口,谁都不许交易!”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