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22章 必杀名单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14

一名头发花白,衣着骚包,神情阴狠,深怕人家不明白他是反派的老大爷,负手站在小摊左侧离处,笑得一脸狡诈。拂衣立即反应时回来,这名炼气完满的老大爷是来收“进场费”的。缚龙域的小市都是由低阶修士自发地行成,也没正儿八经势力会来管这种没油水的地盘,因为这拂衣当即反应过来,这名炼气圆满的老大爷是来收“入场费”的。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22章 必杀名单》精选

推荐书目:绞明 宠物饲养守则 勇者至尊 诸神莫挨老子 江湖有间八卦社 碧血倾心 穿书之许愿系统 大庸王朝 我的老师是学霸 魅医倾城

一名头发花白,衣着骚包,神情阴狠,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是反派的老大爷,负手站在小摊左侧不远处,笑得一脸奸诈。

拂衣当即反应过来,这名炼气圆满的老大爷是来收“入场费”的。

缚龙域的小市都是由低阶修士自发形成,没有正经势力会来管这种没油水的地盘,所以这里一向是混乱与秩序并存。

交易方便是方便,但像老大爷这种面上说是收保护费,实则是打劫的修士不少。

“柳三木,我看你是穷疯了吧?”灰袍中年眉心一皱,明显有些不耐烦。

钟韵正想着中年还挺正义,就听到他接着又是一句。

“你就不能等我买完了再收?穷疯了都不长点脑子,你不穷谁穷?”

钟韵:“......”好吧,当她什么都没想。

“你买你的,我收我的,井水不犯河水。”柳三木瞪了中年一眼,继而转向拂衣与钟韵,在两人脸上扫了一圈,笑容变得有些不怀好意。“小丫头,摆摊先上交五十枚灵石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“道友说说看,具体是怎么个不堪设想?”拂衣一脸好奇,她是真的不知道啊。

她前世只在小市逛过买过,没有机会亲自摆摊,只听说过有莫名其妙的修士仗着修为稍高,在这里横行霸道耀武扬威。

“若是寻常修士不给入场费,休想出得这方大阵。”柳三木散出威压一震,周遭灵气波动都紊乱起来。

不过还不到一息功夫,他脸上的神情又和缓了下来。“我瞧两位道友年轻貌美,这也算是实力的一部分嘛,有实力者,待遇自然不同。”

“哦——”拂衣恍然大悟,“所以我们不给入场费,你就要把我们逮去送给这里的妖主?”

“答对了!”柳三木毫不犹豫地点头,说完只见两人眼中满是鄙夷不屑,神情便有些难看起来。“你可知道这里的妖主是谁?”

拂衣眯了眯眼,这题她又会答。这里靠近宝瓶村,妖主如风,正是在她必杀名单中排第三的千足蝎妖。

五岁那年,如风将她和另外十八名女童带走,从此她再不曾见过父母。

到了万妖山脉,那十八名女童或是因为资质不够好、容貌不够美被放弃,或是因为犯下这样那样的错被责罚。在山中,放弃与责罚的结局没有区别,都是一个死。

前世拂衣没找到如风寻仇,今生她可不会放过这毁她修途的罪魁祸首,不过,君子报仇五六十年不晚,她还是默默修炼到金丹期再杀上山去吧。

“还傻愣着干什么?要么交灵石,要么跟我走一趟,自己选!”柳三木说话时不忘扫一眼周围,见众修皆是炼气七八层,挑了挑眉毛,感觉今天的自己信心十足。

“这样吧,”拂衣不急不忙地指了指灰袍中年,“我先跟这位道友交易,然后再跟你走,如何?”

柳三木见她一副认命的模样,觉得颇为满意,点点头同意了她的要求。“那就赶紧交易吧。”哼,天真的小修士,卖了灵石又如何,到时候不还是要进他的储物袋?

灰袍中年白了柳三木一眼,神识一动取出五十枚灵石浮在空中,朝拂衣缓缓飘了过去。“我说道友,舍财免灾啊。”

“多谢道友提醒。”拂衣冲他咧嘴一笑,拉起还在迷茫状态的钟韵起身,朝柳三木扬了扬下巴,“走吧柳道友。”

三个走在一起非常不协调的队伍,一路默默走出了小市阵法屏障,当然,这不协调只针对于柳三木,拂衣与钟韵两人还是颇为和谐。

柳三木见二人气定神闲,像是刚吃完饭出来散个步,半点没有被人送给妖主时的惊惶,让他心中有了一丝不安。

这两个小女修该不会是在玩扮猪吃虎的把戏吧?柳三木侧眼扫了两人一眼,一个炼气九层,灵息聊胜于无;一个炼气七层,灵息沉厚归沉厚,但境界是实打实的低。

要扮猪吃虎,那也得先是虎才行。他在炼气圆满十多年,临筑基只是一线之隔,别说一个七层一个九层,就算是两个九层都不够他杀着玩。

柳三木想通了这一点顿时安心下来,喜欢投靠妖主的女修不在少数,定是他今天走大运,恰巧撞上了两个。这活轻轻松松,比强行掳人上山或强收入场费简单多了。

“如风妖主可是这附近最强大的妖修,金丹初期,啧啧啧,真是想也不敢想的境界。你们两个要是跟了他,哪里还用出来摆摊?丹药灵石首饰衣裳,还不是伸手就来。”

柳三木说得唾沫横飞,恨不得重新投身成为姑娘家,修炼两年把自己打包给送上山去。他没有注意到拂衣与钟韵眼中流露出来的嫌弃,一路唠唠叨叨引她们向荒僻处走。

他的神识若有若无地牵制住两人,防备她们临时改变主意逃跑,拂衣只觉这是白操心,她可不打算逃走。

拂衣可不管他从前做了些什么孽,她不是那种动不动就要替天行道的人,她很实际,实际到有些小心眼,但凡敢蹦跶到她面前使坏的修士,她统统不会放过。

“你左我右?”拂衣催动神识,向钟韵传音道。

“好说好说。”钟韵早等得手痒,她还从来没见过拐卖女修拐得如此正大光明的人,也不知这老道从前害了多少姑娘,看这轻车熟路的样子,简直可恨。

刷刷刷——

钟韵率先出了手,身形一晃至老道左后方,刀光闪现时,人已成为一道虚影。

柳三木见状心中一紧,这等身法是他从未见识过的,显然不是缚龙域的低品阶身法。“道友是何方人士?”他一边速速飞退一边试图拖延时间,话一出口才惊觉另一名女修竟已不见了踪影!

这两人是哪里来的怪物?为什么跑到缚龙域这等方寸之地欺负人?柳三木祭出九只蓝色小旗,在空中呼啸着散出一股黑色浓雾,渐渐凝实成为九道人形黑影。

“噬魂旗?你是邪修?”钟韵反手一刀挥出,噼里啪啦一阵雷光闪烁,刚刚凝起的黑影又溃散了不少。

以化尘术掩住身形的拂衣同样诧异,她并非惊讶柳三木是邪修,而是惊讶于他的法器。噬魂旗能够吞噬活人魂魄养为己用,是一种极邪恶的法器,同时也是极难炼制的法器。

柳三木手中这副是一阶超品,而拂衣的必杀名单中,恰好有一人用的是蓝色一阶超品噬魂旗。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