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23章 相识于微时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14

拂衣前生活了一千年,与她不干掉的人越积越多,大到有过生死之仇不共戴天,小到有过甜咸灵粽之争后寿终正寝不相来往。修练到元婴时,拂衣闲时无事弄了一份必杀名单,一直到殒落都没能杀完。这其中毕竟不在内甜咸灵粽之争的小怨,不是真正的血仇。名列第一榜首的自然是戾修炼到元婴时,拂衣闲来无事弄了一份必杀名单,直到陨落都没能杀完。这其中当然不包括甜咸灵粽之争的小怨,而是真正的血仇。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23章 相识于微时》精选

推荐书目:晚风不似你 不嫁姊夫 超脑太监 彩妆包女孩 我真没想出名啊 绝世红颜只为你倾倒 苦茗酒馆 史上第一密探 女魔头的现代日常 首富身边的女人

拂衣前世活了五百年,与她不对付的人越积越多,大到有过生死之仇不共戴天,小到有过甜咸灵粽之争后老死不相往来。

修炼到元婴时,拂衣闲来无事弄了一份必杀名单,直到陨落都没能杀完。这其中当然不包括甜咸灵粽之争的小怨,而是真正的血仇。

名列榜首的自然是戾霄,第三名是掳她前往万妖山脉的如风。

前世,这份名单上的修士大都死于她剑下,恩怨早已了结,此生有她刻意避免,应是不至于再结一次仇。如果真的结下,那她也只好再杀一回。

至于那些不曾寻到的,或是因为种种原因决定放弃的,拂衣抱着无所谓的态度。

但名单上有那么几位,是决定走爱与和平路线的拂衣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的。比如此刻撞上的柳三木,这位在名单上排行第二的邪修,是她做梦都想亲手杀死的人。

“柳三木,十四年前你可去过宝瓶村?”拂衣的声音散开在林中,幽幽地回荡着,让人辨不清究竟是从哪一个方位传出。

柳三木头顶悬浮的九方噬魂旗猛地一抖,再次唤出九道浓雾凝聚的黑影,一个个凶悍得像是讨命恶鬼,让人难以想象他们都曾是活生生的人。

“与你无关!”柳三木神情阴狠,不论眼前两人是什么来路,既然对上了,那就必须死。他身周黑气缭绕,使得沾染了阴邪气息的草木都失了几分生机。

灵物最恨邪气侵染,然而邪修却是灵气与邪气的结合体,他们既可以吸收灵气入体,又能够在阴邪之地修炼进阶,弱点是心境难以跟上,杀孽过多,总是会受到天道限制。

这就导致邪修冲击小境界容易,想要跨过大境界很难,柳三木气息圆融沉厚,实力亦不弱,由此可见,他在炼气圆满至少磨砺了十五年甚至更久。

境界符合,法器符合,邪修身份符合。拂衣此时已能确定,十四年前从宝瓶村带走她姐姐的人,必是柳三木无疑。

一想起这桩往事,拂衣久无波动的心微微发紧,不过她很快调整好心绪,隐匿在紊乱的灵气流中,如一阵疾风朝柳三木方向攻去。

“剑气!”柳三木背脊一凉,被一股凌厉霸道的光芒惊得神色骤变。“你是剑修?”

他现在真的有点后悔了。一个雷灵根刀修还罢了,境界尚低不足为惧,可加上一个炼气九层剑修,这压力他一人承受不来。

每一名剑修的剑气皆有不同,强弱深浅,与修士自身的底蕴有关。

丹田灵力足,境界沉稳,剑气便能吞山河;若打磨灵力的时间不够,根基浅薄,剑气便虚浮无害,轻易可破之。

柳三木虽未出过缚龙域,但好歹是活了六七十年,剑气强弱他还是能分得清楚。短短数息之间,他已感觉到危险在逼近。

这一回,死亡的脚步不是无声无息悄悄接近,而是强势果断,毫无掩饰。剑气中透着灵性,仿佛就是要宣告他今日性命注定要断送在此。

另一边,紫色雷光密密麻麻铺成了网,刀气划破一道道黑影,完全不给它们重组的机会。紫光还在蔓延,朝着他法器的方向侵蚀,他已防不胜防。

“二位道友且慢,我有话要说!”柳三木果断认怂,扯开嗓子嚷嚷道,“我十四年前确实去过宝瓶村,抓走过一名九岁的小姑娘!”

在拂衣开口提及此事时,柳三木就已回忆起当年的一切,只不过当时以为还有一战之力,没必要与两个黄毛丫头多言。眼下状况对他不利,他能拖一阵算一阵。

“果然是你。”

拂衣再次荡开的声音带着杀意,剑气如倾泻而下的山洪,带着金灵力特有的肃杀之气,气势汹涌,无法阻挡。

“等,等等!她没死!她没死!”

柳三木惊惧交加,再不敢借此事拖延时间。

“我可以带你去找她!”

钟韵觉察出拂衣在减缓攻势,连忙传音问道:“那姑娘是你什么人?他真的会带你去找她么?”

“会。若是不会,再杀不迟。”拂衣没有回答第一个问题,只传音应了后一句,正要催动灵力凝聚禁制符文,就见钟韵身上闪出一道灵光,无声无息没入柳三木体内。

“唔......”柳三木闷哼一声倒地,九只被雷力摧毁大半的噬魂旗砰砰砸在他身上。“你,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一点让你听话的小玩意儿罢了。要是你敢不老实,这符箓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。”钟韵试图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,由于还不太习惯,看上去反倒有些好笑。

拂衣散了灵力聚起的长剑,神情复杂地看着钟韵。“你何必浪费一张傀儡符,下禁制也是一样的。”

“那怎能一样呢?”钟韵瞪大眼睛,一本正经道,“你已经牵制住一人,再来一个怎么受得了?就算不被反噬,神识也得受伤啊。我正好有傀儡符嘛,不用白不用。”

看着她笑得眉眼弯弯,拂衣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。

傀儡符是同品阶符箓中最珍贵的一种,一枚顶得过一件上好法器,而且就算有灵石也不一定买得着。

钟韵身上的宝物虽多,但傀儡符也属于顶顶贵重的东西了,她偏能毫不犹豫地拿出来制住柳三木,原因只是不想让拂衣神识受伤。

拂衣心中有些酸涩,很久没有人这样待过她了。

然而她吊儿郎当的时候什么好听的话都能说,正经起来反倒嫌矫情,道谢的话说出来还会显得格外生分。

“我说两位道友,我还活着呢!”看到两人一直当他不存在,浑身经脉被剑气雷光震伤的柳三木莫名有点委屈。

他一个大活人这么容易被忽略的吗?他神识被符箓束缚住,连丹药都取不出来,这俩居然还在这里眉来眼去搞姐妹情深?

他这一打岔,拂衣不好再刻意道谢,只默默记下这份纯粹真挚的好。

庆幸相识于微时,惟愿今生永不负。

“起来带路。”拂衣神识一动,将柳三木从地上拖起来,疼得他呲牙咧嘴却不敢言。

看出两人是不打算给他服药的机会,柳三木只好认命转身在前引路,拂衣见是前往宝瓶村的方向,眼中闪过一丝疑惑。

“你将人带到了哪里?”

“微云岛。”

柳三木有些中气不足,低垂着头明显有些心虚。钟韵见状正想说这岛名听着还不错,余光就见拂衣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。

“微云岛是什么地方?”钟韵眼睛盯着柳三木的背影,用神识传音询问道。“是不是很危险?”

“危险倒谈不上,只不过这一去,”拂衣呐呐道,“许是更加无法安心了。”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