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24章 童年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14

在拂丝绦着怅惘的传音中,钟韵渐渐地明白了了微云岛是怎样一个地方。简言之微云,并不如字面那般轻盈灵动美好的。缚龙域的微云岛内,不存在着一群很脆弱娇柔且豪无根基的女子,卑贱得犹如天边浮云,风一吹就散。“拂衣,我们肯定要救她出。”听见拂衣言简意赅的解释,钟韵心中有所谓微云,并非如字面那般轻盈美好。缚龙域的微云岛内,存在着一群脆弱娇柔且毫无根基的女子,卑微得如同天边浮云,风一吹就散。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24章 童年》精选

推荐书目:绞明 宠物饲养守则 勇者至尊 诸神莫挨老子 江湖有间八卦社 碧血倾心 穿书之许愿系统 大庸王朝 我的老师是学霸 魅医倾城

在拂衣带着惆怅的传音中,钟韵渐渐明白了微云岛是怎样一个地方。

所谓微云,并非如字面那般轻盈美好。缚龙域的微云岛内,存在着一群脆弱娇柔且毫无根基的女子,卑微得如同天边浮云,风一吹就散。

“拂衣,我们一定要救她出来。”

听到拂衣简短的解释,钟韵心中有些憋屈,她从前只对世间黑暗的一面有所耳闻,从来不当回事,如今亲耳听到熟悉的人讲出惊心的事实,才令她有了一种真实感。

“好。”拂衣面色平静,然而扫过柳三木的眼神中,杀意如墨般浓郁。

在缚龙域,生灵分为几个阶层。

首位是妖主,其次是高阶妖兽,再往下是高阶修士与寻常妖兽。低阶修士和凡人地位相差不算太大,行走于世必要带着十二万分的小心。

而微云岛上的姑娘地位远远低于凡人,是缚龙域内最卑微的族群。因为她们是用来给低阶修士发泄的工具,亦或是供人进阶的补物。

在缚龙域有灵智的生灵心中,微云岛上的姑娘哪怕能够修炼亦不能称之为修士,只不过是一个个低贱的炉鼎。

拂衣没有告诉钟韵的是,修士进出微云岛其实一点都不困难,可是很少有酒肆舞坊的姑娘逃得出来。

这并不是因为微云岛管理有多严格,若是有心,修炼到一定境界自是能逃得出去。

岛上的姑娘之所以不逃,是因为她们自幼经过洗脑,习惯以这样的方式活着。如同被豢养的灵兽,哪怕偶尔向往自由,也只是嘴上说说,不愿为之付诸实际行动。

前世拂衣曾去过微云岛办事,与那里的姑娘们有过几次短暂交流。

她发现她们都抱着一种天真的幻想,期待会有一位踏着七彩祥云法宝的翩翩美青年,来到店里与她们相遇相爱,而后将她们带离泥潭,从此做一对神仙道侣。

拂衣当时还曾疯狂暗示,若想离开不如靠自己去争取,然而人家都装作没听懂,让她知道了试图叫醒装睡的人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。

一想到姐姐是被带去了那里,拂衣就恨不得将柳三木剥皮抽筋。

“那个,”柳三木总觉得背后寒气阵阵,让他脚步都有些踉跄,“我当年是一时糊涂,不是故意为之,我其实都不太擅长做这些......”

“柳道友可别谦虚,要论下作,你称第二就无人敢称第一。”拂衣冷笑出声,邪修是见者诛之的人渣,柳三木正是人渣中的战斗渣。

他的生存之道,是给妖主与微云岛提供姑娘,以此寻求庇护,若非如此怕是早就被人杀了三千回。

柳三木听她语气不善,用余光悄悄打量,这一看,就看到了一名游离在理智和疯狂边缘的暴躁老妹。他赶紧识趣闭嘴,不敢再多说半句。

“拂衣,被掳走的人究竟是谁?”钟韵还是忍不住好奇,传音问了一句。

“是我姐姐。”拂衣没有再隐瞒,到了这种时候,钟韵还愿意一直跟她同行,她再隐瞒也说不过去。

“我爹娘只有姐姐和我两个孩子,但他们与祖父母都非重男轻女之人,待我们姐妹如珠如宝,不像村里有些人家,只疼儿子不疼女儿。那时候我们一家六口过得安稳又满足。”

回想起无忧无虑的童年,拂衣神情都变得温和起来,仿佛凝固在外的那层坚冰渐渐融化,露出了柔软的内心。

距她而言隔了五百余年的往事仍历历在目,只是从前都被她珍藏在心底最深处,偶尔才会拿出来回忆其中的幸福。

她们一家六口居住在宝瓶村临湖的田埂上方,木屋是父亲迎娶母亲时亲手搭建的,从她出生到五岁,一直住在那座总是充满甜香的小屋里。

祖母与母亲白天做了甜糕担去集市上卖,祖父与父亲都在村里的学堂教孩子们认字,大她六岁的姐姐拂袖像个小大人,小小年纪便担起照顾她的责任。

拂衣记忆里的姐姐,是这世上最温柔的人。

祖母与祖父都是大大咧咧的性子,母亲泼辣,父亲豪爽,她又生来是个不消停的,家中最像大人的反而是姐姐。

“她常带我到湖边玩耍,看那些大孩子凫水摸鱼,到黄昏时候,祖母和母亲就挑着担子踏着夕阳回来了。我与母亲在回家路上爱玩踩影子的游戏,祖母和姐姐就在后面笑,让我们慢些跑。”

拂衣嘴角挂着一抹浅笑,眼中如有星光闪烁,然而这光很快就熄灭了。

“直到十四年前,这位柳道友将我姐姐掳走,从此毁了我们一家。”

一家人本在屋里乐呵呵地吃着晚饭,忽然一股阴风吹来,拂衣一家只见一道模糊不清的黑影闪入屋内,卷住尖叫着的拂袖转身就走。

村里时常有修士停留暂居,感应到灵气波动前来援手,可见义勇为的修士只是炼气七层,很快就被一副蓝色小旗击中陨落,连肉身都被邪气所腐蚀。

拂衣与家人都深深记得,那九只小旗能散出浓郁黑雾,凝聚成一道道人形黑影。

“姐姐被掳走后,祖父祖母一病不起,他们年老体弱,哪里受得住这样的打击,缠绵病榻不足一月便双双撒手人寰。”

拂衣深深呼吸了一阵,平复了心头一丝涟漪才又接着道:“经此一遭,我爹我娘性情大变,无法再在村中谋生。待村民的怜悯渐渐淡去,我们一家三口就成了别人眼中的怪人。”

拂衣记得父母偶尔好转时,会担湖水回来存在缸里,也会去捉鱼摘野果,待发作起来,两人就只会紧紧搂着懵懂的她,念叨一些令她害怕又忧心的疯话。

“就这样勉强过了两年,在我五岁时,这里的妖主如风想要讨好戾霄,亲自来到宝瓶村挑选女童,把我从父母手里抢了出来。”

村中另有十八名女童被选中,这十八户人家收了如风的补贴欣喜若狂,整个村子都与有荣焉地庆贺着,唯有拂衣的父母哭得撕心裂肺。

如风长得好看,笑容温和,说起话来慢条斯理,向欢天喜地的村民们保证女童们是去万妖山脉享福。

这一切令小小的拂衣有些迷茫,一时辨不清此事是好是坏。

直到临走时,她趴在渐渐升高的小船上,看到凄厉惨叫的父母眼神是清明的,里面除了不舍,还有一种被命运碾压的绝望。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