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26章 疯舞姬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15

连续报了一桩半死仇的拂衣,带着钟韵横穿过草原,将沙沙直响的白绒草远远超过甩在身后,不多时便回到一片澄澈碧蓝的湖边。“这是镜湖了。”重临旧地,拂衣心绪与以前截然不同,上一世是为杀了人,这一次是为救孩子,并且但是世间最更亲近的人。钟韵四望极目远眺,湖泊如同一“这就是镜湖了。”再临旧地,拂衣心绪与从前截然不同,上一世是为杀人,这一次是为救人,而且还是世间最亲近的人。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26章 疯舞姬》精选

推荐书目:绞明 宠物饲养守则 勇者至尊 诸神莫挨老子 江湖有间八卦社 碧血倾心 穿书之许愿系统 大庸王朝 我的老师是学霸 魅医倾城

接连报了一桩半死仇的拂衣,带着钟韵穿过草原,将沙沙作响的白绒草远远甩在身后,不多时便来到一片澄澈碧蓝的湖边。

“这就是镜湖了。”再临旧地,拂衣心绪与从前截然不同,上一世是为杀人,这一次是为救人,而且还是世间最亲近的人。

钟韵举目远眺,湖泊犹如一块完整的湛蓝晶石静静躺在她眼前,没有一丝涟漪,令她心绪都无端宁静下来。

“这湖真好看,是因为能把天空映照下来才叫镜湖的么?”

“不是,”拂衣指着极远处模模糊糊的岛屿道,“看到那座岛了么?那里叫云微岛,在它下方才是微云岛。两座岛屿的地势走向与灵脉分布一模一样,就像镜子的正反面。”

“啊?那这么说来微云岛岂不是在湖底?”钟韵只觉新奇不已,千湖域有很多湖泊,但也没有像镜湖这般神奇的。

拂衣摇了摇头,道: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我只是听山中女奴偶然说起过。”

她没有告诉钟韵,微云岛其实处于另一方空间中,整个镜湖聚成的天然屏障是一道稳定的空间裂缝。看似一线之隔,实际上却有着无法用常理估量的距离。

元婴期时,拂衣接触到了一些有关空间的记载,这才知晓云微岛与微云岛并不处于同一方空间内。如今的她还是个炼气逃奴,不应该知晓太多,哪怕在钟韵面前,她也不能掉以轻心。

“那我们走吧,这湖水没什么异常之处吧?能用船符渡过去么?”

“能,但是没必要,走过去就行了。”

拂衣话音未落,身影已在空中跃出一道弧线,荼白裙裾随风飞舞,如一片毫无重量的羽毛落在了湖面之上。

“呀,这湖怎么回事?”钟韵紧随其后,稳稳落在拂衣身边,好奇地探出神识往下方看。“湖水挺深的啊,居然不会沉下去。”

“算是镜湖的一大特点吧。我们走得快一些,今晚就能到达。”拂衣没有解释,关乎空间的理论她懂得不多,何况就算知晓也没法说。

两人在蓝盈盈的湖面上疾驰,带起一阵阵水波荡漾。夕阳西下时,金辉洒在一白一青两道身影上,远远看去如两粒飞星正缓缓划过天空。

抵达云微岛时,天幕早从湛蓝变变得漆黑一片,璀璨星河横在天空,亦横在她们身后的湖面上。岛中寂静无声,水雾朦胧间,隐约可见无数山峰如巨人般矗立在远方。

“拂衣,你知道该从哪里下去么?”钟韵的神识没有扫到任何不同寻常之处,若不是相信拂衣不会骗她,她都要怀疑这里就是一座普通岛屿。

“我听山中一位筑基前辈提过,两座最高的山峰之间有一处空地,下方有个巨大的地洞,到了地洞里面就能找到前往微云岛的路。”

拂衣四处看了看,指着早就了然于心的路线道:“那里应该就是了,我们走。”

两人向前走了不多时,迎面遇上了三名炼气期圆满男修,有老有少,一张张笑脸在夜里泛着油腻的光。

“嘿,还有女修主动去微云岛?”

“陈道友这就不知道了吧,人家许是去投靠酒肆舞坊的。”

“刘道友,陈道友,我们,嗝,换个地方再喝!”

拂衣和钟韵不欲和醉鬼一般见识,对方除了说话不中听并无别的动作,正要擦身而过时,却听得其中一人嘟嘟囔囔道:“你们看那白衣女修,眼熟不眼熟?”

拂衣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裳,顿住了脚步。

“是有点眼熟,瞧着跟街上那个发疯的舞姬有点像?”

“对对对,我说怎么这么熟悉。”

“走了走了,管那么多干什么......”

三人的身影与说话声渐渐远去,拂衣与钟韵对视一眼,都想到了同一处。

“他们说的人该不会是你姐姐吧?”

“嗯,有可能。”

拂衣隐隐有些担忧,低阶修士与天道没有太深的联系,她无法通过微妙的灵觉来判断前途是凶是吉,只能加快脚步继续前行,在深夜时分抵达了两座高峰之间。

潜入地洞后,钟韵被里面庸俗得能闪瞎眼的布置给震惊了。“这要是不知底细,还以为是哪位凡俗暴发户的家呢!”

地洞内灯火通明,上空悬浮着一盏盏莲座灯,灯火红彤彤的,颇为暧昧。石壁上以萤光虫炼制的汁液绘制着一幅幅壁画,美人或歌或舞,十分鲜活生动。

最恶俗的是地面铺着一层金光闪闪的地砖,如同凡俗黄金,上面还雕刻着不堪入目的画作。

“估计是信奉俗到极致就是美吧,别在意啦。看这里灵气波动与别处不同,应该就是......”拂衣走向一块圆形金砖,身形一闪就消失在原地。

“拂衣!”钟韵惊呼出声,连忙跟上前去,刚刚踏上那块金砖就觉眼前一黑,肉身像是坠入了水里,浮浮沉沉了数息,双脚忽地踩到了实地。

待视线从模糊变得清晰,钟韵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陌生广场上,拂衣站在她身边,也是一副长了见识的神情。

广场上人声鼎沸,不少衣着清凉的炼气低阶女修摇着扇子手帕,或是娇笑或是调戏,想将在此观望的修士们拉入自己店中。

拂衣和钟韵的到来让她们静默了一瞬,就连附近街道上行走的男修都齐刷刷望了过来,见过被捆成粽子的女修,也见过昏迷不醒被扛来的女修,这种清醒状态下自己跑来的还真不多见。

不过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,稀有品种少归少,但三不五时还是会出现一下。于是大家默默转开视线,只在心中猜测这俩会投奔去哪一家。

一群招揽客人的小女修眼睛发亮,一窝蜂涌了上来,将两人团团围住,七嘴八舌夸起自家酒肆舞坊如何如何的好。

钟韵何曾见过这种大场面,被这些香喷喷的莺莺燕燕围住,她都快要窒息了。“拂,拂衣,救我......”

“各位道友见谅,我们要去醉仙坊,快快放开她吧。”拂衣一把拽住钟韵衣袖,将她从一名炼气七层的女修手中抢了回来。

听到拂衣的话,众女修竟都露出了相似的古怪神情。

其中一名身着鹅黄纱裙的圆眼姑娘,瞪着眼睛惊讶道:“哎呀,你们还不知道?醉仙坊垮了!被一个疯掉的舞姬给砸得不成样,死了好几个客人呢!”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