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27章 杠精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15

刚听醉酒后修士说到这名疯掉的舞姬,拂衣心中就生起了一丝忧虑。世间经常有撞脸的两人,但是对于修士来说,惟有当两个人的气息面容此外十分相似,才能在没见过两人后生起一种似曾相识之感。若而已眉眼五官相象,气息截然不同,修士们绝会指出这两人有多十分相似。气息世间常常有撞脸的两人,可是对于修士来说,唯有当两个人的气息面容同时相似,才会在见过两人后生出一种似曾相识之感。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27章 杠精》精选

推荐书目:晚风不似你 不嫁姊夫 超脑太监 彩妆包女孩 我真没想出名啊 绝世红颜只为你倾倒 苦茗酒馆 史上第一密探 女魔头的现代日常 首富身边的女人

刚刚听醉酒修士说起这名疯掉的舞姬,拂衣心中就生出了一丝担忧。

世间常常有撞脸的两人,可是对于修士来说,唯有当两个人的气息面容同时相似,才会在见过两人后生出一种似曾相识之感。

若只是眉眼五官相像,气息截然不同,修士们绝不会认为这两人有多相似。

气息是一种颇有些玄妙却又实实在在感应得到的东西,有些人气息相投,初见面就能成为亲密友人,有些人气息不合,明明无怨无仇都要掐成一团。

亲人与亲人之间就有一种相似的气息,就好比妖兽的同一族群,或是同一属性的灵物。

到了筑基期,修士即可靠敏锐的灵觉辨别前方有哪些妖兽,亦能够远远探查出附近宝物的五行属性,这一切都是凭借对气息的感应。

在云微岛偶遇的醉酒修士都是炼气低阶,对气息的感应并不敏锐,只能勉强觉察出拂衣与疯舞姬相像,却无法感知她们是否具有同样的血脉。

此刻再从不同的人口中听到这名疯舞姬,拂衣心中担忧更甚,刚想开口询问,就听黄裙圆眼姑娘再次惊呼出声:“哎呀,说起来你和那疯舞姬还有些相像呢!”

听到这话,围过来的几名女修都齐声应和起来。

“你不说我还没发现,你一说好像还真是!”

“对对对,气息像,眉眼五官也像。”

拂衣闻言,抱拳朝她们拱了拱手,收起惯常的吊儿郎当,客气有礼,颇为郑重。“诸位道友,可否告诉我那名舞姬如今在哪里?”

“被抓走了啊。”一名穿着青衫的姑娘摇着一把灵光闪闪的扇子,脸上挂着一个十分古怪的笑容,仿佛想掩盖眼中的惊惧。“砸了醉仙坊,还在街上发疯,连累了好些人呢。”

拂衣不由自主拧起了眉头,追问道:“请问她被抓去了什么地方?”

青衫姑娘脸上笑容一僵,干巴巴地轻咳两声,摇着扇子翩翩离去。她一走,余下的姑娘们也都纷纷扭着细腰散开了。

得知两人不是来加入微云岛,她们就已没了兴趣,听到是来找那疯子,更加不想靠得太近以免惹祸上身。

唯一没有离开的是那名黄裙圆眼的姑娘,拂衣见状心觉有戏,连忙传音问道:“道友,可否提点一二?究竟是谁带走那名舞姬,又是带去了哪里?”

黄裙圆眼的姑娘咬了咬唇,神情颇有些为难,环顾四周一圈后还是摇了摇头。

“难得有外面的修士肯屈尊称我一声道友,凭你以礼相待,我本该还之以礼。可是......微云岛有微云岛的规矩,要是插手这些闲事,会有人责罚我的。”

黄裙圆眼姑娘苦笑着施了一礼,与刚刚的浮夸姿态比起来,这苦笑倒是显得足够真诚。她转身离开,有意无意与拂衣擦肩而过,竟出乎意料地传音回答了刚刚的询问。

“岛主,微云山庄。”她传音时脸上不露丝毫端倪,刚走出广场,立马挂上一抹谄媚笑容扑向一名炼气九层的青年,口中还喊着“子豪哥哥等等我呀”。

拂衣被她这套出神入化的神情转变震撼得无以复加,微云岛还真是戏精多如狗,戏骨满地走,高阶变脸术竟恐怖如斯。

缓了好一阵,拂衣才把眼神从黄裙姑娘和她的子豪哥哥身上收回,向钟韵传音道:“老妹,你在这里找家酒肆坐着等我,我去一趟微云山庄把人顺出来。”

“你们缚龙域的称呼都这么土的吗?请叫我阿韵,或者小仙子。”钟韵先是反驳了一句,随后一把挽住拂衣传音道,“想偷偷去找刺激不带我?你觉得可行吗?”

“阿韵小仙子,”拂衣强行憋住笑,试图跟她讲讲道理,“我听我们山脉的前辈说过,微云山庄的庄主亦是这里的岛主,他是金丹后期,手下筑基期多如牛毛,我好歹有一技傍身,独来独往肯定不会被抓住。”

拂衣故意给了她一个你很弱的眼神,自打二人熟悉后,她扎钟韵的心扎得很是顺手。

钟韵哼哼两声,没理会她故意打击,而是走上了迂回路线。

“你这说法恕我无法苟同。来来来,我给你算上一笔帐。”钟韵清了清嗓子,而后反应过来自己是要传音,并不需用嗓子,连忙忽视拂衣看傻子一样的眼神,有条有理地杠了起来。

“缚龙域妖兽多,人族少,我就勉强算三十万人具有灵根吧。这三十万人能引气入体的大概二十九万,这二十九万中能进阶炼气后期的,约莫二十万。这二十万人中能够进阶筑基的......”

钟韵顿了顿,转眼看向拂衣。“你猜猜有多少?”还不等拂衣回答,她又自己抢答道,“不到十万。这十万人当中还有一部分已经进阶金丹,那么余下来的顶天能有七万。”

钟韵停下脚步,认真地看着拂衣的眼睛。“就算这七万筑基都在缚龙域,分散开来连个人毛都难寻着,小小微云山庄还筑基多如牛毛?我瞧能有十来个都顶天了!”

拂衣:“......”请问现在去无妖盟还晚吗?她想举报一个精怪,杠精也算是精吧?

“好了好了,我承认刚刚是夸大其词,可是此去风险极大,死我一个总比死俩强。再说了,我要真折在里面,还要靠你给我报仇呢。”

钟韵的眼神依然很认真,只是这一次,黑亮有神的凤眸里染上了一层笑意。“拂衣,到现在我才感觉到你是真的把我当朋友,说是让我报仇,其实是想让我活着走出微云岛。”

“都是宁折不弯的好女修,突然黏黏糊糊的作甚!”拂衣夸张地打了个冷颤,死鸭子嘴硬不承认。“不,我就是嫌弃你,你就老实待在酒肆吧。”

“我真的想去,跟救不救你姐姐无关。修道就是要迎难而上,顺从本心,你总不能让我违背本心吧。”

钟韵笑得更加得意,她早就看出来了,拂衣的心肠没有她自己以为的那么冷硬。只不过习惯了不去在乎,待真正在乎时,就只会用奇奇怪怪的方式表达。

那么,她就用拂衣习惯的方式去回应吧。

“实不相瞒,我身上有一枚炼气期可催动的三阶符宝,还是冰属性,很贵的那种哦!呵呵,一般人我都不告诉他。”

“......”拂衣眼角微抽,一言不合就炫富真的好吗?这个一会儿机灵一会儿傻缺的人,到底还要多久才能像她一样成熟起来啊?“算了,拿你没办法,那就一起去折腾吧!”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