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30章 凭空消失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15

钟韵从来也没没见过这样的奇事,看过的玉简也也没类似于详细记载,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,没办法瞪大眼望着深由此可见骨的伤口伤口愈合,连一丝痕迹都也没留下的。她感应将近令伤势完全恢复的力量是从哪里传来,但是这力量明明就不存在,而已犹如平空生起,怪异得令人难以置信。甩袖身上灵息渐她感应不到令伤势恢复的力量是从哪里传来,可是这力量分明存在,只是如同凭空生出,古怪得令人难以置信。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30章 凭空消失》精选

推荐书目:绞明 宠物饲养守则 勇者至尊 诸神莫挨老子 江湖有间八卦社 碧血倾心 穿书之许愿系统 大庸王朝 我的老师是学霸 魅医倾城

钟韵从未见过这样的奇事,看过的玉简也没有类似记载,她完全不知该如何反应,只能瞪大眼看着深可见骨的伤口愈合,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。

她感应不到令伤势恢复的力量是从哪里传来,可是这力量分明存在,只是如同凭空生出,古怪得令人难以置信。

拂袖身上灵息渐渐稳定下来,若不是浅青纱裙上还有刺目的血,她都要怀疑刚刚救出来的和眼前这个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。

钟韵呆若木鸡,整个人像是石化了一般,直到阵法屏障被拂衣惊动才回过神来。

“解决了么?”钟韵探出神识将阵盘关闭了一瞬,待拂衣进入山洞后再次启动,这里本就荒无人烟,一副三阶隐匿隔绝阵盘足以保证安全。

“解决了。”拂衣拍了拍腰间两个储物袋,神情略显疲惫。她身上灵力早就耗去七八成,出了微云岛都不敢狂奔逃离,生怕连最后一两成灵力都耗尽。

好在一路无惊无险,按照钟韵传讯符上所示很快找到了这里。

“我姐姐她......”拂衣的话还没说完,就见拂袖好端端地躺在地上,竟是毫发无损。“这也恢复得太快了吧,你给她吃了什么灵丹妙药?”

钟韵神情凝重,轻声应道:“我要是说我压根儿没管,她自己就恢复了,你信吗?”

拂衣当然是不信,正想调侃她做好事不留名,却见她眼中满是困惑,绝非作假。“真是自己恢复的?可是这怎么可能呢?”

平躺在地上的拂袖肤如凝脂,脸上、手臂上、脖颈上的伤痕全都消失不见。她的五官犹如画师一笔笔精细勾勒过,此刻静静地躺在那里,不像受伤昏迷,倒像是一副美人入睡的画卷。

“这个问题我没办法回答,因为我只是一个小小炼气期。”钟韵一双凤眼都瞪成了圆眼,少了几分英气,添了不少傻气。

拂衣也好不到哪里去,与钟韵肩并肩站在山洞口,呆呆地看着拂袖,一时不知该不该探出神识检查一下经脉肺腑的伤势。

可她毕竟不是筑基期,贸然将神识探入同阶修士体内,很容易让对方体内灵力紊乱。哪怕她自认对神识的把控十分精准,仍是不敢轻易冒这个险。

正犹豫时,两人只见地上的人猛地睁开双眼,短短数息,眼神从迷茫转为了清明。

“你们是谁,这是哪里。”拂袖的声音冷列如寒泉,神情淡漠如冰霜,目光扫过两人时,好似扫过了没有生命的物件。

“拂袖?”拂衣觉得有些不对劲,试探着喊出一句,右手却拉住钟韵朝后退了一步。“你不记得我了么?”就算微云岛的人都说姐姐疯了,可眼前的人明明很清醒,怎么连她都不认得了?

钟韵也意识到事有古怪,姐妹二人虽非双生子,但面容至少有六七分相似,拂袖明明看到了拂衣的脸,还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,这实在是说不过去。

拂袖神情有一瞬间恍惚,右手忽然抚上后脑闷哼出声,额上浸出细密汗珠,像是在经历难以忍受的摧残。这样的情况持续了数息,很快又恢复如常。

“原来是妹妹。”拂袖的双眼在拂衣身上短暂停留了一下,很快转开看向了钟韵。“你......倒是不曾见过。”

“哎呀,你想起来了就好!”钟韵挤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容,和和气气地自我介绍起来。“我是拂衣的朋友,最好的朋友!我叫钟......”

“你到底是谁?”拂衣忽然开口打断了钟韵,与此同时,右手已然紧握住那柄黑色长剑,由于品阶太低,被她强大的灵力震得嗡嗡作响。

“我是拂袖。”拂袖神色不变,看上去仍是淡漠无情,她缓缓起身,挥出一个洁尘术洗去一身血污,以一种极其平静的语气道,“不要与我为敌,我没有恶意。”

“你夺舍我姐姐,占用她肉身,这叫没有恶意?”拂衣脸上讽刺的笑容无法掩盖杀意,“拂袖”刚刚从痛苦中恢复时,她就敏锐地察觉到,此人气息与幼年的拂袖毫无相似之处。

“夺舍?”钟韵惊呼之际,神识祭出银色长刀,形如新月的利器在空中一转,稳稳悬浮在身侧时刻等待着出击。

高阶修士神魂强大,在肉身被毁时,若能留存一缕神魂,即可占据低阶修士的肉身保命。

神魂与肉身的契合度越高,活下来的希望越大,若是契合度高达八九成,甚至还能继续修炼进阶,突破到更高的境界。

若占据的肉身原主还活着,高阶修士需要强行吞噬对方。除非那名低阶修士本就因魂魄虚弱之故命不久矣,否则便是行逆天之事,进阶雷劫必会强大到难以承受。

拂衣与钟韵防备到了极点,能够夺舍的魂魄至少是金丹后期,再有刚刚伤势无故恢复的异事发生,两人心中都有些没底。

“小姑娘,我当真没有夺舍,也确实没有恶意。”

拂袖轻笑着摇了摇头,没有多余的解释,也没有迎战的意思。她瞥了一眼悬浮在空中的新月刀,还有拂衣手中蓄势待发的长剑,勾起嘴角,毫无预兆地消失在原地。

刀剑嗡鸣声反衬得山洞格外安静,拂衣和钟韵皆有一瞬间的错愕,等回过神时,立刻默契地散出神识搜寻开来。

一炷香后,拂衣收回神识,将剑放入了储物袋中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,没留下可追踪的气息就算了,怎么会连灵气波动都没有?”拂衣眉头微皱,从重生归来还是头一回感受到事情不在掌控之中。

前世今生的认知都被颠覆了,拂袖究竟变成了什么人?没有夺舍怎会连神魂气息都变了?无数疑问在拂衣脑中炸开,太阳穴突突直跳,识海都有些轻微胀痛。

“我们还是先走吧。”钟韵觉得背脊有些发凉,连忙收起阵盘催她离开。“微云山庄死了两个护卫,肯定会有人追出来,不管怎样,先离开云微岛再说。”

拂衣很快镇定下来,点点头接过钟韵递来的飞行符,贴在身上腾空而起的瞬间,她不由自主地回头看了一眼山洞。

里面漆黑无光,空无一人,唯有她们临走时带动的一缕灵气波动,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异样。拂衣平静地收回视线,不管那人是谁,待她境界恢复必要查出究竟。

行至镜湖时太阳正烈,水面映射出夺目的光,拂衣与钟韵疾驰在半空,刚要上岸,就觉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惊呼声。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