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31章 又大又圆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15

两人一齐停下来脚步,看见拂衣将还未耗光的空中飞行符取调到回储物袋,钟韵也跟随勤俭了一回。两人将元力集聚在双脚,缓缓地落在如晶石通常光滑的水面上。落地实施的一瞬间,两人神情戒备,刀剑齐出步入主场状态,而已顾虑着那声低呼的主人,占时也没主动主动发起攻击。低呼“道落地的瞬间,两人神情戒备,刀剑齐出进入迎战状态,只是顾忌着那声惊呼的主人,暂时没有主动发起攻击。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31章 又大又圆》精选

推荐书目:晚风不似你 不嫁姊夫 超脑太监 彩妆包女孩 我真没想出名啊 绝世红颜只为你倾倒 苦茗酒馆 史上第一密探 女魔头的现代日常 首富身边的女人

两人齐齐停下脚步,看到拂衣将还未耗尽的飞行符取下放回储物袋,钟韵也跟着节俭了一回。两人将灵力聚集在双脚,缓缓落在如晶石一般平滑的水面上。

落地的瞬间,两人神情戒备,刀剑齐出进入迎战状态,只是顾忌着那声惊呼的主人,暂时没有主动发起攻击。

惊叫“道友救命”的正是微云岛上那名黄裙圆眼的女修,她糊了一脸眼泪,被一名炼气圆满的蒙面修士抓住后领,两人旁边还站着四名炼气九层。

钟韵眼尖地看到,几名修士衣襟绣着的纹饰正与微云山庄那两名守卫一样。

“拂衣,你怎么看?”

“用眼睛看呗。”

拂衣说着调转灵力覆双眼之上,仔细观察黄裙女修的神情动作,每一个细微变化都没有错过。

当听到女修的惊叫时,拂衣的第一反应是她故意助微云山庄的人拖延时间,直到此刻,视线撞进那双绝望恐惧到极点的眼睛,才终于相信她是当真被胁迫。

“你们抓走的人在何处?”黑布蒙面的男修声音嘶哑,语气中带着几分不屑。“正道修士不是讲究因果缘法么?这小贱人帮过你们,你们若不将人交出来......”

他拎着女修后领的手猛地一变,指甲骤然变黑变长,如同妖兽利爪,指甲上闪烁着阴森森的光芒。黑亮尖爪在女修细长白皙的脖颈上轻轻一划,顿时留下一道细长血线。

“用小贱人一命换抓走之人的消息,此事不必闹大,你们意下如何。”

拂衣耸了耸鼻子,早知如此她就不做什么正道修士了。可是没办法,谁让她人美心善呢,人家帮她找到了拂袖,虽说结局不大好,但终归是帮过她的忙啊。

“那个,你们干嘛不直接动手啊?”钟韵忽然傻乎乎地问了出来,她是真的不理解啊,明明可以打一架,逼她们说出拂袖的下落,为什么要冷静和谐地商量呢?现在的坏人都这么讲道理的么?

蒙面男修似知道她会问,冷笑一声道:“你们没必要知道。不过你们放心,我宋鸿远言出必行,只要你们肯说出那女修下落,我便放了这小贱人。”

“那个,你既然蒙着脸,为什么还要自报姓名啊?”钟韵又一次问出了心中疑惑,这一回,对面的几人都有些绷不住了。

“你啰里啰嗦瞎问什么?”一名炼气九层的男修指着两人,义愤填膺怒斥道,“我们宋管事容貌受过伤,不方便以真面目示人,你为什么要戳人痛处?”

“哈哈哈......戳他痛处的是你好吗?”拂衣没忍住笑,看到宋鸿远露出的双眼中闪过杀意,默默为这位英勇老实的汉子点了根蜡。

“废话少说,人到底去了哪里?”宋鸿远哑着嗓子再次问道。

拂衣这回没有犹豫,指着云微岛的方向道:“岛上西北角有座形似尖锥的山峰,山腰处有一个山洞,人被我们安置在那里。”

“你们两个去看看。”宋鸿远没有急着放人,他手下的人傻不代表他本人傻,没见到那女修之前他怎可能放人?

拂衣看到两名炼气九层远去,嘴角微微牵起,露出了一个略显奸诈的笑容。

“你左我右?”

“好说好说。”

钟韵在听到“西北角”时就知道拂衣打的什么主意,因为她们刚刚落脚的地方分明是东南角,距离这里不算远,而西北角就够那两人跑上许久了。

新月刀紫光一闪,直冲左边两名炼气九层,与此同时,钟韵的神识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一阶超品断神符,隐在气流波动中绕至几人身后。

拂衣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,白色剑光比紫色雷力更快一步,分化成为数十道细线,从四面八方卷向宋鸿远。

宋鸿远陡然一惊,没想到两个境界不高的女修竟会选择攻击,他掌心一紧,捏住黄裙女修纤细的脖子,只需稍一用力即可掐断。

谁知此时一道突如其来的力量攻入他识海,让他脑中嗡地一声响,探出的神识如枯木被踩断,手脚一软眼前一黑,再无半分反抗之力。

“不好,那两人返回来了。”拂衣分散在远方的神识,看到刚刚离去的两名修士去而复返,显然是从某种方式得知这里出了事。

宋鸿远还有一口气在,另外两人也只受了重伤,但黄裙女修慌里慌张地朝拂衣与钟韵跑来,口中还惊叫着提醒道:“快跑快跑,内卫身上的令牌互有感应,一旦重伤即可向附近内卫发出警报。”

两人闻言哪里还敢继续,这几名内卫身上都有防御,一时半会根本攻不破,何况死伤的人越多,引来的修士就会越多,要是惊动了筑基金丹就糟糕了。

三人拔腿狂奔,扑进了半人高的白绒草原中,不知是她们动作太快还是内卫有所顾忌,一路跑出草原都没有人追上来。

“累死我了。”钟韵靠着一棵大树喘气,身前横着一条浅浅的溪流,在阳光照耀下泛着点点银光。

拂衣盘腿坐在溪边一块平整的巨石上,石头下面靠着半死不活的黄裙姑娘,激动和惊惧两种情绪交加,让她脸上的笑容看着有些纠结。

“不知怎么称呼道友。”拂衣的神识察觉到方圆三里没有动静,于是缓缓收回大半,缓了一口气才想起来不知道黄裙女修的名姓。

“我......没有名字。”黄裙女修神情一黯,低落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。“我三岁被抓到微云岛后,他们就管我叫樱草,据说是因为我穿了一件樱草色的小衣裳。但我隐约记得......我姓纪。”

拂衣心下微微叹息,伸长身子,垂手拍了拍她肩膀。“今天重获新生,取一个新名字庆祝庆祝吧。”

钟韵一拍手,跟着附和道:“就是就是,我看你眼睛长得又大又圆,不如叫纪大圆?”

拂衣:“......”请问现在把钟韵甩掉还来得及吗?

黄裙女修:“......”请问现在借故告辞会不会显得无礼?

钟韵看到两人一副哔了银角狼的神情,就知道自己想的名字不被这俩接受。“哼,前程远大,天圆地方,大圆大圆,多好的寓意啊!”

黄裙女修实在不想多听这辣耳朵的名字,连忙主动开了口。

“不是不好,只是如此‘宏大’的名字我实在不敢当啊......”她说完一抬眼,就见石头上的拂衣露出了“你可真会瞎掰”的神情,让她颇有些不好意思。

“其实我已经想好了。在云微岛上的日子是我一生耻辱,我希望能渐渐忘掉这份卑微,不仅离开真正的微云岛,也要离开我心里那座微云岛。”

“所以......以后我就叫纪离微了。”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