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40章 不速之客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18

当修士引气入体时,肉身会开拓出丹田与识海,但这两处并不茁壮生长在某个部位,亦不像五脏六腑那般有实体。丹田识海与经脉,都是没办法通过感应、难以通过碰触来观测到到的不存在。人族与妖族在有修练以来行成了一个本能,那就是将这些本来无实质之物,通过自己主观臆断丹田识海与经脉,都是只能通过感应、无法通过触碰来观测到的存在。人族与妖族在有修炼以来形成了一个本能,那便是将这些原本无实质之物,通过自己主观臆测,在脑海中化为实体呈现出来。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40章 不速之客》精选

推荐书目:晚风不似你 不嫁姊夫 超脑太监 彩妆包女孩 我真没想出名啊 绝世红颜只为你倾倒 苦茗酒馆 史上第一密探 女魔头的现代日常 首富身边的女人

当修士引气入体时,肉身会开辟出丹田与识海,但这两处并非生长在某个部位,亦不像五脏六腑那般有实体。

丹田识海与经脉,都是只能通过感应、无法通过触碰来观测到的存在。人族与妖族在有修炼以来形成了一个本能,那便是将这些原本无实质之物,通过自己主观臆测,在脑海中化为实体呈现出来。

在人族修士感受中,丹田如同一片颜色各异的海洋,是以也被称之为气海。识海如一片雾蒙蒙的云海,而经脉则与血液脉络一样,不同的是经脉可通识海丹田,血液脉络只是遍布实体肉身。

一旦成功进入炼气期,识海即可观测到丹田与经脉,看到那片令人欣喜若狂的“灵气海洋”,只是每个人气海大小与颜色有所不同而已。

前世的拂衣自然也是如此,从炼气到元婴,丹田都是一片白色灵力聚成的海,可现在她看到的却不是这样。

丹田中,一黑一白两种灵力聚成鱼形,以十分缓慢的速度旋转着。圆形“鱼头”连接着对方略尖的“鱼尾”,哪怕中间仍隔着一定距离,却也能看出黑白双鱼试图形成一个正圆形。

拂衣在震惊中观察了许久,两条灵力鱼中间始终保持着八厘距离,完全没有继续接近的预兆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,若白鱼是金灵力聚成,那黑鱼又是什么鬼东西?”对于丹田出现的异状,拂衣觉得十分堵心,甚至隐隐有些担忧。

虽说她此刻神清气爽,仿佛有着使不完用不尽的力量,但这两条鱼跑到她最重要的气海里游泳,当真不会出问题的吗?

这种不请自来的怪东西到底是什么啊!

拂衣好不容易稳住心神,开始吐纳静心,在一阶超品宁神香的辅助下逐渐恢复了冷静。关键这情况不冷静也没招,她总不能自己钻进丹田把鱼给揪出来烤着吃了吧。

说到烤鱼,她还真的有点饿了......之前吃过钟韵塞的长效辟谷丹,一粒能顶过去二十粒,但刚刚散去灵力时也散去了药力,现在肚子都快咕咕叫了。

“咦?这白鱼里不全是金灵力,好像还有点别的东西。”拂衣的饥饿感被新发现冲淡不少,凝神仔细一感应,只觉白鱼中蕴含的气息有种苍茫悠远之感。

再观察那黑色小鱼,里面不含一丝金灵力,更没有其他几种属性的灵力,只有白鱼中一模一样的陌生气息。

拂衣在感受到这股气息时就已喜不自胜,因为不管这是什么,只要给修士苍茫悠远之感,那就必然是好东西!

苍茫悠远并非意味着古老过时,而是意味着能够被追本溯源到无数年前,或许是修道之法初生时,或许是更早。

任何具有这种气息的物质,都等同于盖上了一个“无价珍宝”的大红印章。

“早知《无名剑法》不是等闲功法,但没想到竟能将我变成无价珍宝,真是赚大了。”要不是因为现在还在入定状态,拂衣都打算跳出洞府大笑三百声。

好在她还存着一分理智,噗通噗通的小心脏很快恢复正常跳动,拂衣尽量让自己随着宁神香的气息一起沉淀,渐渐的,她不再受到万事万物的干扰,再一次沉浸在玄妙的心法中。

外界灵气如潮水般徐徐涌来,若能以实质来量化,便是在她身周形成了一道灵气茧壳,这是从前修炼时从未有过的情形。

《玉女真经》运转时,周遭灵气像是无精打采的老年人,慢吞吞的动着,还带着那么点不情愿。运转现在的心法时,灵气如同精力旺盛的孩童看到感兴趣的玩具,争着抢着要往身体里冲。

饶是拂衣已经努力压抑,仍是控制不住欣喜的情绪,所以脸上浮现出一抹古怪笑容,看上去有些傻气。

她的内心真的很有波动,甚至有点想转圈圈。

灵气涌入丹田,在心法的引导下逐渐转化为自身灵力,在经脉中游走循环一个小周天,逐渐归于白色小鱼中。黑色小鱼依然没有变化,完全是一副“修炼什么的不归我管”的姿态。

拂衣不知不觉恢复了平静,引导灵力在体内持续运转,一个又一个小周天过去,体内灵力以从未有过的速度增长着。

外面的灵气源源不断地涌入洞府,钻入似乎永不餍足的白色小鱼中。

拂衣无需担忧心境跟不上修炼速度,由于是刚废功便立即重修,她甚至无需担忧境界的稳固。肉身对境界的记忆还在,她可以一刻不停冲过层层屏障重返炼气九层。

从炼气一层到三层,毫无阻碍。进入炼气四层便是中期,她只感到微不可查的屏障,轻轻松松地跨了过去。从炼气六层突破七层时,这阻碍明显了一点,她冷静如常,稍加用力便突破至炼气后期。

日复一日,白色小鱼中的灵力越来越浓郁,拂衣的境界已至炼气八层。在她潜心修炼之际,时间的概念已经不存在,是以她完全不知钟韵在山下渡过了百无聊赖的九个月。

“哎——”

钟韵不知道这是自己今天的第几次叹息,说好的只要八九个月呢,明天就是第九个月的最后一天了,她倒要看看拂衣出不出得来。

“要是出不来,看我怎么嘲笑你。”钟韵在脑海里演习了一万遍打脸场面,每次演习结束,她都要吃上一块甜糕安抚自己疲倦的心。

“哎——”又是一声叹息,钟韵靠在瓜蔓架子上扮演起忧伤少女。“鸟累了,树知道。云累了,天知道。小草累了春知道。可是,我累了,谁知道?”

“怎么只你一人。”

一道冷冷的女声从三里外传来,紧接着,一名女修来到钟韵面前,惊得她立马祭出新月刀,周身充满肃杀之气。

“你来做什么?”

“拂衣在哪里?”

“关你什么事,从哪来就回哪去,别来这里找不痛快。”来人正是“拂袖”,只是钟韵着实不愿以这名字称呼她,防备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,心中想着要如何提醒还在集市未归的拂家夫妇。

“拂袖”身着白底银纹宽袍,发丝高挽成随云髻,没有发钗,唯有一根浅青色发带随风飘荡。

她腰间挂着一枚造型别致的木饰,看起来像是用随手捡的低阶灵木刻成,没有阵纹加持,自然没有任何效用。

可是这木饰的造型着实古怪,钟韵没忍住多看了两眼。

一个类似“7”的造型,转折处还有一个像是能扣动的机关,长的那一部分还是中空,看起来既不像法器又不像装饰,甚至不像是三千域内的东西。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