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41章 你以后会死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18

见钟韵上下打量自己的木饰,“拂袖”神情有一刹那变化,也不是气恼,亦非不耐,不是一种不具有任何正负面情绪的变化。像是突然走神儿到了极远处,在那一刻,她身上散发出出一种令钟韵倍感很奇怪的孤独与惆怅。钟韵皱了皱眉头,心中莫名的感觉生起一个念头,“拂袖”并未恶意。她不钟韵皱了皱眉,心中莫名生出一个念头,“拂袖”并无恶意。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,不过就算如此,她握刀的手还是不曾放松,心神也没有松懈半分。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41章 你以后会死》精选

推荐书目:绞明 宠物饲养守则 勇者至尊 诸神莫挨老子 江湖有间八卦社 碧血倾心 穿书之许愿系统 大庸王朝 我的老师是学霸 魅医倾城

见钟韵打量自己的木饰,“拂袖”神情有一瞬间变化,不是恼怒,亦非不耐,而是一种不带有任何正负面情绪的变化。像是突然走神到了极远处,在那一刻,她身上散发出一种令钟韵感到奇怪的孤独与惆怅。

钟韵皱了皱眉,心中莫名生出一个念头,“拂袖”并无恶意。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,不过就算如此,她握刀的手还是不曾放松,心神也没有松懈半分。

“你到底来做什么?”看样子确实不是找茬,要是找茬,现在她们就该把屋子都掀飞了。

“了结因果。”冷冷的声音中透着点无奈,还有一丝不耐烦。“拂袖”神情依然冷漠,好像这世间一切都与她无关。

钟韵完全不怀疑,要是三千域突然在此时崩塌,这个人脸色都不会变一下。

“什么因果?”

“亲缘。”

钟韵愣了愣,像看傻子一样看向对方。“你跟拂家没有任何关系,哪里来的什么亲缘?你爹娘是谁你自己心里没点儿数吗?”

“这具肉身被我所占,她的因果,自然由我来了结。”

听到她一口一个了结,钟韵微微皱了皱眉。“你该不会是想杀了拂家人吧?”

“拂袖”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,没有正面回应,也没有反驳,而是讥讽道:“你认为你打得过我么?”

钟韵从前最是听不得这种话,一听就要原地爆炸,恨不得能把实力丢对方脸上摩擦。可是现在,她自认为已经是个成熟的钟韵了,是以她只淡淡一笑,冷哼道:“打不打得过,试试就知道。”

本来都做好了动手的准备,谁知“拂袖”只是摇了摇头。“我不与你打,没必要。”

钟韵的怒气值几乎冲到了顶点,正考虑是继续打嘴仗还是直接动手,神识就见不远处的田埂上,有两道熟悉的身影若隐若现。

是伯父伯母回来了。钟韵暗道不妙,哪怕他们知晓拂袖陨落了,亲眼看到一个用着自己女儿肉身的“人”,肯定还是会很难受。关键她还不知道“拂袖”到底要做什么......

可惜“拂袖”速度奇快,钟韵还未反应,她便一闪身消失在小院,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拂家夫妇面前。钟韵紧随其后,稳住身形的瞬间只见“拂袖”朝二人跪了下去。

-

拂衣沉浸在《无名剑法》带来的顺畅体验中无法自拔,她以前觉得修炼打坐就是受罪,还不如练剑加提升心境来得畅快,而现在她终于体会到了那些五灵根精英所说的,修炼就是一种享受。

从前她觉得这话肯定是装逼,灵气慢吞吞的,入体后还绵绵无力地在经脉游走,好半天都无法聚集到丹田。现在她终于相信了,人家不是装逼,是她的功法实在太垃圾。

此刻,她终于体会到了被灵气包裹的幸福感。就像是在最惬意最放松的时候,把整个人泡在一汪暖暖的泉水里,那泉水还能洗涤五脏六腑,让气海识海与经脉都焕然一新。

她的境界已在炼气八层的边缘,只要冲破那一层屏障即可回到九层,而且她明显感觉到丹田灵力比从前多了不止十倍。

前世到了炼气圆满巅峰都未有过如此充实之感,灰蒙蒙的丹田中,那一黑一白两条小鱼缓慢匀速地旋转着,里面凝聚着令她惊喜的浓郁灵力。

随着灵气入体,拂衣渐渐感觉到了那层屏障。

每一次进阶时的屏障就好似一堵墙,若修士资质高且功法强大,这堵墙就无比脆弱,反之则如同铜墙铁壁,难以撼动。

拂衣从前进阶除了要将灵力修炼至巅峰,还需要疯狂练剑以达到爆发的效果,才能够勉强冲破壁垒进入下一境界。

而现在,她只觉这屏障像是即将风化的土墙,只需轻轻一推.....

轰轰轰——

熟悉的轰鸣声在脑中荡开,识海再次被扩大,比起废功前还要多出了近一里的范围。拂衣如今的神识已经能与实力不强的筑基期相当,因此,她的魂魄亦比寻常修士凝实了许多。

只要识海强大,神魂便会随之强大。那些能够夺舍的高阶修士,生前无一不是识海强大之辈,毕竟脱离识海之后,元婴神魂只能在外维持一月时间,金丹不到半月,筑基能维持三天都是侥幸。

至于炼气期,肉身与识海损毁的瞬间,神魂就会跟着泯灭了。

拂衣一鼓作气继续稳固境界,感受到灵息沉厚凝实,丹田小鱼亦有饱和感时,她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眼。

“刚好九个月,是时候出去了。”

拂衣缓缓起身,试着运转了一下灵力至身上荼白纱裙,灵光从下至上幽幽一闪,流畅的光圈如水面涟漪般荡开。

精纯,且带着肃杀之气。

“嘿嘿嘿......”拂衣忍不住傻笑,金灵力与剑修简直绝配,要是能弄清楚那股苍茫悠远的气息有什么用处,说不定还能变得更强。

境界固然重要,但活在修仙界,实力也是一等一的大事。所以只修心境不修实力的修士,往往只存在于实力超然的大宗大族。

如若不然,就会像齐誉那般折在半途,再无机会潜心悟道。

拂衣挥手招来荧光石与阵盘,又将燃尽的宁神香炉放回储物袋中,神识一动牵起两只丹瓶在手中把玩了一阵,仍是有种说不出的暖意。

“希望别跟我磨磨叽叽地客气,一定要收回去才行。”

拂衣当真不愿再占钟韵便宜,一路上欠她良多,手上的杂物还没出手,自然还不上防御纱裙的一千枚灵石。再这样欠下去,按照凡俗的规矩都得以身相许才能报答了。

“终于能回家了。”拂衣走出山洞时正是深夜,星河璀璨,夜风温柔,山中一切都透着清新的味道。裙裾翻飞间,拂衣只觉自己的速度都比从前快了好几倍。

神识内出现家中小院时,拂衣脚步一顿,神情骤然凝重起来。“她怎么来了。”距离家中还有五里有余,她已看到“拂袖”正坐在瓜蔓架子下,钟韵正站在她对面,护着身前的爹娘。

拂衣加快脚步,御风术几乎运转到了极限,待来到院中的瞬间,“拂袖”抬起眼来毫不避忌地与她对视着,眼中仍是不带有任何情感。

“你来了。”

“道友若有事不如随我去山中细谈,何必为难我家人?”

“我来是为告诉你一件事,从而了结与你的亲缘。”

拂衣闻言神情淡然,心绪亦无波动。

“何事。”

“你......以后会陨落。”

夜风吹起拂衣的衣角,一头青丝随之向后飘扬,她静静注视着“拂袖”的双眸,仿佛望进了一处未知的深渊。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