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42章 第二道魂魄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18

气氛一时之间有些怪异,整个村落都在这一刻深陷静寂,除了拂家夫妇的低沉的呼吸,别的什么声音都也没。夫妇二人情绪有些兴奋,眼圈轻轻泛红。苏蕙心死死地盯那张思恋了十余年,却早与记忆中相同的脸,语气中带了几分狠意。“你少胡说八道,给我滚,你也不是我女儿夫妇二人情绪有些激动,眼圈微微发红。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42章 第二道魂魄》精选

推荐书目:晚风不似你 不嫁姊夫 超脑太监 彩妆包女孩 我真没想出名啊 绝世红颜只为你倾倒 苦茗酒馆 史上第一密探 女魔头的现代日常 首富身边的女人

气氛一时间有些诡异,整个村落都在这一刻陷入死寂,除了拂家夫妇的急促的呼吸,别的什么声音都没有。

夫妇二人情绪有些激动,眼圈微微发红。

苏蕙心死死盯住那张思念了十余年,却早与记忆中不同的脸,语气中带了几分狠意。“你少胡说八道,给我滚,你不是我女儿,我不要你来结什么因果。”

“拂袖”仿若未闻,只淡淡瞥了拂衣一眼,见她神情淡定非常,眼中闪过一丝疑惑。要是正常人听到这种话,不说吓得惊慌失措,也该露出几分好奇或疑惑。

可是拂衣偏偏是一副浑不在意的模样,让她感觉自己像是对着空气说了一句废话,有种莫名的尴尬。

“拂袖”脸上终于不再是冷漠淡然,拂衣的表现将她的面具撕开了一丝裂缝。

这一丝裂缝让拂衣意识到,“拂袖”所谓的淡然都是浮于表面的情绪,是用来伪装内心慌乱的面具。

想到这一点,拂袖更加淡定了。她和“拂袖”正好相反,看上去是不着调,可那都是在放飞自我,她一颗心早在前世数百年中锻得水火不侵。

山崩于前,固然会变色,思绪却能以最快的速度想出应对之法。

譬如现在,她疑惑于“拂袖”疑似预言的话,心中却已迅速得出了结论:这句古里古怪的预言针对的可能是她前世,而不是今生。

“你体内的另一个魂魄呢?”拂衣没有接她这茬,陨落不陨落并非一句预言可定论,她的路她自己会走,还会走得风生水起逍遥自在。

“拂袖”闻言神色又是一变,这回终于显露出几分慌乱,语气也变得更加冷厉。“不关你的事!管好你自己,该说的我都说了,以后再见若有冲突,我不会留手。”

拂衣忍不住笑了。“既然如此,那我不如......”先下手为强。她瞬间消失在空气中,再次显露时已在“拂袖”身侧,拖住她胳膊一拽便又消失不见。

灵气漩涡荡开,钟韵赶紧挥袖击散,护住了吓得脸色苍白的拂家夫妇。

“伯父伯母别怕,我去寻拂衣,阵法会护着你们的!”钟韵把二人扶进屋中,祭出一副三阶超品阵盘,循着灵气波动飞驰而去。

拂衣与“拂袖”一进入宝瓶山就已化作两道残影,剑气与法术光芒划破黑暗,如同一朵朵炸开的焰火,只是这焰火有着致命的危险。

银色狐尾剑乃一阶上品,在缚龙域算得上是好法器,可拂衣体内的灵力精纯得非同寻常,注入到剑中还是引得长剑嗡鸣颤抖,像是承受不住这股可怕的力量。

拂衣感应着狐尾剑的承受极限,在长剑即将爆发时顺势挥出,剑气炸开,搅起周遭灵气汹涌翻腾。看似铺天盖地的白光实则蕴含着无数细密暗招,环环相扣,丝丝相连。

“你当真要与我为敌?”

“蠢货,抢了别人身体就该像阴沟老鼠,老老实实待在暗处别出来。你以为跑到我家人面前装模作样就能得到救赎,缓解你心底那点儿自以为是的愧疚?”

拂衣挥剑的速度越来越快,神情越来越平静。她的声音中带着肃杀之气,字字句句被金灵浸染,如魔音灌耳,直入对方识海。

“你平白无故害死我姐姐,就算今天杀不死你,也要让你记住跟我结仇是个什么滋味!”

拂衣飞身一跃,轻灵如随风飘动的叶,在夜空中留下一道耀眼白光。停滞的那一瞬,狐尾剑再次爆发出一股令人背脊发凉的剑气,凌厉杀意毫不掩饰,看似平凡无奇的剑招聚集成型时,却让脚下山峰都为之一震。

霎时间,白光纳日月,剑气排星辰。拂衣身形疾速下沉,在即将落地的瞬间再次闪身化作尘埃,融入夜风,消失不见。

“拂袖”双手自下而上幻化出一道圆形光圈,动作略显得艰难滞涩,好像还有些不熟练。

红绿二色灵光凝成符文,复杂深奥,气势磅礴如山海。她站在符文之中,脸上带着略显呆板的冷漠,眼中时不时闪过震惊。

拂衣确信自己没有看错。那正是震惊,是乍见到了超乎认知之物时产生的震惊,“拂袖”绝不是什么高阶修士,从其反应来看,甚至有可能不是修士。

无名剑法并非以奇巧诡异的剑招取胜,而是正好相反,以最朴实无华的招数配合心法所带来的霸道力量,发挥出远超于寻常剑修的实力。

任何境界的修士看到拂衣的招数都不可能面露震惊,顶多是恐惧这剑招的力量,那与“拂袖”眼中的神情全然不同。

“你到底从何而来!”拂衣的声音中带了一丝逼迫的狠意,金灵的凌厉霸气在空气中荡开,似要将其识海冲破。

“拂袖”正以全力聚集符文,红绿灵光在身周一明一黯,这一声逼问令她猝不及防,胸腔剧震,口中溢出鲜血,一抹暗红血线缓缓从嘴角滑下。

血液滴落下来,却不像正常情况那般落地,而是被周遭狂暴的剑气化为无形,淹没在新一轮的白光狂潮中。

“拂袖”不答,脸上惊恐却已表明,拂衣的问话戳中了她心底深处的隐秘,她的来处,是不能告诉任何人的秘密。

拂衣实在想不出,这世间能有什么地方会让人如此忌讳暴露身份?就算是来自神出鬼没的无相宗,还有传说中的圣妖山,都不会如“拂袖”这般讳莫如深。

白光与红绿符文交汇后猛地炸开,气浪如有实质冲击着周遭的一切,树木连根而起,沙石尘土翻飞,昏暗中,拂衣稳稳落地,她看到“拂袖”再一次变了神色,更重要的是,神魂气息亦随之有了变化。

“哎呀,躲在暗中的耗子出来了。”

“呵呵......小丫头,我与你无冤无仇,何不静下好生谈一谈?”

拂衣讽刺一笑,无冤无仇?当她是十来岁的黄毛丫头片子呐?呃,不对,现在好像确实是个十七的黄毛丫头。

“夺舍令姐的是她,不是我,我只想求个安稳而已。”

“她是谁,你又是谁?”

拂衣收剑停手,不再攻击。她清晰地感知到了危险,此刻的“拂袖”体内潜藏着一个令她毛骨悚然的灵魂。

她不会轻易感到恐惧,哪怕遇上元婴圆满真人都不至于如此,那么眼前的东西必然是比元婴更强大的存在。

所以这一道,才是那个伤了微云岛十二筑基内卫以及贾千诚的魂魄。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