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44章 失踪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19

拂衣憋笑一次失败,魔性笑声登时响彻云霄山中,惊得草丛一群凡兽凡虫悉悉奔逃,气得器灵双眼都快喷火。要也不是快被压制忍不住甩袖的魂魄,它都想见状弄死这个豪无尊敬老人之心的小丫头。“住嘴,不准再笑!”器灵本想以威仪的语气喊出这句话,但是甩袖本来的嗓音非常温婉,要不是快压制不住拂袖的魂魄,它都想上前掐死这个毫无尊老之心的小丫头。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44章 失踪》精选

推荐书目:晚风不似你 不嫁姊夫 超脑太监 彩妆包女孩 我真没想出名啊 绝世红颜只为你倾倒 苦茗酒馆 史上第一密探 女魔头的现代日常 首富身边的女人

拂衣憋笑失败,魔性笑声顿时响彻山中,惊得草丛一群凡兽凡虫窸窸窣窣逃窜,气得器灵双眼快要喷火。

要不是快压制不住拂袖的魂魄,它都想上前掐死这个毫无尊老之心的小丫头。

“住口,不许再笑!”器灵本想以威严的语气喊出这句话,可是拂袖原本的嗓音十分柔美,哪怕生气也顶多是娇斥,它自己听了都有些不自在。

拂衣好一阵才直起腰来,一边夸张地抹去笑出来的泪花,一边冲器灵道:“那你接下来准备去哪里?”

“你不必多管,只需知道我会好好对待这具肉身,还会帮你复仇即可。”器灵很快恢复了一本正经,还假作大度地问道,“可还有别的事?”

拂衣毫不客气,点点头道:“有。”

“只管直言,若我能做到都会尽量......”

“你若吞噬了异界拂袖的魂魄,以后就要一直保持女身吧?能稍微提高一下修养素质,别用我姐姐的肉身做出抠鼻这种猥琐举动吗?”

器灵:“......”有一股洪荒之力快要控制不住了怎么办,好想活活打死她!“我不过是揉了揉......算了,我会注意的。”它没有再问还有没有别的事,径直转身离开了山中。

拂衣没有拦它,因为打不过,也因为没有必要。

肉身抢不回来,抢回来也没有用。不论器灵的话中隐瞒了多少讯息、又虚构了多少事实,有句话倒是十分有道理。

修道之人,何必拘泥于形式。

器灵打着吞噬异界拂袖的小算盘,异界拂袖又是以杀戮为职业的狠人,这两个争来争去就足够凌乱了,她完全没必要插上一脚。

要是有十成十的把握,她当然更愿意亲手为姐姐报仇,可惜这道器灵绝非她能战胜的东西,贸然与之为敌只会白白送命。

她很好奇这只器灵的原身与来历,好奇它为何能看到她的前世,更好奇它是怎样被卷入古怪异界又卷了回来。

可是这些事情对于低阶修士来说如同雾里看花,无论如何都看不真切,若是全凭器灵三言两语来猜测,得出的结论只会是半虚半实。

“还是要早早离开缚龙域,到了外域,就能看到更多的玉简,听到更多的奇闻异事,说不定哪天线索就撞上门来了。”

拂衣不再逗留,转身离开了宝瓶山,回到家时只见阵法保护着小木屋,爹娘正在屏障中焦急踱步。

“爹,娘,没事了。假拂袖已经离开,以后不会再来。”拂衣宽慰了二人几句,探出神识在方圆五里扫了一扫,竟然不见钟韵身影。“这是去哪儿了......”

“小韵说去寻你,你在山中没见到她么?”苏蕙心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,经过九个月相处,她可是把钟韵当自家人看待。

拂诚安跟着皱起了眉头,低声问道:“该不会是那个......那个魂魄把她掳走了吧?”

“这倒不可能。”拂衣摇摇头,器灵没必要做这些多余的事,它的首要任务是吞噬魂魄,而且看它离开得匆忙,多半是块压制不住异界拂袖的魂魄了。

东方已经染上一抹温柔的红,鸡鸣此起彼伏,炊烟徐徐上升,宝瓶村从沉睡中苏醒,拂衣找遍每一个角落都没有钟韵的气息。

“爹,娘,我可能要离开一阵。”拂衣有些担忧,不知道是谁趁夜带走了钟韵,她知道钟韵必是遇上了无法抵御的危险,否则不可能连讯息都不留下。

“快去吧。”苏蕙心为她将一缕碎发挽到耳后,柔声叮嘱道,“一定要注意安全,娘相信你一定能找到小韵。”

“是啊,我们在家等你们回来。”拂诚安眼中满是担忧,脸上却带着笑。他不愿让拂衣牵挂家里,于是要强撑着做出一副很放心的样子,以免影响女儿的心绪。

拂衣点点头,取走了钟韵留下的三阶超品阵盘,这东西太招眼,万一她离开的这段时间有修士经过,说不定会为阵盘出手伤人。但只要家中没有修士所用之物,父母就会很安全。

缚龙域的人族修士有个约定俗成的规矩,无论如何都不能伤及凡人性命,若无正当理由,亦不干涉凡人生活。就连毫无底线的柳三木掳走小拂袖时,都没有出手伤害拂家其他人。

拂衣并不担心爹娘会有危险,只是为了安全起见,还是将储物袋中的一阶超品阵盘取出,又拿出一枚灵石交给了他们。“若是遇上危险,就将灵石安进阵盘里。”

拂诚安接过后拿在手中,低着头与苏蕙心一起琢磨了一阵,正要问问拂衣这东西贵不贵,她身上还有没有多的备用,眼前却已没有了拂衣的身影。

-

天早就亮了,阳光火辣辣的,照得草叶树木无精打采,拂衣亦是一脸生无可恋。

她从家中一路走向宝瓶山,几乎快要把山找个底朝天,还是没能寻到任何线索。这不仅说明带走钟韵的人至少是筑基修士,还说明人家多半是有备而来。

拂衣并不认为这事是微云岛的人所为,要是他们,肯定不会只带走钟韵,而是会埋伏起来把她一并带走。她也不认为这是哪个邪修路过此地顺手掳人,因为钟韵身上的防御十分强悍,若无完全的准备,不可能偷袭成功。

“难道是钟家一直派人跟着她?”拂衣只去过一次千湖域,在那里停留的时间不长,对钟家这个家族实在不了解。但她相信一点,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,偌大家族有几个歪苗子很正常。

“若是因为家族内斗,想害钟韵的人应该会把事情托付给缚龙域的某方势力。”拂衣脑中灵光乍现,脚步一转朝下山的路飞驰而去。

钟韵是被无妖盟的人带走,拂衣几乎可以确定这一点。

按照正常轨迹,钟韵原本是要自投罗网前往无妖盟,只要她一去,里面与钟家幕后黑手勾结的人便会传讯告知。

可是拂衣横空出现,打破了钟韵原本计划,无妖盟久久等不到人,无法向幕后黑手交代,肯定会暗中派人找寻钟韵的下落。

她们的行踪不算隐秘,加入无妖盟的修士又广布整个缚龙域,只要有心搜寻,自然能够找得到。

无妖盟很清楚钟韵身上有些什么防御,完全可以提前准备好具有针对性的抓捕方案,所以钟韵才会连留下线索的机会都没有。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