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45章 无妖盟据点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20

缕清了头绪,拂衣进一步加快脚步,朝着无妖盟前段时间的一个据点疾驰。无妖盟在明面上也没总盟,不像其它势力那般占山或是建城当做根据地,作为一个委琐发育的盟会,无妖盟仅有遍及缚龙域的小型据点,零零散散,不成气候。实际上说是据点都有些看得起他们,拂衣记得我距离宝瓶无妖盟在明面上没有总盟,不像其它势力那般占山或者建城当作根据地,作为一个猥琐发育的盟会,无妖盟只有遍布缚龙域的小型据点,零零散散,不成气候。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45章 无妖盟据点》精选

推荐书目:绞明 宠物饲养守则 勇者至尊 诸神莫挨老子 江湖有间八卦社 碧血倾心 穿书之许愿系统 大庸王朝 我的老师是学霸 魅医倾城

理清了头绪,拂衣加快脚步,朝着无妖盟最近的一个据点飞驰。

无妖盟在明面上没有总盟,不像其它势力那般占山或者建城当作根据地,作为一个猥琐发育的盟会,无妖盟只有遍布缚龙域的小型据点,零零散散,不成气候。

其实说是据点都有些抬举他们,拂衣记得距离宝瓶村最近的一处是个破破烂烂的小茶肆,平时开门做生意,有无妖盟的人去了,对上一句尴尬度极高的暗号就能进入地底密谈。

拂衣曾混进过不少无妖盟据点,深知他们所谓的密谈其实就是比惨大会。

一群唧唧歪歪的修士在逼仄地洞中抱怨遭遇的不公,将在妖兽那里受的气一股脑吐出来,出了门回到山中又是一条响当当的好奴隶。

无妖盟的底层修士数量多,没什么杀伤力,也不具有任何威胁,这就是许多妖修明知这个势力存在也懒得多管的原因之一。

无妖盟高层一共九人,一名金丹中期盟主,八名金丹初期长老,分别是九座大型山脉内的男奴。

这些人才是整个盟会最坏最危险的人,可是他们其实也只敢欺负人族修士和血脉低贱的妖兽,对妖主们来说同样没有威胁。

拂衣认为掳走钟韵一事多半与无妖盟高层没什么牵扯。

钟家想害钟韵的人不会是金丹或元婴,很大可能是筑基期,甚至炼气期。

金丹期与元婴期想杀炼气小辈简直易如反掌,随便一场家族试炼就能让人死得神不知鬼不觉,没有必要大费周章把人骗到缚龙域里来。

既然不是高阶修士,那就不可能联络得到无妖盟高层。

拂衣觉得多半是用灵石或宝物收买了底下的筑基管事,她此刻无比希望,这些管事能在掳走钟韵之后松懈下来,偷偷懒把人交给炼气期看守。

从白天疾驰到深夜,拂衣除了必要的打坐恢复之外,再没有停下来歇一口气。她双腿有些发软,炼气九层毕竟未褪凡体,会劳累会困顿,会饥饿会老去,她在山川溪流中狂奔了整整一天半夜,自是有些吃不消。

可拂衣骨子里带着一种执拗,有时候发作起来连她自己都害怕。比如现在,她知道应该停下来歇息一阵,至少用灵力滋养一下双腿再走,然而一想到钟韵,她一下就充满了力气。

她知道钟韵这次经历并非死劫,但途中拖延的时间越长就越难找到线索,她只能在心中默默为自己的双腿打气,希望腿们能够争口气。

“呼,终于快到了。”拂衣的神识边缘触及到了一座大型阵法,那是修仙城池的护城大阵,与外域不同的是,这里的阵法无法防止妖兽妖修,只能抵御风雨雷电。

前方的灵鹤城属红羽鹤管辖,红羽鹤又依附于如风,是以林中遍地都是鹤羽与蝎子蜕下的壳。拂衣迅速掠过山林边缘,一头扎进了灵鹤城的阵法中。

阵外的漆黑仿佛抵达不了城池,彻夜通明的灯火悬浮在上空,地面镶嵌的荧光石组合成一只只红羽鹤的形象,满城尽是柔和灵光。

宽敞街道上走着三三两两的修士,有炼气有筑基,衣着皆是不俗。

时常流连在修仙城池的修士,多多少少是有些底气的,要么有强大背景,要么有筑基金丹实力,拂衣二者不沾,只能小心翼翼穿过小巷来到记忆中的破旧茶肆。

“道友喝茶还是用灵膳?”一名炼气圆满的八字胡中年靠在门口,抄着手曲着一条腿,有气无力地招呼了一声。

“咳,都不是。”拂衣十分嫌弃无妖盟的暗号,但现在容不得她矫情,只能满怀羞耻地道,“雾里雪里,我在四处寻你。”

八字胡中年小眼睛一亮,脸上立刻露出了遇到同类的隐秘兴奋,压低声音跟做贼似的回应道:“风里雨里,我在无妖盟等你。道友,请入内!”

拂衣眼角微抽,还要保持一副神秘低调的笑容跟八字胡搭话。“最近盟里可有什么要事?手头有些紧张,想找些事来做做。”

八字胡带着她走进后院,神神秘秘地道:“若是道友有胆量,今天倒是有一件事,不过,嘿嘿嘿......算了算了,道友还是先去下边坐会儿吧。”

拂衣牵起嘴角,知道这是有戏,八字胡不过是故意拿乔,想要点好处罢了。“道友放心,我这人什么都没有,就是胆大。”她说着神识一动,从储物袋中牵出五枚下品灵石,将不舍和决然两种情绪糅合到了极致。

“啧啧啧,道友这就是瞧不起我了。”八字胡连连摇头,动作却比与人斗法还快,残影都没见着,那五枚悬浮在空中的灵石刷一下就不见了。

“咳,我收这灵石也是为让道友放心,这件事就只跟你说,不与别人提及了。”

拂衣连连点头,作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,八字胡见状颇为自得,说起话来也细致了不少。

“上头一位管事有令,让我们看守一名女修。待城中人少时就将她带出去,送至如风山主的地盘自会有人接手。”

拂衣知道这必是钟韵无疑,找到了人,她就彻底放心了。她脸上丝毫不显,只露出几分不解的神情道:“莫非这女修实力高强?还是身份特殊?为何要胆大的才能押送?”

“其实我也不清楚她的来历,不过那位管事可是有背景的筑基后期,如此忌讳,只能说明这女修身份相当不一般。若不是胆子小,我自己就接了这事,跟道友说句真心话吧,一旦沾染这人,必会招上惹不起的大敌。”

八字胡一副想得很开的模样,倒不完全是个要灵石不要命的人。

拂衣嘿嘿一笑,拍了拍八字胡的肩膀,道:“道友只说要如何才能接下这任务吧,不就是送到如风妖主的地盘么,简单!至于以后的事,以后再操心吧!”

八字胡颇有些敬佩,感叹道:“后生可畏啊!那道友跟我来,只需留下一道灵气印记即可领人。”

拂衣闻言挑了挑眉,灵气印记可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东西,说得轻轻巧巧,以后只需凭这一道灵气即可通过法宝追踪到她。

不过......

她正好有特殊的留灵气方法,追踪什么的她真的不担心。

想到立刻就能带走钟韵,拂衣心中难免欣喜,正想着此行还算轻松,谁知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呵斥:“站住!你带来的是什么人?”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