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46章 欺辱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20

拂衣暗暗着恼,是她膨胀起来了,不应该提早生起“此行简单轻松”之类的想法,这下好了吧,啪啪狠狠的打脸啊。她一脸献媚扭过头,没办法,隐约感觉到了一丝筑基完满的气息,做为一个假得不能够再假的无妖盟成员,表面功夫要得真得吓死人。“没见过前辈,在下从灵鱼城来,正与这位盟她一脸谄媚转过头,没办法,隐约感觉到了一丝筑基圆满的气息,身为一个假得不能再假的无妖盟成员,表面功夫必须得真得吓人。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46章 欺辱》精选

推荐书目:晚风不似你 不嫁姊夫 超脑太监 彩妆包女孩 我真没想出名啊 绝世红颜只为你倾倒 苦茗酒馆 史上第一密探 女魔头的现代日常 首富身边的女人

拂衣暗自着恼,是她膨胀了,不该提前生出“此行轻松”之类的想法,这下好了吧,啪啪打脸啊。

她一脸谄媚转过头,没办法,隐约感觉到了一丝筑基圆满的气息,身为一个假得不能再假的无妖盟成员,表面功夫必须得真得吓人。

“见过前辈,在下从灵鱼城来,正与这位盟友商议任务之事。”拂衣此刻无比庆幸无妖盟有个不问姓名来处的规矩,毕竟每个人都与妖兽有着不可言说的关系,揭穿了大家脸上都不好看。

在无妖盟,要么以道友相称,亲近一些的以盟友相称,再近一些的许是会互相取个与特征相关的雅号。可是拂衣觉得八字胡这称呼不怎么雅,要是叫出口,说不定人家就不帮她忙了。

八字胡看到来人,头都快垂到地面去,战战兢兢地解释道:“这,这位盟友正好,正好手紧,我瞧她实力确实不差,就想着将人,将人转交给她。”

来者是一名身材修长挺拔的少女,外貌维持在十六七岁,眼神与神态却看不出一丝少女感。

“实力不差?”假少女挑了挑长眉,眼中闪过一丝不屑。“既然如此,那你们就替我去办件事,这里的人先暂时不管,等一段时间再转移不迟。”

“好说好说,前辈只管吩咐,我和这位道友肯定办得妥妥当当。是吧道友?”八字胡说着还用手肘撞了撞拂衣,让她赶紧抓住机会表忠心。

拂衣很想骂娘,甚至还想扯个借口拒绝,她真的赶时间啊。早点把钟韵带走,她也好早为宝瓶山机缘做准备。

何况辛无真很快就会带着无妖盟的高阶修士前去找她麻烦,这些人绝对不会错过欺负美貌柔弱炼气期的机会!

无妖盟最大据点距离宝瓶村很远,但距辛无真离开已经过了近十个月,此时肯定带着人往这边赶,她哪儿有功夫去给这女修办什么事。

“怎么,你不愿意?”见拂衣没说话,女修脸色阴沉,散出一股若有若无的威压袭向拂衣。

拂衣毫无感觉,但为了避免别人察觉自己识海过分强大,还是强行装出了一副吃痛受伤的模样,为了真实,她还轻轻闷哼了一声。

“愿不愿意由不得你做主,身为晚辈就要有个晚辈样子,实力不济还想挑着做事?想轻轻松松,何不去微云岛上躺着?”

女修讥讽地瞥了二人一眼,完全不将炼气小辈看在眼里,全然是一副让你们做事都是看得起你们的模样。

她神识一动,从储物袋中拖出一枚玉简,猛地一甩,砸在了八字胡脸上。“把这上面的东西凑齐,要尽快。”她说完身形化作一道残影,眨眼间消失不见。

女修是筑基圆满,哪怕没有用上多少灵力,却也将八字胡的脸砸出一道见血伤痕。拂衣看得皱眉,这样的修士,她还是真是许多年都不曾见过了。

缚龙域相对外域来说十分闭塞,里面的修士又常年遭到妖兽欺压,心中或多或少都存着怨气,在对待低于自身境界的修士时,就会有一种控制不住的冲动想要发泄一番。

这样的修士在缚龙域不算少数,有追求的人族修士都远远离开了此地,去往外域寻找更光明的未来,余下来的自然都是些改不了劣根性的修士。

“你没事吧?”拂衣本来不想多问,但八字胡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,一大把年纪了瞧着怪可怜。

“没,没事。嘿嘿嘿,这算什么啊,上回我向她行礼时头垂得不够低,还被她一把按在地上摔得头破血流呢。这点小伤,灵力一滋养就无事了。”

八字胡一边笑着一边恢复了伤口,还不忘探出神识看了看玉简内容。“一阶超品宁神草十株,一阶超品凝血草十株,一阶圆满七头蛇十条?还得是完整得看不出半点损伤?我看她这是在为难我!”

八字胡脸上笑容变成苦笑,颇有些绝望地抬头望天。七头蛇本就实力高强,要他们杀十条不说,还要求完好无损,这不是痴人说梦么?

拂衣还没来得及翻个白眼,就觉一道强势威压袭来,惊得她差点甩手就是一剑,幸好及时反应过来这威压中蕴含着刚刚那名女修的气息,这才装出一副很受伤的模样捂了捂头。

这道威压针对的是八字胡,他感受的压力自是比拂衣强了十倍不止,识海承受不住这般重挫,猛地栽倒在地吐出一口浊血,两眼都有些发黑。

“前辈饶命!是我嘴贱!不该私下埋怨!前辈放心,我一定把这事完成得妥妥当当!”尽管受了伤,八字胡还是顺溜地求饶保证,连个停顿都不带有。

拂衣心下暗叹,这求生欲也是绝了。

“哼,还不快滚。”

女修幽幽的声音飘荡在空中,八字胡连忙抹掉嘴角的血,冲拂衣使了个眼色让她快走。

拂衣知道,那女修必定就在这据点的某一处守着,她没办法撺掇八字胡带她进入关押钟韵的地方。要是真打起来,以她现在的实力完全没有胜算,杀一头二阶初期诡音兽都够吃力,更不要说杀一名筑基圆满的修士。

眼下除了先把玉简上的东西凑齐没有别的办法,拂衣一把扯住八字胡,显得比他还积极,以能显露出来的最快速度超城外冲去。

一出城,八字胡就开始长唉短叹,刚刚不敢表露的埋怨此刻全都发泄出来了,嘟嘟囔囔说个不停,全是平时如何夹在妖修与高阶修士中间来回受气。

拂衣撇撇嘴,顺口应道:“既然你这么不愿受气,何不自己努力拼搏一次,抱怨又有什么用?”

八字胡哼哼唧唧道:“你懂什么,你一个四处游历的修士能懂我的苦吗?何况我要是拼搏起来,连我自己都害怕!”

“那你倒是是拼啊!”

“我不是说了我害怕吗?”

拂衣:“......”算了,这话她一开始就不该接。

八字胡一通诉苦,让拂衣觉得有些烦躁,刚刚的女修实在让人厌恶,仗着实力欺辱人就罢了,可她竟然还接连欺辱好几次,这像话吗?

拂衣觉得不能就这样白让人欺负,脑中过了几个念头,终于想出了一个稳妥中带着一丢丢顽皮的操作。她转头看向还在生闷气的八字胡,笑得老奸巨猾。

“嘿嘿,道友,听说过引君草吗?”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