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47章 金丹少年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21

八字胡闻言完全停止了抱怨,一脸惊疑地看向拂衣道:“我怎会不知道引君草?不是长在七头蛇巢穴边那个么?怎么,道友想顺道采些回家去?那东西除了引七头蛇没什么用处,买不出高价。”拂衣摇了摇头,笑眯眯地问着:“道友么就不想稍稍疯狂报复回家去?同为无妖盟成员,虽然拂衣摇摇头,笑眯眯地问道:“道友难道就不想稍微报复回去?同为无妖盟成员,虽说你我是炼气她是筑基,但这气也受得太冤枉了吧。”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47章 金丹少年》精选

推荐书目:晚风不似你 不嫁姊夫 超脑太监 彩妆包女孩 我真没想出名啊 绝世红颜只为你倾倒 苦茗酒馆 史上第一密探 女魔头的现代日常 首富身边的女人

八字胡闻言停止了抱怨,一脸狐疑地看向拂衣道:“我怎会不知引君草?不就是长在七头蛇巢穴边那个么?怎么,道友想顺便采些回去?那东西除了引七头蛇没什么用处,买不出高价。”

拂衣摇摇头,笑眯眯地问道:“道友难道就不想稍微报复回去?同为无妖盟成员,虽说你我是炼气她是筑基,但这气也受得太冤枉了吧。”

“哼,你以为我没想过报复?那贱人不知与谁有勾结,身上宝物层出不穷,以前有几个筑基圆满的管事与她有私怨,双方还在一次密会上吵了起来,从那以后,那几名管事就再不曾出现过。”

同为筑基圆满,一个能解决多个,要么说明实力强大,要么说明身怀重宝。缚龙域的修士一个比一个穷,她怎么就能从众多穷修士中脱颖而出,稳占上风不落败?

拂衣想到钟家有人收买无妖盟修士,会不会就是这名女修?“道友你说句实话,你想让我带走的那名修士是不是这位管事带来的?”

八字胡这会儿无心再帮着隐瞒,毫不犹豫地道:“可不是就是她么?偷偷摸摸的跟做贼似的,一看就知道那小女修有大来头。”

拂衣听后心下有了主意,原本的计划也该改上一改才行。

本来想寻几株引君草液提纯了撒在任务物品上,再将那女修猎杀七头蛇一事散出去,过不了两天,就会有高阶七头蛇找上茶肆寻她麻烦。

那时候她已带着钟韵远走高飞,哪怕无法亲眼看到女修倒霉,但只要知道这人会生不如死就行了。

但现在知晓女修与钟家某人有勾结,那就不能让她死得太早。

万一钟韵还不知道是谁想害她,杀了这女修就永远不会知道,就算钟韵心里有数,那这女修也是个活生生的证据。

“道友,我劝你还是别想着报复,早早完成任务让她满意才是最安全的做法。引君草是能引七头蛇,可她身上肯定有底牌,要是连引来的七头蛇都能解决,你我麻烦可就大了去了。”

八字胡语气诚恳,还不住摇着头叹息,完全是一副过来人的模样,只是他垂下头时眼中闪过一丝异样光芒,让一直分神关注他神情的拂衣感到诧异。

拂衣对八字胡谈不上信任,试图拉拢他一起合作,也是因为要做小手脚肯定瞒不住他,还不如先试探试探口风。她知道八字胡无论同不同意报复,都不会把这件事捅出去,但他突如其来的异状又是因何而起?

现在这些修士的心还真是海底针,摸不清。

“道友,其实你不缺灵石吧?”

拂衣正琢磨八字胡想做什么,就听到他忽然开口试探起来。

“我不缺灵石怎么会连命都不要?”拂衣一口否认,脸不红心不跳,因为她是真的缺灵石。

八字胡咧嘴一笑,眼中精光渐渐变得明显。“嘿嘿,你这身衣裳不是一阶下品吧?我看至少都是一阶上品,否则怎么能抵挡得住筑基圆满的威压?”

拂衣这下可算是明白了,只是没想到八字胡居然想杀人夺宝,说好的盟友要共患难呢?无妖盟果然是个毫无底线的势力!

“你为了接取任务就能拿出五枚灵石,我看储物袋里的好东西还不少,在下最近是真的手紧,道友可否接济一二?”

拂衣顿住脚步,脸上笑容无比讥讽。“见过打劫的,没见过把打劫说得这么委婉的,有本事你就杀了我,要是没本事......”

“敬酒不吃吃罚酒,贱人,受死吧!”八字胡自以为出招奇快无比,身前灵光一闪,一对布满利齿的环形法器簌簌朝拂衣攻去。

利齿寒光闪烁,破空声打破了黑夜的平静,然而就在法器攻至拂衣身前时,八字胡却一下傻了眼。“人呢?”

林中仿佛只余下他一人,还有两道悬浮在空中蓄势待发的圆环。

八字胡心头一紧,这是什么招数?怎么一下就消失得无影无踪?他探出神识试图从灵气波动判断方位,可惜这里的灵气已被他自己扰乱,根本无从下手。

他警惕地看向四周,身上罩着一重灵光护罩转来转去地搜寻,一息、十息、二十息过去,还是没有任何动静。

“难道是逃走了?”八字胡想到这种可能,气得骂了句娘。“操,小贱人跑得还真快!看老子回灵鹤城怎么告你......”

刷刷刷——

一阵刺耳破空声从背后传来,打断了八字胡还未说完的话,他只觉背脊发凉,毛骨悚然,身后的力量带着霸道狂暴的杀意,强势得令他双腿发软。

他迅速调动神识,试图以利齿环强接下这一击,心中还不住安慰自己,对方只不过是个炼气九层,这样强势的攻击顶多能使出十次,灵气就将先一步耗尽。

“我倒要看看你能逞强到几时!”八字胡瘦削的脸被一道强光照亮,双眼不由自主眯起,神识只觉剑气犹如爆发的山洪朝自己袭来,淹没了他还未出口的几句讽刺。

短短十息,这场斗法便已从开始走向了结局。

拂衣显出身形稳稳落地,狐尾剑意似犹未尽般忽明忽暗,铮铮作响。倒在地面的八字胡生机断绝,脸上还挂着狰狞阴险的笑容。

不自量力。拂衣撇撇嘴,神识一动牵起地上储物袋,待看清里面的物品后神情都有些错愕。因为里面一共就六枚灵石,有五枚还是她给的。至于其他的就更没法提了,拿去小市摆摊都嫌丢人。

拂衣想了想,还是把这些破烂与六枚灵石一起装回自己储物袋,祭出一缕火苗,将储物袋与尸身一并毁掉。清理了一遍斗法现场,她才再次动身前往低阶七头蛇巢穴。

任务还是要完成的,否则没办法把钟韵带出来,不过拂衣仍是不愿轻易放过那名女修,一路都想着要如何让她吃个暗亏。

天渐渐亮了,拂衣在即将抵达七头蛇地界时,忽觉后方五里开外有一道鬼鬼祟祟的气息,让她立刻进入了戒备状态。

谁知那人似乎有所察觉,竟不躲不避地朝她的方向招了招手,招完还径直朝这边蹦跶过来,由远至近的身影瞧着还挺欢实。

拂衣很快瞧清了他的面容,十七八的少年,长得颇为好看,要是继续发展下去都能赶上她了。

拂衣心中有些犯嘀咕,这人谁啊,总不能是认错人了吧?可是她明明感觉到少年隐匿的灵息中,隐隐透着金丹期的威压。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