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48章 长离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21

少年蹦跶到拂衣前方三丈处,咧嘴笑笑得很热忱,一口大白牙在晨光中闪着光,身上红衣衬得他肤白貌美却丝毫不显女气。拂衣静静地站在原地,心中防备到了极点,一个金丹老怪物藏匿修为装嫩十有八九是心存图谋不轨。但是她不明白了对方到底打得是什么主意,就站在离不近的地方拂衣静静站在原地,心中戒备到了极点,一个金丹老怪物隐匿修为装嫩多半是心怀不轨。不过她不明白对方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,就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傻笑,难道是打算把她活活笑死吗?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48章 长离》精选

推荐书目:绞明 宠物饲养守则 勇者至尊 诸神莫挨老子 江湖有间八卦社 碧血倾心 穿书之许愿系统 大庸王朝 我的老师是学霸 魅医倾城

少年蹦跶到拂衣前方三丈处,咧嘴笑得很热情,一口大白牙在晨光中闪着光,身上红衣衬得他肤白貌美却丝毫不显女气。

拂衣静静站在原地,心中戒备到了极点,一个金丹老怪物隐匿修为装嫩多半是心怀不轨。不过她不明白对方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,就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傻笑,难道是打算把她活活笑死吗?

“道友有事?”拂衣见他不说话,只好假装没看出他的伪装,主动开口询问了一句。

少年点点头,又摇摇头,有些嬉皮笑脸地应道:“我刚刚看到你杀那修士,剑招好像很厉害的样子。”

“所以呢?”

“你能教教我吗?”

拂衣:“......”哪里来的装逼老怪物,堂堂金丹期如此不耻下问,真的要脸?“道友还是别开玩笑了,若无事我就先走了。”

“哎你别走啊,我就是太无聊了。”少年见她往后退,连忙又往前蹦跶了几步,一脸真诚地道,“我不是坏人,我叫长离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拂衣听到这名字,原本要迈出的脚步忽然一顿,长离,正是百年之后与戾霄、钟韵等齐名的风云人物之一。她拧起眉头有些凝重地看向眼前少年,这一回眼神中带了一丝审视,少了几分防备。

他当然不是坏人,因为他是只鸟啊!

长离是下域唯一一只朱鸟,血统古老,可追溯到天地未开化时期,与玄鸟一样,朱鸟亦是起源说中开天辟地创道的七大妖祖之一。让拂衣疑惑的是,此刻他身上竟然完全没有妖兽气息。

“你怎么不说话?”长离见她没有再急着离去,非常自来熟地上前几步,笑得更加欢实了。“你是不是觉得我话太多了?我这人就是这样,遇到气息相投的就容易唧唧喳喳说个不停。”

唧唧喳喳这词用得可真贴切,拂衣见这鸟好像打定主意要套近乎,干脆直言了当道:“你有什么事就直说吧,我要是帮得上一定帮,帮不上你也好去找别人。”

哪怕百年后有关长离的传言不多,拂衣也清晰记得他是个正派鸟士,神秘归神秘,风评还是很好的。尽管她不喜欢鸟族,还是愿意客客气气对待长离,毕竟她一个小小炼气期,跑不过也打不过不是?

“嘿嘿,其实我是听从城中跟着你出来的,也没什么要紧事,就是看看......看看你是个什么样的人。”

拂衣听得一头雾水,疑惑道:“你认得我?”

长离满脸纠结地点点头,犹豫片刻后才道:“我......我其实是妖修。”

拂衣“嗯”了一声,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。

“我......”长离眼中满是幽怨,语气也是惆怅得很,“我其实......被你拔过毛。”

拂衣:“???”

等等,他该不是万妖山脉那只普普通通的小红鸟吧?拂衣觉得自己快被这件事弄崩溃了。能一脚踩到两只珍稀品种还把人家羽毛拔光的修士,恐怕找遍整个三千域都找不到第二个了。

“我不是怪你啊!”长离看到她震惊中带着痛心与悔意,连忙摆摆手道,“正好我最近总是发热,拔光了凉快嘛,我自己狠不下心来,你正好帮了我一个忙!”

拂衣知道他多半是误会了。她确实是后悔,甚至心痛得难以呼吸,但不是因为怕他生气,而是因为当时没能知晓事情真相,失去了同时拥有大量玄鸟朱鸟羽毛的机会。

要知道那可是一大笔灵石啊!

不过万事没有早知道,拂衣很快想通了,并且暗戳戳安慰自己,当时拔毛的快乐是多少灵石都买不来的。

“抱歉啊,我不该拔你羽毛。”拂衣一本正经道了歉,又装作才反应过来的样子道,“你既然已经化形,那岂不是三阶前辈?”

长离将一缕掉落下来的碎发往后一抛,再次露出一口大白牙。“嘿嘿,叫不叫前辈都无所谓,我这人很随和。”

拂衣不好再装傻叫他道友,客客气气拱手一礼道:“长离前辈,我还有事在身,这就先走一步了。”

“你有什么事?我跟你一起吧,我都快闲出鸟来了。”长离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他话里的古怪之处,为免拂衣拒绝,他还拍了拍胸脯保证道,“若你说的事是给无妖盟管事找东西,有我在会更方便!”

拂衣眼角微微抽搐,点点头转身默默往前走,心中却是在想这鸟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跟着她的?为什么连她要替那名女修找东西都知道?

长离见她神情古怪,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,连忙快步跟上。

“我其实是从宝瓶村开始跟着你。前段时间我路过宝瓶山,感觉到那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异常气息,就打算进山探查一番,结果正好发现你在里面修炼。我一看,嘿呀,这不是拔我羽毛的小女修吗!”

长离说完又叽哩哇啦讲述了一大通他的心理活动,还有当时的天气,宝瓶山的地势,他所站的位置,详尽得像是要说到天荒地老。

拂衣听得昏昏欲睡,摆摆手打断了他。“前辈,我们来玩一个游戏。”

“好啊!”长离摩拳擦掌,觉得自己肯定能赢。

拂衣咧嘴一笑,道:“我们比谁能不说话最久,赢家可以问输家任何问题,必须老实回答。”

长离立刻收声闭嘴,由于好胜心太强还不由自主抿紧了嘴,一副绝对不会开口的模样。

拂衣心下松了口气,魔音灌耳也不过如此,现在好了,终于能安安静静做事。

“咳,我输了!”长离的沉默没有维持到半柱香,他夸张地舒了口气又道,“这游戏没意思,还是我给你讲在宝瓶山的发现吧,我怀疑那里将有一场小机缘。呃,你看着我干什么?哦哦哦,你要问我问题是吗?你问吧,我都会老实回答的。”

拂衣暗中翻了个白眼,幸好长离不是个反派,否则肯定是死于话多。不过,她确实有一些疑问,想了想便开口道:“前辈好像不是缚龙域的妖修,为何要跑到这里来游历?”

“宗门长辈让我到这里来凝妖丹,说是对我有好处,而且能受这里的天道影响提前化形为人。不知道为什么,我一来就觉得此地气息很微妙,所以进阶后也没急着走。”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