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37章 用力活下去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17

待热气腾腾的甜糕端上桌时,拂衣了最终决定要找个时机将甩袖之死说爹娘。倘若再说,只会让他们心存一丝虚幻的希望,我以为甩袖会如她这般,说没准哪天就平空冒出了。最最关键的是“甩袖”真的有可能会平空冒出,但是来时不肯定抱着好意。“乘热吃,看一看喜不不喜欢若是不说,只会让他们抱有一丝虚幻的希望,以为拂袖会如她这般,说不定哪天就凭空冒出来了。最关键的是“拂袖”真的有可能凭空冒出来,可是来时不一定抱着好意。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37章 用力活下去》精选

推荐书目:绞明 宠物饲养守则 勇者至尊 诸神莫挨老子 江湖有间八卦社 碧血倾心 穿书之许愿系统 大庸王朝 我的老师是学霸 魅医倾城

待热气腾腾的甜糕端上桌时,拂衣已经决定要找个时机将拂袖之死告诉爹娘。

若是不说,只会让他们抱有一丝虚幻的希望,以为拂袖会如她这般,说不定哪天就凭空冒出来了。最关键的是“拂袖”真的有可能凭空冒出来,可是来时不一定抱着好意。

“趁热吃,看看喜不喜欢,要是喜欢我再多做些。”苏蕙心热情地招呼钟韵,又忍不住伸手轻轻抚了抚拂衣的头发。“快尝尝娘的手艺有没有退步。”

一块块甜糕圆胖雪白,上面还用红色糖汁点着小花,带着甜香的热气氤氲开来,满院子都是熟悉的清甜香味。

拂衣与钟韵习惯性地探出神识,拖住一个就往嘴里塞去。苏蕙心在旁看得双眼泛泪,却又笑得鱼尾纹深深,她的孩子,现在是仙人了。

“好吃!”钟韵一口下去,只觉甜糕绵软中带着一点儿韧劲,嚼起来口感极好,入口清甜,还带着一股芬芳花香,是她从来没吃到过的味道。

拂衣许久不曾吃到甜糕,于母亲来说是十二年,于她而言却是数百年,一口一口,熟悉的味道溢满嘴里,甜到了心上。

苏蕙心见她们喜欢,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,一把抹去眼角挂着的泪珠子,笑眯眯地对二人道:“你们都有那个能装许多东西的袋子吧?我去多做一些给你们装袋子里,不管走到哪里,想吃了就能拿出来吃。”

苏蕙心见过许多来了又去的修道之人,知道他们不会一直留在某地,而是要不断走向更远的地方。

她虽有一丝遗憾,但更多的是满足。

只要拂衣好端端地站在她面前,告诉她以后都会很安全就足够,她不奢求女儿留下,更不会要求女儿放弃修道,一直留在他们身边。

天高海阔,谁不想去见一见更大的世界?

不多时,拂诚安拎着一只红艳艳的长尾鸡进了门,他把鸡拎在胸口高度,冲拂衣和钟韵咧嘴笑道:“看看,我一去就遇上好东西了,摊主说这是一阶圆满赤尾鸡,很难抓的!”

拂衣和钟韵笑得自然从容,特别是钟韵,一口一个“大伯真厉害”,“运气可真好”,像是完全没看出这鸡连一阶中期都不到。

拂诚安夫妇这些年都苍老了许多,明明是四十来岁的人,看上去却如六十出头。此刻,拂诚安满是皱纹的脸上带着骄傲又满足的笑,比刚刚形如枯木的模样年轻了许多。

老两口在后厨忙活了一阵,很快端着一盆黄澄澄的鸡汤、一盘炒得香喷喷的鸡丁、以及加了小菜凉拌的鸡杂来到院子里。

除此之外,苏蕙心还准备了许多可口小菜,见拂衣和钟韵吃得满足,她就跟着开心起来。

一餐温馨又热闹的晚饭结束,钟韵知道拂衣定是要与家人说拂袖的事,于是提出去宝瓶山替她寻个修炼之地,先一步离开了拂家。

“闺女,怎么了?”拂诚安看到拂衣的神情,就知道她这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讲。他没敢多问拂衣这些年经历了什么,此刻心都被揪紧,生怕听到令他心疼到无法承受的苦难。

见父母都紧张起来,拂衣深深呼吸了片刻,尽量让心绪保持平静,缓了一阵才沉声道:“爹,娘,拂袖没了。”

拂诚安与苏蕙心闻言俱是一怔,接着两双眼睛就如浸在了水里,不住往下滴着热泪,抹都抹不尽。

拂衣把事情经过简短说了一遍,隐去了微云岛的真实情况,也隐去了自己惹上岛主的事。

说完后,她神情郑重地拉住二人的手,柔声劝道:“爹,娘,我送你们离开这里吧。把祖父祖母的墓碑带走,去别处开始新生活。”

拂诚安与苏蕙心相视一眼,默契地笑着摇了摇头。

“好闺女,爹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好,不想那害了你姐姐的人回来找麻烦。可我和你娘都是没用的凡人,她一个修士何必在我们身上浪费功夫?而且......我们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啊!我和你娘,你和小袖,我们都是在这里长大的。”

拂诚安叹了口气,眼中却满是坚定。

“对于我们来说,唯有生在家乡,死在家乡,才算守住了回忆。只要回忆里有你祖父祖母,有你和小袖,我们根本就不怕死。”

苏蕙心抹着眼泪,赞同地点点头,她紧紧握住拂诚安的手,又轻轻抚了抚拂衣的头。

“你高高兴兴地活着,娘就开心了。在爹娘心里,小袖只是去了远方,我们迟早会到那里相聚的。小衣,只要你替我们一起活下去,用力活下去,我们就都活在你心里。”

拂衣久无波动的心如一张柔软的纸,被揉乱,又被舒展开来,皱巴巴的,还有些酸涩。

她自五岁起便不再流泪,因为万妖山脉不相信眼泪。

而此刻,那个在独处时都要硬撑的拂衣消失无踪,坐在这里的仿佛是五岁前的她。拂衣无法控制地呜咽出声,积攒了数百年的委屈,那些在绝境中挣扎的艰难,都在这一瞬间陡然席卷而来。

渐渐的,她心底生出一股熟悉又强烈的情绪,让她忍不住泪如泉涌。

她不害怕这股突如其来的情绪,因为她知道这是支撑着她用力活下去的动力。前世今生,她都因这股动力不曾放弃。

因为这股情绪叫思念。

她思念已故的每一个人,把他们装在心里,带着他们勇往直前,一步步走向更广阔的天地。

-

拂诚安夫妇沉沉入睡时,拂衣的心绪已归于平静。她站在绿幽幽的瓜蔓架子下眺望田埂与湖泊,只觉心中有着太久没有体会过的平静安宁。

她知道,是时候了。

废除功法是件十分危险的事情,她一开始有六七成把握,现在却有十成又九分的把握,余下一分是怕自己骄傲。

她夜里就与爹娘说过要闭关一事,他们不愿离开宝瓶村,钟韵刚好可以住在家中,偶尔去她洞府附近赶赶灵兔即可。

传讯确定了钟韵的方位,拂衣一路疾驰,任由狂风吹得裙裾翻飞,松松束在背后的乌发与缎带一齐舞动。她如一柄利剑,划破浓郁的黑暗,在月光的洗礼下,怀着虔诚的心奔向远方。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