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50章 明抢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22

拂衣听见这话心中并未多少波动幅度,在高阶修士的确,中阶小辈确实是不应该如此大胆地,但她此刻再顾这许多,嘛搭一句话又不至于引得杀身之祸之祸。即使这两人是一言很合就得杀了人的狠角色,身旁除了一个金丹期妖修,她怕什么。“请恕晚辈出言不逊,而已刚听前辈说要去灵就算这两人是一言不合就要杀人的狠角色,身旁还有一个金丹期妖修,她怕什么。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50章 明抢》精选

推荐书目:绞明 宠物饲养守则 勇者至尊 诸神莫挨老子 江湖有间八卦社 碧血倾心 穿书之许愿系统 大庸王朝 我的老师是学霸 魅医倾城

拂衣听到这话心中并无多少波动,在高阶修士看来,低阶小辈确实是不该如此大胆,但她此刻顾不得这许多,反正搭一句话又不至于引来杀身之祸。

就算这两人是一言不合就要杀人的狠角色,身旁还有一个金丹期妖修,她怕什么。

“请恕晚辈无礼,只是刚刚听前辈说要去灵鹤城拐角茶肆,便想到此前听一位筑基前辈提及会有人来带走女奴,是以先一步带人去了如风妖主的千足山。晚辈是怕二位前辈走错路才斗胆开口提醒。”

蓝衣青年与身旁的灰衣中年对视一眼,神情中带着一丝不甘,再次转头看向拂衣时,神情稍微缓和了一些,只是仍然带着几分审视。“你是如何得知她要去哪里?”

拂衣神识一动取出那枚任务玉简,悬浮在空中向二人飘了过去。“那位管事急着赶路,就将手中急需寻找的东西分派给晚辈,说是待她归来就要取走。”

听到她的话,两人只当她真是无妖盟的低阶成员,心中疑虑顿时削减了一些。盟里的低阶修士们讨好筑基期的手段层出不穷,这边投机那边取巧的事做得不少,他们只当拂衣亦是这样的人。

“她走的是哪一条路,你可知晓?”灰衣中年脸上带着笑,眼神却有着势在必得的狠厉。

拂衣见状心中暗喜,面上一副毅然决然的模样指着一条非常绕的路道:“说是为避免有人追踪要绕远路,让我不必急着完成任务,到时候在红树林汇合即可。”

红树林是灵鹤城与千足山之间的荒僻树林,那里没有资源可取,平时少有修士与妖兽前往。

灰衣中年满意地点点头,又问了那管事的性别与外貌特征,听到拂衣细致的描述后,忍不住朝身旁蓝衣青年讥讽一笑。“呵呵,原是让任三那贱人得了先。”

拂衣这才知晓那女管事名任三,只是听起来也不像是本名,想来无妖盟的高阶修士亦非知根知底。

蓝衣青年神情稍微凝重了一些,看样子是有些忌讳任三的实力,不过两名优质女奴可以在妖主那里换得不少资源,眼瞅着能抢先一步却被别人占了先机,这就好似到手的妖兽逃走了,就算吃不到也不能让别人吃到。

“这二十枚灵石你们拿着买丹药吃,此事不可再与旁人说起。还有,寻到玉简上的东西就滚去卖掉,若是胆敢接近红树林,有你们好果子吃。”

蓝衣青年威胁着散出一阵强势威压,这回真将拂衣震得身形一晃,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。戏精一样的长离比她还夸张,倒在地上嗷嗷呻吟了两声,还带着哭腔喊了两句“前辈饶命”。

他们的反应很大程度取悦了两名筑基期,眼中皆染上戏谑,一边笑着一边快步朝红树林方向赶去。

“前辈,你戏真多。”

“戏不多不足以谈人生。”

长离的神识一直尾随他们走远,直到确定对方绝无可能返回才淡定起身。

拂衣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嘟囔道:“戏多也不足以谈人生,顶多是谈妖生。”

两人有一句没一句聊着天,大部分时候都是长离自己在絮絮叨叨,顺便散出金丹期威压震死附近一阶圆满七头蛇,拂衣很快就将任务超额完成。

收集好宁神草与凝血草后,长离祭出一副三阶超品飞行法宝,带着拂衣朝灵鹤城赶去。法宝速度极快,拂衣的神识探不清里面的阵法,却也知晓这是难得的珍品。

回城的路本就不算远,借助法宝只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就抵达阵法之外,拂衣在心中估算了一下,那两名筑基顶多才走到一半。

“前辈,我先去茶肆交任务,你是在外面逛逛还是先行游历去?”

“我打算去宝瓶山,我跟你说了吧,那里多半有一场小机缘,我想去凑个热闹。”

拂衣知晓这场机缘确实小得可怜,顶多能让炼气期和筑基初期捞上一笔灵石,修为再往上,那点灵石就有些不够看了。不过这话她没法说,而且长离显然也不是冲着资源去的,正如他所言,是去凑热闹而已。

“那我到时候也与好友同去,既然有机缘必然少不得有修士赶来,我得回去让家人搬走。”

“你们也去?那我就等等好了。”长离先一步跳下地,待拂衣站稳后将法宝收了起来。“我就在城外等候,你自去吧,有事只管大喊一声。”

拂衣朝他挥了挥手,正想转身钻进护城大阵,忽然脚步一顿,像是想起什么一般走向长离,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大堆东西放到他手中,随后再转身进了城。

拐角茶肆生意如惯常一样差,刚一进门,拂衣就听到识海中响起一道不满的斥责。“还有一个人呢?可别告诉我是死在外面了。”

拂衣垂下头,压住心中厌恶,不卑不亢应道:“那位道友试图打劫,我便反抗了一下。”

“哦?”任三身形猛地出现在拂衣面前,带着几分不屑扫了她一眼。“哼,就凭你?他修为可比你高上一个小境界。”

“晚辈是剑修。”拂衣没有多余的解释,只这一句已经足够。

任三不置可否,神识一动就将拂衣系在腰间的储物袋夺到手中。“你想接下送走那小女修的任务?”

“晚辈手紧,确实想找点事来做。”拂衣心中鄙夷无比,堂堂筑基圆满还要明抢炼气九层的储物袋,真是连蚊子腿都不嫌肉少。

幸好她提前把所有东西都交给了长离保管,他是朱鸟本鸟,哪怕好奇心起打开盒子看见了玄鸟羽毛,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好稀罕。

况且拂衣觉得长离不会做这种事,刚刚把东西交给他,他就已经装进高等妖兽生来自带的储物空间中。

“瞧着确实手紧。”任三不知何时已将储物袋看了个遍,除了超额完成的任务物品,就只有一柄花里胡哨的短剑,五枚下品灵石,以及一堆明显属于八字胡的破烂。“既然如此,你便好好做,去了千足山自会有人付你酬劳。”

拂衣暗道今天真是大开眼界,让小辈接连做两个任务都不给报酬,还要从小辈这里顺手打个劫,这种人还真是打着灯笼都难找。

不过她也懒得计较,能接走钟韵就是最大的胜利,何况,她还挖了一个大坑等着任三去跳。“前辈,有件事......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