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51章 不是个东西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23

拂衣本人听见这样的话,十有八九都要怼一句不知道当讲不适当讲就切记讲,但大都数人都要稍稍说起一丝很好奇心。尤其是任三这种自视甚高甚高的修士,一但看见有人吞吞吐吐,就恨严禁能把人倒说出将话抖出出。再看见本来不卑不亢还算淡定的拂衣,一眨眼间就变的犹豫不决,任再看到原本不卑不亢还算淡定的拂衣,眨眼间就变得犹豫不决,任三的好奇心更重了一些。“到底什么事,还不快说!”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51章 不是个东西》精选

推荐书目:绞明 宠物饲养守则 勇者至尊 诸神莫挨老子 江湖有间八卦社 碧血倾心 穿书之许愿系统 大庸王朝 我的老师是学霸 魅医倾城

拂衣本人听到这样的话,多半都会怼一句不知当讲不当讲就不要讲,但大多数人都会稍微提起一丝好奇心。特别是任三这种自视甚高的修士,一旦见到有人吞吞吐吐,就恨不得能把人倒提起来将话抖搂出来。

再看到原本不卑不亢还算淡定的拂衣,眨眼间就变得犹豫不决,任三的好奇心更重了一些。“到底什么事,还不快说!”

拂衣咬了咬唇,像是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,满脸决然地道:“晚辈在途中遇到了两位筑基圆满前辈,听到他们说要去红树林捉两名逃奴,正好将人送去千足山。前辈,若他们抢了先,我们这一个岂不是......”

要是千足山先收下另外两个女奴,她手上这一个就显得有些鸡肋了。任三眼神一厉,显然有些不悦,不过紧接着她的神情就松和下来,露出了一个略显阴险的笑容。

“无妨,你先带着人慢慢往千足山去,不要走红树林那条路,我去会会他们。”

拂衣心中一定,恢复了那副不卑不亢的模样,点点头道:“是,晚辈这就去领人。”她接过任三丢来的符箓,凭此可安全进出阵法一次,出阵后符箓会自动销毁。

任三早在扔符箓时就已消失在茶肆中,拂衣抑制着想要飞奔的冲动,不紧不慢朝着后院走去。

关押修士的地牢在会谈室下方,拂衣沉入室内只见里面空无一人,想来是今天没有怨男怨女在里面互诉惨事。她将符箓贴在身上继续向下沉,双脚腾空后很快落到实地,看到正在暗室里寻找出路的钟韵。

“拂衣!”钟韵惊呼出声,收起差点击出去的灵力化刃朝她跑了过来。“你是怎么找来的,要是被人抓到可怎么办?”

“我装成无妖盟成员混进来的,此地不宜久留,我们先出去再说。”拂衣拉住她手腕向上一跃,回到地面的同时向她传音叮嘱道,“反抗一下,假装不认得我。”

钟韵立刻会意,大声呵斥道:“快放开我!你要带我去哪儿!”

“住嘴!再嚷嚷就别怪我不客气!”拂衣冷着脸回斥了一句,在钟韵再次开口反驳时一掌拍向她后颈,力道拿捏得恰到好处,把人直接给打昏了。

她不知道茶肆内藏没藏人,地牢有可阻拦金丹期神识的隔绝阵法,不怕有人听见,在外面可就不一样了。只是想想钟韵也是倒霉,上次被她摔得鼻青脸肿,这次又被她敲晕,啧啧,或许她就是传说中的最佳损友吧。

拂衣像拎小鸡崽子一样拎住钟韵的腰带,脚步轻快地出了茶肆来到城门外,刚出阵法,她就看到不远处的树上停着一只粉嘟嘟的小胖鸟。

“前辈,你化作鸟身做什么?”拂衣走上前去,眼神十分复杂。弄成这副样子看着还挺有食欲是怎么回事,羽毛都拔光了,干干净净粉粉嫩嫩的,好像刷上一层灵蜜就能用火烤来吃。

“任三身上贴着一枚无意识神念符,应该是从元婴初期身上剥离出来,有这枚符箓,她说不定能看穿我原形,咳,你也别问我原形是什么。谨慎起见我便恢复了鸟身藏在树上,再隐藏好气息,总比一个大活人藏在附近要保险。”

长离不是滥杀之辈,不会一边敞开身份让人发现,一边又要无可奈何地杀人灭口。拂衣理解地点点头,瞒着朱鸟身份确实是正确选择,在相对弱小的时期,谁都不愿暴露自己本身就是一件重宝。

“难怪任三每次与人斗法都能赢,原是有神念符。”看来钟家那位幕后黑手还是十分受宠的后辈。

无意识神念符是修仙家族用来保护小辈的手段,唯有元婴及以上境界的修士能够制作,符箓中存放的是一丝没有思考能力也没有记忆的神魂,若是省着用,一枚可以激发五六次。

完全激发符箓后,神魂有攻击本能,元婴初期剥离的神识,实力相当于金丹后期。符箓处于半激发状态,也就是任三刚刚那种情况,即可短暂获得元婴期目力,神识更会成倍增强,斗法时亦如有神助。

这种符箓制作困难,且元婴修士剥离神魂后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修养期,若不是至亲至爱的后辈,没有人会愿意如此损耗自身。

与其他防御珍宝不同的是,拥有无意识神念符的人往往实力都很弱。

大宗族真正的精英弟子实力远高于同境界修士,对他们来说在逆境中寻求突破才是正道,唯有那些扶不上墙又极其得宠的小孩子,才会靠着元婴长辈的力量安全行走于世。

拂衣想想便知道,钟韵多半是碍了同辈中某人的眼,按这傻大姐的性子来看,多半还是平时十分信任的人。

讽刺的是,这个得到钟韵全心信任的人为了除去她,竟宁愿牺牲一枚珍贵无比的神念符。

拂衣不愿再想,待钟韵醒来,她要将自己的发现全都告知。至于钟家的家事,她倒不觉得非要钟韵跟她说得清清楚楚,家丑不外扬,况且还是这种伤心事。

“你不想跟过去看看情况么?”长离有些蠢蠢欲动,偷看热闹什么的,他真的很在行。

“还是就在这里等吧,任三受伤后肯定会往城中来。”拂衣本也不想错过围观三人厮杀的场面,但为了热闹涉险着实没必要。

任三有神念符防身,顶多在那两人手上吃点小亏受点暗伤,不可能就此陨落。那符箓应该维持不了太久,可是他们若贸然跟去,一不小心受到波及就不划算了。

另外两名修士都是筑基圆满,察觉不对劲必然会逃,这是一场注定不会闹出人命的斗法,看不看都没什么区别。

说话间,钟韵悠悠转醒,发现自己横着悬空,双手双脚不住扑腾起来。“哎呀,拂衣,快放我下来!”

拂衣连忙稳住腰带将她扶正站好,甩了甩有些酸软的右手,眼神中带着一丝嫌弃。“真沉。”

“嘿嘿嘿,身上有几件重量级防御法器......”钟韵余光看到树上的裸鸟,张了张嘴,忽然放低声音问道,“这是个什么东西?”

长离清啼一声,化作人形跳下树梢,红衣在阳光下熠熠夺目,却不及他眼中闪烁的辉光。然而一开口,这光芒四射的形象瞬间化为乌有。“我不是个东西!我是妖修!”

拂衣与钟韵还未来得及笑出声,就见身后极远处爆发出一股刺目白芒,亮得几乎盖过了日光。

钟韵看到这光,眼神一黯,呐呐道:“果然如此呢......”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