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53章 纷至沓来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23

由于距离太过遥远的,拂衣没办法凭禁制波动幅度获知是辛无真在靠近了,长离的神识比她强悍许多倍,迅速感知到来者人数与境界。“一名金丹完满,两名筑基完满,除了一名炼气完满。这组合一可真够怪异的啊。”拂衣翘了翘嘴角,这算什么,而如今消息已在无妖盟内部传遍,迅速就“一名金丹圆满,两名筑基圆满,还有一名炼气圆满。这组合可真够古怪的啊。”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53章 纷至沓来》精选

推荐书目:绞明 宠物饲养守则 勇者至尊 诸神莫挨老子 江湖有间八卦社 碧血倾心 穿书之许愿系统 大庸王朝 我的老师是学霸 魅医倾城

由于距离太过遥远,拂衣只能凭禁制波动得知是辛无真在靠近,长离的神识比她强大许多倍,很快感应到来者人数与境界。

“一名金丹圆满,两名筑基圆满,还有一名炼气圆满。这组合可真够古怪的啊。”

拂衣翘了翘嘴角,这算什么,如今消息已在无妖盟内部传开,很快就会有更多修士悄悄赶来抢夺。

万妖山脉的女奴是经过“正统教育”的精英女奴,修炼的《玉女真经》是上好炉鼎功法,对于妖修来说很有吸引力。

只要无妖盟的人瞒着消息不往外部传播,就能在不得罪戾霄的前提下,神不知鬼不觉把人送给别的妖主讨赏。两名精英女奴,能换到的资源不比一场机缘小,而且相对来说还是个轻松活计。

“前辈,可否帮一个忙?”

“客气什么,只管说。”

长离天生有一副热心肠,再加上直觉告诉他拂衣不是个无理取闹的人,所以答应得十分爽快。

“机缘入口距宝瓶村还是太近,若有纷争难免波及村民,我本想带他们迁徙至稍远处,但现在时间不够,我一个人带不过来。”

长离闻言立刻反应过来,拍了拍胸脯嘿嘿一笑,道:“放心放心,我带他们到东边落脚,你们先去两峰之间的湖泊等我。”

拂衣是真心感激,肃了神色拱手一礼道:“多谢前辈大义相助。”

钟韵也跟着行了一礼,只见长离摆摆手,如一阵轻风消失在小院,不到半个时辰就将所有村民聚集在田埂下方的小湖边。

拂诚安夫妇正好端着饭菜走出来,看到下方乌泱泱的人头,眼中皆有讶异。

“爹,娘,这里有危险,你们先随长离前辈去别处暂居一段时间,待危机过去我再去接你们。”

苏蕙心生怕会出事,拉住拂衣的手关切了几句,见她神情自如,完全没有一丝慌乱,这才放心了许多。拂诚安点点头,临走前还不忘宽慰道:“你们安心做事,不必牵挂。还有,无论如何保命要紧,千万不要逞强。”

拂衣心中一暖,笑着点头应下,与钟韵一起将拂家夫妇送至湖边与村民汇合。

长离祭出一只较大的灵舟,两头尖翘,通体呈乌红色,上面绘制着妖祖人祖创世的抽象画,且还是以细密的符文组成。

“你们快去吧,小心隐匿。我感觉入口即将开启,那股气息有些隐藏不住了,我会尽快归来。”

长离免不了又是一通唠叨,在拂衣与钟韵双双无奈的注视下才笑嘻嘻地催动灵舟,化作一道暗红灵光消失在两人视线中。

拂衣与钟韵赶到山后月牙湖边后,很快找到了一处适合隐匿的地点。山脚处有十九块向外凸出的岩石,方位分布恰到好处,将阵盘布置在这里,哪怕散发出微弱的阵法气息,也容易被误会为岩石造成的天然屏障。

钟韵祭出一副三阶超品阵盘,为了不浪费灵力,又取出一枚中品灵石化为浓郁精纯的灵液,缓缓流入阵盘的凹陷阵纹中。

五色灵光一闪即逝,屏障笼罩住两人身形气息,从外面看来如同无人之境。感应到辛无真距宝瓶山还有一段距离,拂衣趁机将两瓶丹药取出,好说歹说终是让钟韵同意收回去。

钟韵将丹药放回储物袋,想起这次被掳的经历,缓缓叹了口气道:“想杀我的人,是与我一起长大的亲堂姐。”

钟韵的大伯钟鸣铮,在进阶元婴后与一名叫欧阳云珠的女修结为道侣,两人诞下一女,名钟晚。

在钟晚四岁那年,两人相伴前往外域历练,离开还不到半年本命灯就齐齐熄灭,自此钟晚便跟着钟韵一家生活。

“又过了小半年,钟晚到了测灵根的年纪,那时我刚满四岁。大家都心疼她失怙失恃,族中长辈都会偏爱她几分,我们这辈兄弟姐妹亦受到影响,待她都如亲生姐妹一样。”

小半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,钟晚在钟家人的爱护中变得活泼了一些,不再沉浸悲痛终日哭闹,也开始期待起以后的修炼来。

“可是造化弄人,大伯大伯母都是资质极好的修士,偏偏钟晚被测出黄品三灵根,族中许多人都难以置信。”

灵根属性分五行与变异,品阶分天地玄黄四种。属性影响功法与发展方向,品阶影响吸收灵气的速度以及炼化灵气的纯度。

虽说能用上好功法与后天努力弥补,但对于大宗大族而言,黄品灵根就是输在起跑线上,若无特殊背景,注定会被淘汰出精英行列。从现实考虑,猛砸资源到这样的后辈身上注定是要亏本。

“长老们考虑到大伯与大伯母曾为家族做出过贡献,还是决定按精英后辈来栽培钟晚,所以她与我住在一处、学在一处、玩在一处,就这样相安无事过了十来年。”

钟韵顿了顿,有些讽刺道:“现在回忆起来才后知后觉,她与爹娘陪我到问缘堂测资质,见我测出地品雷灵根后转身就跑了出去,事后只道是想起父母陨落之事,怕伤感影响了大家的好心情。”

拂衣听后撇了撇嘴,小性子使得如此直白,钟家一群元婴老怪怎可能看不出来,就连钟韵父母也应当清楚这是赤果果的嫉妒。

可是看出来又有什么用?在决定将钟晚当作精英后辈培养时,钟家的平衡就已经打破了。无规矩不成方圆,钟晚会有今天的狠厉,心性不佳是一半原因,另一半当归咎于钟家纵容她的长辈。

两人说话间,拂衣感觉到辛无真的靠近,并且通过禁制与她传递心神。说是几位痛恨妖修的前辈愿意庇护她们,只要她将万妖山脉内部情况告知,他们就能集结大量修士一同攻山。

“嘁,牛皮吹到天上去了,就这点水准还想骗我们去主峰汇合,怕是把脑子留在无妖盟据点忘了带吧。”

拂衣连敷衍回应的心思都没有,只坐在阵法中安心打坐,一个时辰过去,她悄悄散在外面的神识察觉到三十余道陌生修士气息,高至金丹低至炼气都想来掺和一脚。

这时候,附近的妖兽也开始有了异动。

“拂衣,你感没感觉到山在摇?”

“嗯,应是有兽群来了。”

两人话音还未落下,就见湖边降下一只毫无灵息波动的秃毛鸟,钟韵忙将屏障打开一个缺口让它扑腾进来。

长离顾不得恢复人形,兴奋得叫出唧唧喳喳的鸟声,接着才以人语道:“快准备好,入口快要开启了!”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