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55章 祭祀圣地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24

拂衣也没亮相。器灵为肉身主导时,总会给她一种说不清道未明的感觉,像是心存敬畏,又像是正面临非常危险时生起的一种本能,让她不由自主想要想逃避。她不明白器灵是否可以真的感应到她的不存在,按常理来说化尘术不该轻意被勘破,但这玩意儿活得太久,且原身又与空间有关,说不器灵为肉身主导时,总会给她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,像是敬畏,又像是面临危险时生出的一种本能,让她不由自主想要逃避。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55章 祭祀圣地》精选

推荐书目:晚风不似你 不嫁姊夫 超脑太监 彩妆包女孩 我真没想出名啊 绝世红颜只为你倾倒 苦茗酒馆 史上第一密探 女魔头的现代日常 首富身边的女人

拂衣没有现身。

器灵为肉身主导时,总会给她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,像是敬畏,又像是面临危险时生出的一种本能,让她不由自主想要逃避。

她不知道器灵是否真的感应到她的存在,按常理来说化尘术不该轻易被勘破,但这玩意儿活得太久,且原身又与空间有关,说不定被困在炼气期的肉身中也有超然的感知能力。

可是拂衣还是不愿收起化尘术。器灵想牵着她鼻子走,将她一步步引向设定好的路线,她偏要反其道而行之。哪怕不现身只是掩耳盗铃,如躲避灾难的鸟将头埋进泥沙里,但这行为必能让器灵感觉到她的幼稚与防备。

让对手或潜在对手产生轻视之心,是一种十分微妙的心理战术,拂衣不喜欢这种绕圈子的手段,但实力没有强大到让她任性的地步,她只能慢慢来。

何况不按套路出招就代表无招可破,器灵想要达到目的,就不得不抛出更多的诱惑来引导她入局。

“这东青殿曾是盛极一时的祭祀圣地,远古修士匍匐在地跪拜那方石台上的雕塑,祈求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,祈求那雕塑的真身庇佑自己。呵呵,真是蠢啊,它们自身难保,何以分出心神看照渺小的生灵?”

器灵语气听似惆怅感慨,实则蕴含着一种淡淡的讥诮,拂衣没能从他含糊不明的话语中得到真正有用的信息,但能判断出他与东青殿的归属者并非友好关系。

她很好奇东青殿究竟属于谁,为什么远古修士会来这里朝圣祭拜?侧殿石台上本该有一座雕塑可解答疑惑,可如今雕塑不见了,也不知是被有意破坏,还是毁灭于世间最强大的力量——时间。

“我本以为这场机缘并无可期之处,没想到刚进秘境不久就被传送至此,看来还是缘分未尽。”器灵眸光中闪过一丝期待,直勾勾看向拂衣隐匿的方位,从容又自信。“我说得已经够多了,你还不肯现身?”

拂衣仍是没有反应,若不是此刻没有实质,她都很想翻个白眼撇撇嘴表示不屑。器灵叽叽歪歪一大通,实际上什么都没透露,特别是最关键的两点:东青殿里究竟有什么宝物,应该如何让宝物出现。

那些往事只不过是勾起人好奇心的调剂品,修士最关心的还是实际的利益,器灵不可能不清楚这一点,他不透露关键信息是为了牢牢把控住局面。

等了片刻依然不见拂衣现身,器灵没有焦急逼迫,只是看着拂衣所在的方向默不作声。他没有攻击的理由,又因受到肉身境界限制,实力不足以一击致命,是以他只能选择慢慢周旋。

二者皆是极有耐心之辈,一炷香过去,器灵不肯再透露任何线索,拂衣也就当自己是个真正的透明人。

直到一阵灵气波动传来,器灵警惕地消失在原地,大殿再次恢复了死寂。

砰——

一声闷响打破平静,鲜血淋漓的任三从高处砸到地面,在干净澄澈的晶石地面留下了道道凌乱血痕。

“咳......咳咳咳......”任三口中溢出浊血,眼神狠厉且警惕,见四下无人,这才安心了些许。然而还未等她取出丹药疗伤,殿中再次传来一阵阵灵气波动。

先是钟韵,再是长离,紧接着便是上次被骗去红树林截杀任三的两名筑基圆满男修。

拂衣赶紧传音,让钟韵与长离隐匿到她的方位,两人趁大家迷茫警惕的一瞬隐匿闪身,如两道轻风刮到了东侧殿石台旁。

殿中仍未隐匿的只余下任三和两名无妖盟男修,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半句话都未多说,三道竭尽全力的攻击就将殿中灵气搅得紊乱。

刀光剑影与法术光芒炸裂开来,掩盖了东青殿原本的柔和灵光,杀机汹涌,如水中忽生出大量漩涡,一般触碰到便有致命危险。

然而隐匿起来的恰好都不是寻常修士。器灵早就隐匿得无迹可寻,显然不会受到波及;拂衣和钟韵皆被长离笼罩在防御圈内,连一丝震荡都感触不到。

“任三,你符箓耗尽,底牌尽出,还有什么好抵抗!交出储物袋和女奴下落,我兄弟二人还能饶你一条狗命!”

蓝衣青年语气讥讽,带着一丝引诱想要逼任三就范。不是他话多,而是经过几场酣战,他意识到任三并不是个全然倚仗外物的废物。

“休想,有本事杀了我!就算杀了我,东西也不会落到你们手上,这里隐匿的人可不少!”任三神情扭曲,伤势早就重到难以支撑,用最近流行的矫情话来说便是“连每一次呼吸都是痛”。

但长时间处于强势的任三很难调整心态服软,她宁愿和这两个死缠不放的仇人同归于尽,宁愿隐匿观战的“渔翁”坐收最后的利益,也绝不会听蓝衣青年的话将储物袋奉上!

双方僵持不下,灵力如流水般消耗,三人都有种不妙的预感,却已深陷局中无法脱身。

两名男修略占上风,随着打斗时间渐长,任三终于无力招架,被一道隐匿在灵气漩涡中的暗芒击飞倒地,蜷缩着咳出一大口鲜血。

“速速解决!”灰衣中年眼中一喜,这里隐匿的无非是炼气筑基修士,若有更高境界,此刻哪里还有他们蹦跶的可能?既然是小辈与同阶,他们兄弟二人联手对敌仍有八九成胜算。

一想到这回能收获好几个储物袋,两人面上皆露出喜色,手中招数愈加迅猛狠厉,带着杀意的灵光在大殿中激起层层气浪。

“蠢货......”一道叹息压过了打斗声,像是超然于世界之外的某种声音,带着对渺小蝼蚁的轻蔑与冷漠,回荡在大殿之中,亦回荡在两名修士识海之内。

三声闷哼伴随着三道沉重的倒地声,两名男修生机全无,双眼大瞪,定格的神情透露出他们死前的不安与惊恐。任三仍有一口气在,她不是音攻的承受者,只是受到波及不省人事,灵息弱得像是随时可能消散。

器灵在大殿西侧显形,缓缓落地后径直走向东侧殿,盯住看上去空无一人之处缓缓牵起嘴角,莫名让人毛骨悚然。“还要躲下去?有缘者已尽数到场,若想夺宝,唯有合作。”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