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58章 光芒碎裂处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25

被推至大殿顶的拂衣有一刹那恍惚间,前段时间连续碰上这种得而复丧失的事,让她一颗心犹如乘坐坏掉的飞行法器,起起伏不定伏上上下下没个宁静。眼瞅着就得拿回来的东西,也不是被人夺去,也不是落回原处,竟然是当着所有人的面爆裂成金光散去了。请问您这种不同寻常的倒霉透顶还得经历眼看就要到手的东西,不是被人夺走,不是落回原处,居然是当着所有人的面炸裂成灵光消散了。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58章 光芒碎裂处》精选

推荐书目:绞明 宠物饲养守则 勇者至尊 诸神莫挨老子 江湖有间八卦社 碧血倾心 穿书之许愿系统 大庸王朝 我的老师是学霸 魅医倾城

被推至大殿顶的拂衣有一瞬间恍惚,最近接连遇上这种得而复失去的事,让她一颗心如同搭乘坏掉的飞行法器,起起伏伏上上下下没个安宁。

眼看就要到手的东西,不是被人夺走,不是落回原处,居然是当着所有人的面炸裂成灵光消散了。

请问这种不同寻常的倒霉还要经历多少次?拂衣很想仰头问苍天,下次有这种事能先给点儿提示吗?她好老老实实不抱希望!

这次与失去胞姐的哀痛不同,她感受到的是一种蕴含复杂情绪的失望,因为她不仅失去了碎片,还失去了探索未知与神秘的一把钥匙。

若能得到那枚碎片,说不定就能从中发现一些有关东青殿与远古世界的线索,拂衣不知道这把“钥匙”能够打开什么门,门后又是怎样的世界,但她对此充满了孩童般的好奇。

可惜机会一闪即逝,那扇“门”还没打开就已经锁上了。

更让拂衣感到糟心的是,拂袖还在一旁唧唧歪歪,认不清真相的样子让人看了心烦。

“与我相争乃逆天之举,机缘宁肯自行毁去也不会落到别人手中,你们还不肯相信么?我对你们从无敌意,屡次提醒你们不要与我为敌,你们偏不信邪......”

许是因为获得了比从前强大无数倍的力量,拂袖表面的冷血无情渐渐有些淡化。从前,自大自负等缺陷如同藏在坚冰中,如今冰块一化,缺陷自然就暴露出来了。

“你少啰嗦,我看定是你提前抽走了灵力才导致碎片消失!”

拂衣边怼边冲她翻了个白眼,转头看向钟韵与长离道:“我们现在是不是该直接走人?”她与拂袖不过几句口舌之争,着实没必要浪费精力痛下杀手,而且她隐隐有种感觉,这人没那么容易解决掉。

哪怕器灵没有出来扭转战局,拂袖打不过还能躲,就像之前那样直接隐匿起来,他们也只能干瞪眼没办法。

“走吧走吧,不知还能不能去之前的山林里,我刚找到一处火属性玉石乳,还没来得及取上一滴呢!”钟韵一把牵起昏迷不醒的任三,对于没有收获这件事看得不是很重。

她一向不缺资源,更关注寻宝的过程而不是结果,这条路上无所获自有另一条路等她探索,是以很快就能从小小失落中脱离出来。

长离倒是有些不甘心,倒不是因为宝物,而是因为没弄清楚那股熟悉的气息究竟是什么,这让他有些心痒难耐。

东青殿的摇晃越来越剧烈,晶石倒是没有碎裂的可能性,但殿内的灵气逐渐变得紊乱,生出的气流波动让拂衣和钟韵有些难以承受。

“那么现在问题来了,”拂衣拽住钟韵的袖子,几乎要靠吼才能盖过气流呼啸声,“我们到底该怎么出去啊?”

钟韵四下张望,将东青殿每个角落都打量了一遍,最终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;长离境界较高,能够稳稳当当站在气流中,但他的神识亦未找出疑似出口的地方,只能呆呆地挠头;拂袖倒是淡定,没有试着寻找出口,而是静静坐在一旁闭目养神。

“咦,你们感没感觉到摇晃在减弱?”长离的感知力远超过拂衣她们,敏锐地察觉到了东青殿摇晃幅度在变小。

拂衣与钟韵你拉我扯感受了一阵,发现确实如他所言,大殿在缓缓归于平静。可是泛着浅青色灵光的晶石依然没有裂痕,也没有类似传送入口的灵气漩涡。

正在她们一筹莫展时,晶石台上方终于有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波动。

那里原本散发着一片柔和灵光,在碎片裂开后,光芒就好像一面被打破的镜子,凭空生出了无数黑色“裂纹”。

石台巍然不动,光却碎了,这让在场四人都有些讶然。

拂衣拽住钟韵的衣袖往后退,钟韵又拖着死狗一样的任三,三人串成一串远离了晶石台,惊讶地发现长离和拂袖居然大着胆子靠近了光芒裂开处。

“前辈小心啊。”钟韵警惕地看着那片不按常理变幻的光芒,总觉得那些黑色裂缝中能钻出什么强大的东西来。

拂衣的神识小心翼翼地往裂纹处延伸,靠得近了才发现与远距离时没有任何区别,因为她什么都感应不出来。

这座大殿就像一只隐在迷雾中的巨兽,窥不清全貌,探不出气息,神秘又古老。她现在唯一能确定的是东青殿曾经处于某片海域,归属的族群曾被当作圣灵朝拜,可她翻遍记忆也找不出任何相关记载。

修士靠领悟天地自然、靠打磨己身来获得力量,就算再不济,也只会投靠一方强大的势力来寻求庇护,不至于匍匐跪拜在什么圣殿祈求力量降临。

实力从天而降这种事只会发生在白日梦里,但修士无需沉眠,所以白日做梦都不可能。

“里面好像有东西。”长离已经大着胆子蹲在了晶石台上,凑近了那片碎开的光往裂痕里瞧。

拂袖见状也跟着凑上前去,危险确实不存在,但她感应不出碎光与空气有什么区别。

拂衣与钟韵仍在远处,两人相视间对了一个眼神,察觉到对方与自己都打着同样的主意,双双露出一个贱兮兮的笑容。若有危险,她们靠近了也抢不到宝物;若无危险,长离肯定强过拂袖,她们到时候再上不迟。

她们可不想学初生牛犊般的拂袖,放着安全轻松的路不走,偏偏要在生死边缘伸出一只小细腿来回试探。

咔嚓——

一声脆响将东青殿的平静打破,在这空荡荡的地方尤为刺耳。

“前辈快躲开!”拂衣不知从哪里生出一股强烈的危机感,促使她一把拽住钟韵朝大殿顶部飞跃而起,同时还不忘冲长离大喊。

其实在她刚喊出“前”字的时候,长离就已经察觉到不对劲,朝着她们所在的方位闪身赶来,祭出一副四阶超品阵盘以全力启动。

防御护罩凝聚的瞬间,拂衣看到晶石台旁的碎裂光芒中钻出一根羽毛,通体乌黑发亮,泛着一层幽幽的深蓝光芒,其中蕴含的力量在场所有人汗毛倒竖。

拂袖首当其冲,还没来得及防御就被那羽毛散出的力量击成重伤,许是最后关头惊动了识海中的器灵,她身形一晃便消失不见,一丝气息都未遗留下来。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