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果圃人家网
大家都在看
我的恋爱游戏要满仓 仙者 摄政大明 我有一身被动技 贫道应个劫 掌珠令 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
我是一尊炼丹炉 快穿女主真大佬 超神宠兽店 别再逼我娶亲了 星界使徒 医路坦途 遮天之神凰不死
首页 > 资讯

第59章 玄鸟翼羽

发布时间:2022-11-25 18:12:25

若说世间有什么物质能将阴郁黑色演绎出出圣洁感,那么即使是憎恨少昊的拂衣都严禁不否认,惟有它们的羽毛能在邪恶的力量与圣洁中能达到完美的达到平衡。月白色总会带来人一种阴郁阴森森之感,若某处就大面积生起月白色,避凶的生灵们肯定会因“不祥”等理由绕过那一处。着月白色玄色总能带给人一种沉郁阴森之感,若某处开始大面积生出玄色,趋吉避凶的生灵们绝对会因“不祥”等理由绕开那一处。。

>>>《剑灵仙穹》章节目录<<<

《第59章 玄鸟翼羽》精选

推荐书目:晚风不似你 不嫁姊夫 超脑太监 彩妆包女孩 我真没想出名啊 绝世红颜只为你倾倒 苦茗酒馆 史上第一密探 女魔头的现代日常 首富身边的女人

若说世间有什么物质能将阴郁黑色演绎出神圣感,那么就算是痛恨玄鸟的拂衣都不得不承认,唯有它们的羽毛能在邪恶与神圣中达到完美平衡。

玄色总能带给人一种沉郁阴森之感,若某处开始大面积生出玄色,趋吉避凶的生灵们绝对会因“不祥”等理由绕开那一处。

着玄色衣裙固然能显得人沉稳可靠,但却始终甩不开阴沉的刻板印象。当然,色彩本无实质意义,赋予它们意义的还是生灵。

黑色代表的“阴”原本只是无好无坏的中性词,但因道法逐渐完善,由“阴”生出的许多种修炼法门成了“恶”的代表。

譬如邪修魔修,或是以吸收阴气进阶的采补之道。时间一长,黑色与邪恶染上了一丝联系,令人本能地想要远离,无论如何都与圣洁二字扯不上关系。

偏偏一身羽毛乌黑泛蓝的玄鸟,在让人感到沉郁阴森的同时,也让人感到它的庄严神圣不可侵犯。这一族在玉简中留下的投影,都能让一名心智不坚的修士顿生诚服之心。

是以当看到裂缝中钻出的羽毛全貌时,拂衣就不觉得刚刚那股力量有什么难以理解了。

这是一根完整无损的玄鸟翼羽。其中蕴含的力量十分内敛,没有露在表面的锋芒,但拂衣完全不怀疑这力量一旦爆发,即可与天地自然的力量相抗衡。

磅礴浩瀚,令人见之生畏。

“这不是元婴期玄鸟的羽毛,”拂衣低声呐呐道,“也不是化神期。”她无法从感受到的力量来断定,这根羽毛究竟属于什么境界的玄鸟,就像站在海边的人说不清远海究竟有多深,因为太过渺小,没有丈量海洋的能力。

她只知道这力量远远强过了下域巅峰元婴圆满,也强过了她曾抵达过的化神初期,她隐隐感觉到这力量属于比上域巅峰还要高的境界,但这猜测让她更加迷惑不解了。

若这羽毛的原主那样强大,拔掉这根羽毛的人或妖兽又会是什么境界?难道真的无所不能,所以才让远古的生灵们迷信崇拜?世间真有这样的存在么?这岂不是成了外域那些凡俗国度所说的的“神明”?

可是这世间哪有什么神明?至少玉简记载的历史里不存在这样的东西。拂衣静静看着那根几乎堪称完美的翼羽,忽然想到刚刚那枚六角形碎片裂开后,使得殿中青色灵光碎裂的场景。

玄鸟是创造空间的妖祖,若它出现时没能控制好力量,许是会让空间扭曲变形,使无法被寻常力量改变的光都碎裂开来。

至于那枚六边形碎片,拂衣认为极有可能是器灵原身的残片。器灵从一开始就表现出对这场机缘的笃定,显然是早就知道这里埋藏的是什么宝物,若是它的原身,那么感应起来自然十分轻松。

器灵原身本就具有空间属性,强盛时期能够容纳玄鸟翼羽倒也不是没可能,只是如今成了碎片,又因为刚刚被他们四个刺激了一阵,自然无法再装下这根翼羽。

拂衣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若真如她猜测的这般,那么说明她没有倒霉到一碰宝物就消失的地步。

“原来是玄鸟翼羽啊。”拂衣走神之际,长离有些失落地叹了口气。他原本以为会是某种对妖修有助益的宝物,结果情绪都调动起来了居然就只看到这个。

“羽毛这种东西真的没什么好稀罕啊,我自己也有的是,咳,虽然现在还没有,但是我会努力长出来的。”

长离对这根羽毛全无兴趣,眼中还有几分明显的嫌弃,转眼对拂衣与钟韵道:“你们俩抢吧,我来做个裁判,谁打赢了谁就收起来,不许耍赖啊。”

钟韵满头黑线,连忙摆手道:“我不想跟拂衣打,她会打死我!”

拂衣:“......”说得她好像没分寸似的,朋友嘛,顶多打到鼻青脸肿就会收手,怎么可能下死手呢?不过在这儿为玄鸟翼羽打一架好像说不过去,何况她本来也不愿意和钟韵打。

“那我先把翼羽收起来,你们俩决定好谁要我就给谁。”长离见那根黑色羽毛已经渐渐平静下来,没有再向外散发那股可怕的力量,于是收了阵盘祭出防御护罩缓缓朝前靠近。

没有了阵法的隔绝,拂衣更能清晰地感应到翼羽的气息,不知是否经过某种炼制,里面属于玄鸟的灵息淡化了不少。

世间生灵都有属于自己的特殊灵息,同一族群的妖兽气息相仿,却不可能完全一样,这根翼羽中的特殊灵息全都被炼化了,就像是故意被抹去了身份标识,不让翼羽与原主有任何联系一样。

拂衣想到自己储物袋里戾霄的翼羽,她不敢用来炼制本命剑正是因为里面蕴含着戾霄的气息,若凝入剑中很容易受到戾霄影响,而眼前这一根完全不存在这样的问题。

“拂衣,你是不是想要啊?你想要你就直接说啊,这样眼巴巴地看着羽毛,羽毛就会飞到你储物袋里吗?”钟韵调侃地笑着,又故意做出一副痛心的模样道,“唉,谁让你屡次救我,这毛就让给你了吧。”

“啊?你放弃得太快了吧!”拂衣惊讶地看向她,说不震撼是不可能的,若是寻常珍品也就罢了,这可是找遍三千域甚至上域都不可能找出来的极品宝物,钟韵竟然连争取一下的意思都没有。

拂衣是当真想过,若钟韵提出想要这根翼羽,她会毫不犹豫地拱手相让,毕竟她还有一根,哪怕用不上也能换灵石嘛。“你不是要炼制本命刀么?翼羽融炼进去会有空间属性,进阶之后简直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啊!”

钟韵嘿嘿笑着道:“我就知道你要这么说,其实我的本命刀材料早就备好了,都是雷属性,我爹娘找了好些地方才凑齐一份最适合我的材料,强行加入这翼羽有利有弊,若是不加,反而全是利。”

拂衣想了想,悄悄凑到钟韵身边,将储物袋中放置戾霄翼羽的盒子拿出来塞到她手中。“这个你拿着,外面那根我取走。”

钟韵好奇地探入神识一瞧,待看清后瞪大双眼好半天没说出话来。

这时长离已经伸出手来碰到了玄鸟翼羽,泛着幽蓝光芒的羽毛浮在他手心之上,温顺得像是被驯服后的兽。

“你们商量好......”话还没尽,他身旁的灵光裂缝中突然钻出一道身影,如一阵疾风,试图卷走掌心的翼羽。

随机推荐

更多

最新小说

小说库

资讯

首页